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片尾曲及彩蛋

*这个歌词跟剧情其实关系不大,只是觉得很适合做电影片尾曲而已……

片尾曲:  Every Avenue 的歌曲《Tell Me I'm A Wreck》https://www.xiami.com/song/1769264154 



彩蛋一

《尼基弗洛夫教授得到了新车,并且严重影响了他的一段友情》

“嘿~戈基~”

格奥尔基波波维奇埋首在小山一样的书籍资料里,抬起头看了来者一眼。

“你想要什么?”

“我的新车到了,”尼基弗洛夫教授回答道,“你想去看看吗?来嘛——她超漂亮的。”他脸上写满了想要找人炫耀的急迫,波波维奇只能跟他去停车场。

“这是第几辆了?”他们走在路上时他问道,七月的太阳火辣辣地晒着他们俩的后脖子。

维克托伸出三个指头,他的神情有些无奈。

“你还能买到车险吗?”

“嗯哼,嗯哼,很难了。”维克托说道,“啊,她在那儿呢——漂亮吧?”

一辆运动型跑车停在尼基弗洛夫教授的停车位里,火红的外壳在骄阳下闪烁着骄傲的光芒,经济紧张的哲学系助教咽了一口唾沫。

“感觉你和我拿的不是一个学校的薪水。”他嘟囔道,“她太漂亮了……等一下,”他的目光犀利起来,“后视镜上挂的那是什么?”他眯起眼睛分辨了一下,下一秒,遭到背叛的愤怒充满了波波维奇先生的眼睛。“那是一个暴风兵挂件吗你这个叛徒?”

“既然你说到了,”维克托回答道,仿佛和波波维奇先生一起三次深夜守候《星际迷航》电影首映的情谊忽然变得不值一提,他把手伸进了西装口袋摸索着,“你想去兜兜风吗?”

“拒绝!”波波维奇叫道,“我就是死了,我也不会踏进这辆《星球大战》的邪恶基地半……什么鬼?!”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尼基弗洛夫从口袋里掏出的车钥匙——和其上挂着的十多个毛绒挂坠,它们层层叠叠地挤在一起,看上去就像一堆巨大的长毛葡萄。

“哦!你说这个?”尼基弗洛夫用一种故作吃惊地口气叫道,仿佛他并没有早就等候这一刻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男朋友给我抓的,没错,我有男朋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尽管嘴上说着“没啥大不了的”,但在波波维奇看来他的表情完全讲述着相反的内容:维克托抓着那一大把毛绒玩具,满眼爱不释手仿佛八岁的小女孩得到了第一只猫咪,他眉飞色舞地看看车钥匙,又看看波波维奇——“没什么,没什么,没错,我男朋友非常会抓娃娃。”

波波维奇——一个不会抓娃娃且处在第四次失恋期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

别打他的脸别打他的脸。他对自己说道。这小子是真人版杰森伯恩——他会打碎你美丽的头骨的。

“所以你他妈谈恋爱了,”波波维奇说道,挤出一个非常勉强的微笑,维克托点着头看着他。

“一点没错,”他说道,“怎么样?”他凑近波波维奇,仿佛说一个秘密一般压低声音说道:“和我们一起吃晚餐,我可以让他帮你抓那个你一直想要的口袋精灵玩具哦。想想吧。”

“我才不要你男朋友的帮忙!”波波维奇努力捍卫尊严,“我的学生光虹认识这么一个人,那家伙才是真的'娃娃机之神'……”他停下了,因为维克托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嗯,我确定这种才能是'百里挑一'的。”他颇有深意地说道。“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波波维奇看着他,半晌,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这狗崽子!”他叫起来,充满了钦佩,把“暴风兵事件”抛到了脑后,“你他妈在跟'娃娃机之王'约会啊!”

“没什么好吹嘘的,”维克托谦虚地说,但他脸上的笑都快盛不下了,“没事,没事——只不过从此他只给我一个人抓娃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嘘——对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他还是我初恋?所以,晚餐我定在那家寿司店怎么样?”

