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锤基】《忌日快乐,Thor!》(二)

(二)

 

“你没订婚,反而被甩了?”Fandral说道,他爆发出一顿说不清是幸灾还是乐祸的大笑。Thor把手机换了个肩膀夹着,他从Loki的书桌上拿起了一张照片打量着:照片上年轻美丽的Frigga搂着七八岁的Loki冲镜头微笑着——这是整间屋子里唯一的一张照片,没有任何的痕迹显示屋主还有个值得敬爱的哥哥——或者爸爸。他在心里安慰自己,Thor不是唯一一个Loki不愿意多想起的人。

“很高兴我取悦了你,”Thor说道,“我希望你们昨晚没有等太久。”

“谁也没干等着,”Fandral说,“但我们开了一瓶麦卡伦记在你账上——嘿别生气,我们怎么会知道会出这种事?”

“哇哦,”Thor嘟囔道,“哇哦。”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说她并不欣赏你的寿司店求婚计划?”

“一点儿也不,老天啊,一个侍应生差点把一盘鱼子酱打翻在了她的裙子上,但就只蹭上了一点儿!紧接着我们发现他们换了新的芥末酱,她只吃了一口就哭了——”

Fandral吃吃地笑起来。

“然后一件事接着一件,我们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街道上开始买墨西哥卷饼——我的多加辣椒、她的不要——下一件我知道的事就是我忽然跪了下去,然后掏出了戒指。”

“我感觉我现在该说‘你不是吧!’,”Fandral说,“——你不是吧!”

“我不明白,哪里有问题?”Thor问道,“她突然就像个坏了的水管一样开始放声大哭,路边的人全在看,伙计,就好像我们是什么道德观察节目的演员一样——她开始用包打我,然后哭着走了。”他放下相框,空着的手插进了金发里揉了两把,感到头皮隐隐作痛。“我不明白。”

“老兄,你真不懂女人!”Fandral说道,“你在一个油腻的街角寿司店里,用最贵不过两百美元的红酒向她求婚,尤其是当你实际上能请她去米其林餐厅的时候,还指望着她有好脸色吗?”

“是她自己说她非常喜欢那家店的!”Thor重申,“她总是说在交了论文之后去放肆地吃一顿寿司是她学生时代最美好的回忆——”

“仪式感,朋友,仪式感!”Fandral说,Thor仿佛能看见电话那头他挥舞的手臂,“女人都喜欢仪式感——还记得你弟弟的成人仪式吗?”

Thor当然记得,比他自己的成人仪式记得还要清楚,古老的odinson庄园可没承办过几次那样的盛会,而他当时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从柬埔寨飞到香港,从香港回到纽约,就是为了在派对的最后风尘仆仆地露个脸,并且送上他好不容易找到的礼物:一把精美而古老的尖刀,刀刃上暗藏着花纹繁复的血槽,刀鞘却镶金戴玉仿佛一把艺术品。他还深深地记得当自己出现在大厅时Loki是如何站在楼梯上,在Odin身边,姿态谦逊而谨慎,眼底却闪烁着野心勃勃的、傲慢的光芒——他怎么能不傲慢呢?鼎鼎大名的Odin是他的父亲,这些纽约社交的宠儿不辞辛劳地赶来,只为给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年轻人道喜,一整个人生壮丽瑰美的画面正在他脚下缓缓铺开,仿佛一切唾手可得,他怎么能不傲慢?但在看到Thor的一瞬间,他眼里露出了孩子气的激动。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他说道,像只轻快地猫从树上跳下来一般下了台阶,他张开手,给了Thor一个拥抱,并不在意后者身上闻起来就像是在酒精里泡过。他们紧紧地拥抱,他长高了不少,距离Thor把他丢下离开时长了可能有十公分——他都快赶上Thor高了!再也不是那个不到Thor胸口的弟弟了。这让Thor心里有些恍惚,但他依然能用手臂圈住弟弟的腰,后青春期的男孩总是因为抽条太快而有些细弱的地方,这又让做哥哥的找回了一些心里安慰。

“任何事也不能让我错过这个。”Thor说道,并且将礼物递给Loki——他可以发誓,当loki第一眼看到那把尖刀的时候,他眼里全是喜爱,但当Thor说出“你会成为和我一样的好猎手,弟弟”的时候,他就忽然翻了脸。

“也许我不想当个猎手呢,Thor。”他冷淡地说道,就是从那一刻开始,Loki从他文弱乖巧的弟弟,忽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冷漠英俊的成年男人。

“上帝啊——”Thor呻吟了一声,“看来不适合给人惊喜。”

“但你的出场还是不错的,”电话那头的Fandral说,“很英俊,充满仪式感,很能满足女士们和Loki那颗期待大起大落的心。”

