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六十六)




还是那家地中海餐厅,勇利和克里斯走在最前头,克里斯喋喋不休地唠叨着新一季的胡子趋势,勇利心不在焉地听着,交替反复地使用“真的吗?好神奇”和“哦他不是吧!”的反应。

健次郎紧跟在勇利左手后方几十寸的地方,用热切的眼神注视着勇利的后脑勺,这在勇利看来已经见惯不惊了。

他们身后落后了几米的是JJ和杨,两个人不知道为了什么扭打成一团,在那之后,才是维克托,他一直慢吞吞地走在队伍最末端,就像一个沉默寡言的殿后骑士。他的目光偶尔扫过勇利裸露的后脖子皮肤,勇利发誓能感觉到那种滚烫的温度,像激光刀一样切开他的皮肤,朝他的血管扎去。

他们穿过昏暗的门洞和满是植物的庭院,踩着咯吱咯吱的木头楼梯来到了二楼。勇利刚把半截右脚掌踏上二楼的地板,就听见有个声音热情地在餐厅的角落响了起来。

“嘿!克里斯!这里!”

克里斯猛地抬起头,一个惊讶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勇利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餐厅的一角有个男人独自一人占据了一整条长桌,他打扮得就像从《阿拉丁》里走出来的人物,头上缠着一圈一圈的绷带,当他们走近时,他们又发现他的一条腿上也打着石膏,十个手指缠满了绷带,即使如此,勇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雷奥伊格莱西亚那张特点突出的脸。

“嘿——哥们儿。”克里斯说道,走过去快速的和他拥抱了一下,也许是不小心碰到了伤口,雷奥的五官痛得扭曲了。

“嗷!哎哟,哎哟,哎哟,哎哟——没事了。”雷奥的肩膀放松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呼——真要命,这简直就跟产妇阵痛一样,说来就来——哎哟——”雷奥的粗眉毛皱了起来,他露出了冥思苦想的表情,“没事儿,假警报。”他又笑了,目光落到了勇利身上,“你是谁啊?”

勇利被吓了一跳,他此前一直默默地站在克里斯身后,越过克里斯的肩头打量着雷奥——那张已经在视频录像里看过几千次的脸,但见到真人还是第一次:雷奥伊格莱西亚是典型的墨西哥裔混血长相,他的眉骨很高,眼睛和鼻头圆乎乎的,从衣服、石膏和绷带间露出的皮肤是健康发红的小麦色,他也在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勇利。

勇利压抑着心情,感到有些激动——这就好像你去参加漫展,主持人忽然宣布神秘嘉宾是斯坦李,OMG,太棒了吧?勇利此刻的心情就是这样。他不知道该不该介绍自己,就在这时,雷奥的视线忽然向一旁飘去,他惊喜地挥起胳膊来。

“健次郎!让!丽兹!这里!”他大叫道,餐厅里的客人都纷纷侧目,他一点儿也不在乎,“我占了座位!”杨、JJ和健次郎依次出现在楼梯口,看到雷奥,他们露出了意外的神情。

杨问:“你怎么在这儿?”

JJ说:“你怎么来的?”

他们俩互相对视了一眼,JJ做了个“你先问”的表情。

“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雷奥说,对杨和JJ的较劲早就习惯了,“说说看这是不是有史以来最倒霉的一天:整条走廊只有我的房间没有wifi信号了,我房间的电视从咱们入住第一天就打不开,但刚才大堂经理跟我说他从服务台的电脑上查到我看了十部黄片,我是说,十部啊!你能相信吗?其中有几部科幻风压根不是我的口味!最后我想洗个澡,结果楼上的水管漏了,整栋酒店现在都停水了,连马桶都没得用!嘿维克托,你也在呢?”

维克托不急不忙地走到了桌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站在了离勇利最远的地方。他冲雷奥点了点头。JJ气呼呼地嚷嚷起来:“停水?整栋?你的意思是,”他气急败坏地说,“我的房间也停水了?”

“呃,”雷奥说道,“上次我检查的时候,你还住在我旁边,所以当然包括在'整栋'里啊。”

JJ发出了一声悲愤的叫喊。

“真的,雷奥,”杨说,“你是我见过最衰的人。”

“可不是吗!”雷奥说,“谁又说得清呢?”

他的话让勇利忍不住联想到了一个朋友,“可能是水逆。”那家伙总是这样说,而且一年到头能水逆几百次,勇利想着,就忍不住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所有人都是一愣,雷奥仰起脸看着勇利,过了半晌,他露出了笑容。

“我喜欢这家伙,”他说道,摇晃着食指对其他人说道,“但是,你是谁来着?”







“踩到狗屎,十次,踩到狗,七次,踩到意大利面,十九次,被冰淇淋扣到头上又被洒水车喷一脸——这个其实是好事,只有一次。”经过短暂的自我介绍之后,所有人都坐下了,勇利发现JJ、杨和健次郎都不希望轮到雷奥身边的座位,这不能怪他们——任何人听了这家伙的自述,都会觉得他头上乌云罩顶,衰气冲天。“这真是太奇妙了。JJ,维克托,你们那边有椒盐饼干吗?”