“好,好,”波波维奇恍惚地说道,“嘿你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吗?我们应该叫上克里斯!他知道这件事了……吗……你个狗崽子。”维克托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怜爱,波波维奇立马就意识到了真相,“你居然已经告诉他了!你先告诉他!”

“为了公平起见,”维克托赶紧说,“是他发现的,我一开始没把他放到计划里,我只拜托了杨JJ还有雷奥以及他们舞团里一个我没说过话的年轻人帮我的忙——不爱吃寿司?意大利菜怎么样?”

波波维奇气坏了。

“ 你对我来说是死人了。”他说完,转身风风火火地走了。

“晚上七点半,在圣波利尼街那个寿司店!”维克托在他身后喊道,“别迟到,穿正常点——我在跟谁开玩笑呢——借一套正常的衣服!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朋友都是怪胎……”

回答他的是波波维奇的两根中指,“我会去的你个混账东西!”波波维奇大声说道,“但你最好记得把车借我去参加那个学院联谊会!有这么个叫阿尼亚的姑娘我非常想……”

维克托笑着冲他挥手道别。然后他掏出了震动的手机。

“喂亲爱的——”他说道,“当然,他会来的……哦不可能,他不会不喜欢你的……嘿我今天刚听说一个有关'娃娃机之王'的传说,等会儿跟你说……你今天下午有事吗?……太好了!去吃冻酸奶吗?”







-彩蛋二-

《记一次别开生面的婚前彩排晚宴》

在一个小木屋里,几个全副武装的男人坐在小木札上,仰头看着他们的领头人。

JJ:“是时候了。”

JJ:“诸君,我喜欢战争!”

JJ:“等有一天,我们头发都白了,牙齿都掉光了,你们知道有一样东西永远不会离开我们,那是什么?”

JJ:“荣誉!知道我们曾经在'第三次彩弹枪大战兼勒鲁瓦/杨彩排晚宴'中狠狠地踢了敌人的屁股!现在你们会发起冲锋,你们会冲过去,把那些姑娘们和叛徒们消灭的一个不剩!你们会让我骄傲!”

雷奥:“那个……不是要打断什么啊,JJ,我是说啊……对面的队伍难道不是由你的未婚妻和她的伴娘吗?”

JJ:“说话之前要说'报告',二等兵!不要叫我JJ,叫我勒鲁瓦中校!”

JJ:“没错,领头的是我的新娘,这也是为什么你们要把她们消灭的一个不剩!我要让她好好品尝失败的滋味,看着我沐浴胜利!然后我们会结婚、生很多小孩、永远幸福快乐!在你们所有人当中,你们知道我最看好谁吗?”

他的目光飘过一张张带着头盔的脸,雷奥、承吉、格奥尔基、披集和勇利呆滞地看着他。

披集:“呃,根据过去的记录……您自己?”

JJ:“错了!”

他一把抓住勇利的防弹背心,把他提了起来。勇利手里抓着一把重型狙击彩弹枪,看起来不知所措。

勇利:“呃……谢谢你的信任?”

JJ:“你知道我为什么看好你吗?”

勇利翻了个白眼。

勇利:“(不耐烦)好了,我知道了,我对《守望先锋》上瘾,你们在上次介入会里说的很清楚了……”

披集:“(小声)他居然以为我们对他有意见是因为'太喜欢打游戏'……他是一点儿也没听咱们说话还是怎么的?”

雷奥:“哥们儿,我们上次给你开介入会是因为你总是坑我们……你男朋友的短信可以等几分钟再回的!”

承吉:“必要的时候静音也行。”

勇利:“但如果把麦静音了,我就听不见你们说话了,那还怎么判断你们的位置?”

承吉:“……”

雷奥:“……”

披集:“祝你好运,勒鲁瓦上校!”

JJ:“别理他们,我相信你,你会把那群姑娘和娘娘腔杀得一个不留的。”

雷奥:“嘿!光虹还在那队呢!”

承吉:“还有我女朋友。”

披集:“还有米拉——考虑到她是对方主力……”

格奥尔基:“所以……没人在乎克里斯是吗。”

大家对克里斯嗤之以鼻,因为那家伙比葡萄还脆弱。

JJ:“明白为什么我看好你了吗,胜生一等兵?你是唯一一个没跟对手有肉体关系的人。”

勇利:“……那是因为你让我男朋友坐冷板凳……为什么不能让维克托一起玩?”