“嘿,你说的可是我弟弟。”Thor责备道,但他已经习惯了朋友们对Loki的奚落——他们没有恶意,而Loki……年幼的Loki又确实有点……黏人。就连Thor自己也不敢说从没有期望过弟弟变得更加健壮外向一些——他想像其他的兄弟一样,由强壮的兄长带着弟弟去打橄榄球、参加派对以及搭讪女生,在他那颗没有欣赏过太多文学著作的脑子里,也对那种忠诚的兄弟关系有过隐隐的期待。但Loki——Loki始终就是Loki的样子。他苍白、瘦弱、在外人面前还有股不像话的傲慢。Thor已经学会了不要去强迫Loki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但他心底也并不是不遗憾的。

如果Loki多像他一些,也许Thor理解他起来也会容易得多。

“说到这个,”他说道,手指下意识地抠着窗户的边缘,“你猜我现在在哪呢?”

 

 

这不算Thor生命中最棒的一天,可也不能算最糟了。他用Loki的浴室洗了个澡,又从衣柜里翻出一条合身的牛仔裤和T恤衫,他还没忘记把Loki扔在洗衣篮里的衣服给顺手洗了——然后他倒头在沙发上睡了个饱。

他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起Jane,以及该拿她,还有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办的事情。这太乱了,只会让他酒精摄入过度的脑子更加混乱。

他这一觉一直睡到夜幕降临,一个记者敏锐的直觉催促他醒了过来。他的身体很沉,头更是——但他敏锐地一个翻滚,越过沙发扶手滚了下去,躲过了一本飞向他鼻梁的杂志。

他在黑暗中揉了揉眼睛,一个身影站在客厅的阴影里,灯只开了一盏,在他身后,对方高大的身形看上去就像描了金边儿似的。

“……嘿。”Thor讪讪地打了个招呼。

“嘿,”Loki咬牙切齿地答道,“所以你还在。”

Thor跟着讪笑了几声,忽然福至心灵:“我把盘子和杯子都放水槽里了!”他说道。

“还洗了衣服,我看到了。”Loki说,声音里的咬牙切齿并没有减弱一分,反而更加浓烈了,“你很是做了一天家庭主妇嘛。”

他听上去比白天可要生气多了。Thor猫在沙发的一角,拼命睁大眼睛试图看清弟弟脸上的表情,“发生什么了?”他问道。

“必须发生点什么,我才能把不属于我家的人从我家里赶出去?”Loki反问,“我应该开枪打死你,你这是私闯民宅。”

当一个金牌律所最年轻的合伙人宣布你是“私闯民宅”时,明智的做法是最好不要回嘴。但Thor此刻并不是一个太明智的人。他冒死顶嘴:“我只是觉得没准你也挺想我。”随即他猛地一缩头,一个组合柜上的摆设被丢了过来,砸在了他身后。

“嘿!”他气呼呼地叫了一声,“这是我送你的!”那是一座猫头鹰形状的挂钟。

“我他妈的讨厌死那个钟了!”Loki的声音饱含怒火,“就跟他妈的你的脸一样蠢得要死!”

“别那样说,她也是你妈妈!”Thor争辩,尽管他像个穷途末路的劫匪一样躲在沙发后,但心里却觉得有意思着呢——他总是很享受“欺负”Loki的过程,在他刚开始发育长个子而Loki还没的时候,他总是把Loki心爱的东西举得高高的,充分享受弟弟踮起脚尖也够不到的窘迫样子——他作为兄长的权威总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很快Loki软下声音小声的哀求他,将他的满足感推到了新的巅峰。

“艹你!”Loki骂道,他冲过来,一脚将沙发踢歪了,露出了猫在后面的金发大个子来,Thor哈哈大笑,直到就着窗外的光线他看到Loki的脸色——他被气得脸上的线条紧绷成一块石头——Thor忽然哑了火。他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在Loki举起拳头之前先伸出双手释出了和解信号。

“我很抱歉,弟弟。”他说道,“我不知道你不高兴……”Loki的目光在窗外的灯光里冷得像冰,Thor打了个寒颤。他不知所措地扭开目光,忽然开始试图将沙发搬回原位,但不管他怎么尝试,似乎都没法让沙发回到不久前那个距离一切都刚刚好的位置。

他围着沙发来回打转,忙得满头大汗,他折腾了多久,Loki就盯着他看了多久,刀子似的目光在Thor后脖子上来回刮动,像是要找个地方作切入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Loki才开口:“别动了,”他说道,声音里带着一股绝望和被逗笑了,以及竭力掩饰着被逗笑的语气,“放那儿把,别他妈把我的客厅弄得更没法看了。”

他听上去已经软化了,Thor放下心来,“再说一次,别那么说妈妈。”他说道,在黑暗中露出两排牙齿,Loki翻了个白眼——这个白眼翻得如此之重,Thor甚至听见了眼球翻动的声音。

“你个蠢货。”Loki说,“你没地方去吗?”