“别把衰气传过来了,水逆男孩,”JJ没好气地说道,他还在为酒店停水生气,雷奥不好意思地笑着,没说什么反对的话——他的脾气出乎意料的温和。“我们这边需要一些好运。”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勇利低声问道,他指了指雷奥身上的各种绷带和石膏。

雷奥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一点儿这个,一点儿那个呗——这个,”他举了举双手,“被蜜蜂蛰的,还有这个,”他指指自己的头,“酒吧里有个家伙扔飞镖的准头特别差!还有这个——”他抬了抬自己的右腿,“跌进医院的池塘里,摔了个粉碎性骨折。”

“粉碎性骨折?!”勇利瞪大了眼睛,他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可是,如果……”如果是粉碎性骨折,一个舞蹈演员的职业生涯可以说到此为止了,但雷奥脸上看不出任何愁苦的痕迹,雷奥张大了嘴巴,他的视线朝勇利身后飘去。勇利一回头,发现维克托冲他微微一笑。

“啊,我说的什么,粉碎性骨折吗?”雷奥赶紧说,“我说的是崴脚。擦伤。我是说——就是抽筋而已。”

“哦亲爱的雷奥,”杨说道,“那飞镖给你留下了永久的伤痕,看你话都说不利索了。”她狠狠地瞪了雷奥一眼,雷奥讪讪地笑了笑,不说话了。“勇利,亲爱的,我向你保证过了这个月他屁事都不会有。这都纯属意外。”

“这不是意外,”等到杨把头转开了,雷奥小声对勇利说,“每次我不诚实的时候,就会倒霉,这是上天的提点。”勇利拿不准他是不是在搞笑。“我觉得应该找个算命的算算,你认识什么灵媒吗?”

勇利马上就想到了白桦镇的米拉。

“认识到是认识……”勇利犹豫着说,“但她……”他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告诉别人米拉的特异功能实际上就是装神弄鬼+谷歌搜索,这算行业机密吧?但雷奥伸出手制止他说下去,并且严肃地抛出了一个问题。

“喔哦等一下,她是个'她'?你的灵媒是女人?”

“对啊,”勇利莫名其妙地说,“怎么了?”

“诚实地回答我,”雷奥说,“她漂亮吗?”

“挺……漂亮的吧。”

“那不行。”雷奥坚定地说,“哎呀你知道那些灵媒的,他们要摸你的手,看你的眼睛——如果她很辣,我会紧张,我一紧张,心跳就会加速,结果可能就不准了。”

“这是我听过最科学的迷信。”

“这叫原则。”雷奥说,“你还认识什么男的灵媒嘛?最好大胡子、身高六尺八、孔武有力——这种我绝不紧张。”

“我又不是拉灵异皮条的。”勇利嘟囔,但就在这时,另一个名字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但是——等一下,我真的认识一个,就是他……他比较业余,他只会算算塔罗牌什么的。”

“我喜欢塔罗牌!”雷奥认真地说,“有名片吗?哦不对,他业余,那么,有他的电话吗?”

“我可以给你他的推特账号。”勇利说,接过雷奥的手机,将那个的推特找出来给他看,“就是这个。”

“我看看,”雷奥说道,咂着嘴巴,“唔,Ji——这个词念什么?“

“Guang,”勇利说,“Guang Hong。他……你会知道的。你们肯定合拍。”

“绝对的。”雷奥回答道,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我喜欢他给日历标注的方式!”他给勇利一张光虹发布的日历的照片,那上面密密麻麻地用小红字标注出了各种可能发生在每一天的坏事,几乎没有空白。雷奥看起来很兴奋,勇利也说不准他到底是不是在讽刺了。

如果他真的觉得这很酷——那这个世界上终于有一个人肯欣赏光虹的未雨绸缪了。

“哇哦,我跟他喜欢一个牌子的番茄酱。”雷奥开心地说,“嘿我们还喜欢同一本漫画——他还有画师签名版?!我太嫉妒了。”接下来的整个用餐时间,他都花在翻光虹的推特上,并且为没有找到自拍感到有点儿失望。

“他长什么样呢?”雷奥问道,“他是中国人吗?他长得——等一下,他长得像成龙吗?”他兴奋不已,“那该多酷啊!”

他那张被绷带缠绕只露出一小块的脸上,闪耀起幻想的光芒来。勇利看着他,实在不忍心说出真相:光虹和成龙长得没有一毛钱搭杠。

“差不多吧。”他最后说道,心里满是怜爱,雷奥激动得红了脸。





吃完午饭之后,雷奥就和他们告别了——他准备去星巴克蹭网,把光虹剩下的推特一口气翻完。

他眼里闪烁着STK特有的光芒,勇利忍不住叹了口气。

“勇利,我的哥们儿!”雷奥张开手,示意勇利跟他拥抱,当他把下巴搁在勇利肩膀上时,他轻声说道:“我听杨说了——你的问题。”他们分开,勇利惊讶地看着他,“这是个很棒的角色,对不对?每个人都会跟他产生共鸣,不管什么方式,”雷奥说道,“你应该停下试图在我和健次郎身上学习了——你该试试扮演你自己。”

“但是……”勇利想说那没有那么简单。

“你肯定感受到了一些东西,对吧?”雷奥说,“管他是什么呢,一股脑表现出来——你是希望舞台上出现一个拙劣的模仿者呢,还是希望一个真正的演绎者?你自己想想。”他说完,指了指自己被绷带缠着的脑袋,转身去和JJ告别了。

勇利一直目送着他朝街拐角走去,他走出十五米远的时候,一个香蕉皮从街道旁的建筑物二楼被丢了出来,不偏不倚的落到了他头上。

“可怜的老雷奥啊,”JJ老气横秋地感叹道,“怎么就那么衰呢?”

评论(46)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