JJ:“因为那样就不是公平的游戏了,不管他在哪一边,另一边都输定了——你们谁有意见吗?”

格奥尔基:“我想说'有',但那货是真的很吓人……”



与此同时,场地另一端的小木屋里。

杨:“诸君……”

米拉:“好了我们知道了,把男的全杀光就行了。”

光虹和克里斯惊恐地挪远了一点。

杨:“想想所有被说'你是胖了一点'的时刻!是女人崛起的时刻了!另外,感谢JJ的愚蠢,他把维克托撵到场外坐冷板凳了,所以剩下的人都是辣鸡!”

米拉:“你知道你是在说你的未婚夫和证婚人吧?”





十五分钟后

场地外,休息室

一个银发的高大男人坐在巨大的玻璃窗前,满脸怨念地吃着冰激凌。

工作人员:“你还好吗兄弟?玩得不顺?这么快就'死'了?”

维克托:“……哦,他们不让我上场。”

工作人员:“明白了,你很烂?”

维克托:“正好相反,我相信把我踢出来的那个家伙的原话是'我们不能带你,不然就不是公平的游戏了'。”

他们俩安静了一会儿,窗外的场地里,雷奥和承吉撵着克里斯到处跑。

工作人员:“我以为你们是'新郎队'和'新娘队'?为什么我看到男孩在打男孩?”

维克托:“因为如果他们俩不加入新娘队,新娘队人就太少了……而且新娘为了表示自信,特意选了两个有跟没有差不多的。”

工作人员:“所以……新娘队很有胜算,是这样吗?”

维克托:“哦不是的,那不可能的,新郎队赢定了。”

维克托:“因为我男朋友在那一队,不是我吹嘘,他……”

胜生勇利出现在休息室里,胸口全是粉色的彩弹枪痕迹,头盔夹在胳膊底下。

维克托:“……嘿,瞧瞧这个啊。”

维克托:“是我男朋友……发生什么了?”

勇利:“我死了啊,这不明显吗?”

维克托看了看他胸口的“伤痕”,它们显示他似乎根本没努力在躲。维克托笑起来。

维克托:“(眯起眼睛)勇利——你是自杀了吗?”

勇利:“……没有。我只是……'不小心'出现在了一个'易于被看到'的平台上。你在吃冰激凌吗?”

维克托:“你就是自杀了!……你是来陪我的吗?”

他咧开嘴,掩饰不住得意地笑着。

勇利的耳朵红了。维克托挖了一勺冰激凌送到他嘴边,他张开嘴吃了。

勇利:“都跟你说了我是死了……犯了一个小错误。”

这时JJ和格奥尔基匆匆从窗前跑过,米拉扛着重型火箭追着他们。

JJ:“我要杀了胜生勇利!!!!!!!!!!”

维克托:“……”

勇利:“……”

维克托:“一对一演练场空了,去打一局吗?”

勇利:“当然!



彩蛋三

《我们存钱的原因》

维克托坐在餐桌上,面前摆着一摞文件喝一杯咖啡。他身后的卧室门打开了,勇利打着哈欠出现了。

勇利:“早……你在干嘛?”

他揉着眼睛,手上的钻石戒指闪闪发亮。

维克托:“早上好亲爱的,请坐。”

勇利:“啊——困——你在做什么?”

维克托:“既然我们现在订婚了——我觉得我有必要让你知道我的经济状况了,坐。”

勇利:“……不能先让我吃口吐司吗……这是啥。”

维克托:“这是我的房产,庄园和土地,还有一个小岛的的所属权——地方不错,不是很喜欢那里的虫子——房子,另一座房子,一个海边的房子,另一个海边的房子……在这里。”

勇利:“……=口=”

维克托:“还有车子、艺术品和珠宝……”

维克托:“这是一些股票、期权和基金。”

维克托:“银行账户、信用卡、和工资卡。”

勇利用颤抖的手打开了最上面的一张银行账单,当他数清在小数点前面有多少零之后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勇利:“(虚弱)你怎么会住在长谷津……你为什么没住在贝弗利山庄?”