“我有。”Thor说,“但我很想呆在这儿——行吗?就待几天,等我想清楚该怎么办就行。”

“……艹。”Loki又骂了一句,这一个晚上他说了比他去年一整一年的脏话还多,“去买吃的,你这个蠢货懒鬼,我不会照顾你一秒。”

Thor低头看了一眼茶几上扔着的毛巾——他还记得昨天晚上有人给自己擦了脸。

“当然,”他说道,试图让自己听上去不要那么得意,“我会照顾你的——在我借住期间。”

另一件Thor送的礼物凌空朝他飞了过来。

 

 

Thor站在便利店的货架前,仔细地比对着两种薯片,他胳膊上挎着一个购物筐,里面丢着一条毛巾、几条内裤,几双绒毛袜子、一些巧克力棒、还有一些制作三明治的原材料。

“我家里没有那些垃圾食物。”Loki告诉他,“你想要就他……”他很明显又想说脏话,但他现在气头过了,对母亲的爱又一次战胜了对哥哥的怒火,“就自己去买。”

所以Thor就出来了,Loki居住的公寓不远处就有一家便利店,他在这里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

“呃——Thor?”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Thor愣了一下。他回过头,看到了……Jane。一天前,她还是他的女朋友,他的西装外套兜里还揣着求婚的戒指,而现在,他穿着邋遢的运动服,像个结婚三年的男人一样站在便利店里选择生活必需品,而她——好吧,洗掉了那些化妆品之后她看上去漂亮多了,只是双眼有些浮肿。

“哦上帝。”她呻吟道,“Thor,你为什么在这儿?老天啊,你不是在……”

Thor立刻就意识到她误会了什么,“我‘绝对’不是在跟踪你!”他大声说道,引来了便利店里其他顾客的注视,“我不是!我只是……”

“嘿,出了什么事?”一个新的声音插进了他们的对话,一个男人走过来,见鬼,他甚至用手臂环着Jane的肩膀。他看起来有点眼熟,也许Thor和他在某次Jane学校的聚会见过。他手里拎着个购物筐,里面扔着半打啤酒,一些零食,还有……艹,还有一盒避孕套。

“……艹。”Thor骂了一声,一股从昨晚一直被压抑的怒火沿着他的脊背窜了上来,他把手里的购物筐一扔,扭头就走。Jane在他身后追了出来,就像激流中的一叶小舟。

“这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辩解道,“Thor,求你听我说——我知道这看起来好像……但是我……”

Thor大步流星地冲出了便利店,心里有股火突突直跳,简直要抑制不止。

Jane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听上去又要哭了。

“我从没……我们是搭档,在他家今晚有个派对……”她说,“Thor……你不要误会……拜托……”

“该死的!”Thor猛地停下了步伐,Jane一头撞在了他的后背上,Thor的盛怒犹如引信燃到了最后一节,爆发了。“我不知道我该误会什么!”他说道,“你觉得这像什么?该死的我昨天还准备向你求婚!”

有那么一刻,Jane看起来又难过又生气,她眼里含着一包泪水,泪水里却又饱含着怒火,她挺起胸,像是要跟Thor再吵一架,但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

“我不想吵架了。”她说道,“求你不要那样想我——我从没背叛过你。”

“行。”Thor说,“随便。”他摊开手表示假装的大度,却并不能掩盖心里的真实想法。Jane泪眼婆娑地注视着他转身离开,并且把手插在那件不属于他的运动服的兜里,像个气炸了的青少年。

 

 

Thor在Loki的公寓大楼底下停住了脚步。他试着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怒火。

如果Loki问起他为什么空手回来怎么办?他想着,就更加觉得头疼。“嘿哥们儿,”他说道,冲一个过路人招了招手,“借根烟?”

对方受了不小的惊吓,一个衣着邋遢、满面怒容的大个子叫住了你,十有八九要糟糕了,听说只是借烟,对方明显松了口气,不仅将一整盒烟都丢过来,甚至还给了Thor一个打火机。

这让Thor更加丧气了——一天前,他还是这个春风得意的男人,获奖无数的记者,揭露了数不清的经济诈骗阴谋,准备向人生的下一个篇章迈进,今天,他就成了这个可疑的大个子,劈腿前女友眼里的跟踪狂……他掏出烟点着,深吸了一口尼古丁。他仰起头,数着Loki居住的楼层。

没有亮灯。他失望地想。也许Loki根本没等他,直接就洗漱睡觉了。但不管怎样,想到这世上他还有个弟弟可以去叨扰……

一阵剧痛从脖子上传来,他呛住了,尼古丁卡在了喉咙里。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剧痛传来的地方——血液喷涌而出,沾湿了他的手。

他朝后重重地倒去。


评论(13)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