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七十)

BGM:《The grass harp》https://www.xiami.com/song/1771236641 




第六天,JJ发现自己和胜生勇利之间的感情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

“……对,我们看了《星球大战》。”尽管有些吃惊JJ问起,勇利还是回答道,他们刚结束了一轮彩排,他正在给自己倒一些黑咖啡,这时JJ走过来,从嘴角里挤出他的问题来。在JJ继续提问前,他已经料到了JJ会问什么,“不,啥都没有——我们看了克隆人的进攻,没反应;我们看了原力觉醒,还是没反应——而且他一直管R2D2叫'那个胖WALL-E'。”

从勇利的表情来看,他对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开窍和倒戈已经不抱希望了。JJ笑了两声,趁私下无人从桌子上拿了一片饼干。

“那家伙或许是个伟大的舞蹈演员,”JJ边嚼边说道,“但他的内心已经死了。”

出乎意料的是,勇利居然点了点头。

“当死星用激光炮摧毁奥德兰的时候,他开始画图向我解释为什么这是毫无科学依据的妄想——我就差这么一点就拿枕头闷死他了。”他闷闷地说,又喝了一大口纯黑咖啡,看得JJ五官都皱到了一起,但胜生勇利就好像没有味觉系统一样面部改色,当他放下杯子,脸上又露出了胸有成竹的表情,“等着吧,今晚上我们要开始看《星际迷航》了,我要摧毁它——就像他毁了《星球大战》那样。”

“你加油。”JJ说道,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但他闻着热气中的苦味儿,迟迟没有将它送到嘴边,“我曾经试着跟丽兹搞破坏,但是她——”他凑近了勇利的耳朵,“她是女人。你懂的。真羡慕你,你可以随便告诉维克托你更喜欢扎克瑞坤图在《heros》里的表现,他在《星际迷航》里简直可怕——而不用被挠一脸花。我跟你说吧哥们儿,他们这些ST粉丝都是下流胚——”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就在这时杨、克里斯和维克托从他们背后经过,两人像是见了猫的耗子一样,紧紧闭上了嘴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等到他们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走远了(维克托还像个幼稚鬼一样拍了一下勇利的左肩,在他转头的时候维克托已经走到了另一头),他们俩才活过来。

“看吧?下流胚,还在假装不理我——从昨晚起就没跟我说过一句话。”JJ把手指插进头发里揉了揉,尽管他语气很轻松,但眼睛中却流露出一丝焦虑来,勇利沉默了一会儿,不确定是不是该把维克托昨晚跟杨开玩笑时说她对JJ过分关注的事说出来,那似乎是完全的越界了,而且还出卖了维克托。但这时JJ又马上说道:“但她迟早会忍不住的,没人能抵抗King JJ。”于是勇利对他的同情心又烟消云散。

几个女孩走过来和勇利搭话,他脸上的轻松自在马上一扫而光,恢复了难以招架的木头表情。他们走开了,JJ看着他的背影(被几个女孩拥在正中,走路同手同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没加任何佐料的黑咖啡。

“呸!”他马上吐掉了,那个同手同脚的家伙的形象再度高大起来。





维克托的上午过得非常舒心,他心情阳光灿烂,脸上一直带着和煦的微笑,惹得整个舞团都窃窃私语个没完,讨论着他心情舒畅的原因——每个人都暗暗希望是因为自己。

只有克里斯知道真相。

“哦把你脸上的傻笑收收吧,”克里斯说,“你看起来就像一个八年阳痿患者忽然被选为了伟哥实验员。”

“我现在心情很好,所以就不跟你的粗鲁计较了。”维克托说道,但他心里也深知——自己的情绪能有如此高涨,克里斯也有不能忽视的功劳。

果然,克里斯自吹自擂起来。

“说,当你和你别扭的心上人愉快地看电影到深夜,他提出'太晚了我该睡了',而你无话可说不知道该怎么挽留他时,是谁早早就把他的房门从里面锁上了,让你们俩能顺理成章地在一张床上过夜?说。”

“你。”

“说出名字。”

“伟大的克里斯贾科梅蒂。”维克托说道,他脸上还是挂着笑容,“是您的功劳。”

伟大的贾科梅蒂摸着胡茬微笑起来,看上去就像一只狩猎中的狐狸。

“所以呢?”他循循善诱地问道,“结果怎么样?”

“……我睡得不错,”维克托回答道,“谢谢关心。”

克里斯看上去想要给他一巴掌,“谁问你那个啦,我是问——嘿勇利,亲自来上厕所呢?”

胜生勇利提着裤子自他们面前一溜小跑,冲他挥了挥手。

“咖啡喝多了。”他嘟囔了一声,“别告诉杨。”

克里斯马上给予肯定的答复,但勇利已经跑掉了,他转向维克托,满脸笑容。

“所以,啊?你俩?”他挤眉弄眼,“有什么好事发生吗?你知道的,大床,美好的六月夜晚,电影——至少二垒,我说的没错吧?”

“你说的——”维克托眨了眨眼睛,但他没把话说完,迈了个关子关子背着手走掉了。

“绝对是二垒。”克里斯自言自语道,“我敢拿游泳裤打赌。”

“什么打赌?”一个声音在他身后说道,克里斯吓了一跳——胜生勇利站在他身后,正在好奇地看着他呢。

“……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克里斯马上说道,“嘿昨晚睡得怎么样?”

勇利的鼻尖红了。”还行……”他含含糊糊地说道,凌晨一点时,维克托已经在帝国进行曲的背景音里呼呼大睡,头挨着勇利的大腿,尽管心里充满了把他摇醒给他上一课的欲望,但勇利还是轻手轻脚地给他盖好了被子,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结果却发现克里斯不知道为什么把门锁了。他不得不返回维克托的房间,心里充满了别扭——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睡这张床了,但通常他来和走的时候维克托都毫不知情,而这一次维克托睡着的时候他就在床上,而等维克托醒来,他毫无疑问还是会在——这有点奇怪,不是吗?尤其是他们还花了一整夜看电影、彼此奚落取笑之后,他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嘴里发出不耐烦的声音,眼睛却注视着维克托眼里的光芒……这会让他露馅儿的。

但等他醒来,他糊里糊涂的脑子里却只剩下一个念头:他愿意付出一切,只要让这样的时间停留。

但那是不切实际的,特别是在此刻——还有三十多个小时,七天的训练就要结束了。在开始时看上去是那么的漫长,但等到末尾时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他心里知道有些东西是永远的改变了,朝着好的方向。他曾经觉得脚下的这个世界,这个属于JJ、雷奥、杨和克里斯那种外向开朗的人的世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地打开了一角,无声地接纳了他,尽管知道这只是一次短暂的游览,他无法停留,但也足够了。所有他好奇的、他羡慕的都在接触之后褪去了他亲手蒙上的面纱,它们不再是勇利心中只能揣测的梦幻世界,而变成了现实——同样美好,但却不再让他心痛了。

只剩一天,还有一场演出。




*明天!

评论(48)

热度(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