维克托:“哦,你喜欢那里?那我们可以买一座房子啊,但我要先说——我是不会出席家庭主妇聚会的,交给你了。”

勇利:“……”

勇利兴趣缺缺地翻动着那些庞大的财富证明,他知道尼基弗洛夫家族有钱,没想到有钱到这个样子。

勇利:“你是俄罗斯王室吗?”

维克托:“……勇利,俄罗斯的王室在革命里已经死光了。”

勇利:“……”

维克托:“怎么了?”

勇利低着头,看上去很失落。

勇利:“没事……”

勇利:“就觉得……啊……我存钱是为了什么啊……”

维克托:“等一下……你有存钱吗?给我看看!”

勇利:“不要!太丢人了。”

维克托:“给我看看嘛……”

勇利:“不不不不不不……”

维克托站了起来。

维克托:“我会找到的,你知道吧。”

勇利也站了起来。

勇利:“……你敢!”

他们俩飞快地在房间里展开了一场攻防战。

维克托:“啊哈!找到了!存款证明!”

他把手举到了勇利够不到的地方。

勇利:“还我……还我!”

维克 托:“哇哦!好多……你怎么存下这么多钱?”

勇利的脸涨红了。

勇利:“只是一万块而已……”

勇利:“我又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我和披集的公寓有租金控制。”

勇利:“我毕业的时候爸爸给了我一些钱……”

维克托:“但还是……你存钱干嘛?”

勇利跳起来从维克托高举的手里夺走了存款证明。他从牙缝里飞快地挤出“婚礼”两个字。

维克托站在原地呆了两分钟。

维克托:“(兴奋)勇利?你是在为婚礼存钱吗?”

维克托:“你原本打算向我求婚吗?”

维克托:“你买戒指了吗,拿给我看看。”

维克托:“你想要办什么样的婚礼?室内还是室外?”

维克托:“搭一个进取号作为结婚场地怎么样?”

勇利的脸快要冒蒸汽了,维克托抱着他问个不停。

勇利:“好了,你走开!”

勇利:“走开,很热!”

维克托:“戒指呢?戒指拿来我看看!”

勇利:“你走开!……在装袜子的抽屉里。”

勇利:“别笑了!”

勇利:“我要吃早饭!”



彩蛋四

《披集和克里斯的独家婚礼录像》

克里斯拿着家用录像机,他的脸出现在镜头里。

克里斯:“嗨孩子们~我是克里斯叔叔,这是你爸妈婚礼的第二天——他们进餐厅了。”

维克托:“……早……你俩还在录呢?”

披集:“这是给孩子们的!等二十年后他们想知道了,你就会感谢我们了。”

维克托落座了,勇利去餐台取食物,两个人都看上去一脸疲倦。

克里斯:“所以啊~昨晚怎么样?”

维克托:“我以为你说这是给孩子们看的。”

克里斯:“是的,所以尽量回答得PG13一些。”

维克托:“……酸痛。”

克里斯和披集露出了心知肚明的笑容。

披集:“这么厉害!”

维克托:“(有气无力)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昨天晚上……我把勇利抱进房间之后,他说他也能抱得动我……”

克里斯:“哇哦,刺激啊。”

维克托:“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下一件我知道的事,我们开始比赛掰手腕……”

克里斯:“……”

披集:“……”

维克托:“接下来的整夜都用来掰手腕。”

披集:“哇,而人们还说'浪漫已死'呢。”

克里斯:“所以结果怎么样,谁赢了?”

勇利回到了桌边。

维克托:“亲爱的?他们问你谁赢了呢。”

勇利:“……”

勇利:“(冷漠)掰手腕是个很蠢的运动。”

勇利:“我不想谈它了。”

维克托哈哈大笑,搂住勇利的肩膀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维克托:“然后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做了点别的……”

克里斯:“……cut,我跟你说了PG13!”


*这次是真完结了。

评论(135)

热度(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