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八十三)

贝斯警员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神情抑郁。在他对面的桌子上,趴着他的搭档,看上去就像一滩烂泥。

“我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贝斯警员说道,他望着电脑屏幕上最大化的维基百科页面,那上面介绍着舞蹈演员维克托尼基弗洛的生平——很显然,他是个超级天才或者什么的,页面上的长发美少年穿着蓝色的表演服,头上戴着康乃馨花环,笑容灿烂得仿佛在嘲笑他。“这肯定不是真的。”

“然而这就是真的,”史密斯警官说,他刚得到了来自同事的电话,经过一个上午的开会讨论,有关他的处罚已经全部撤销,等他回到斯图尔特镇,局长还会向他亲自道歉,他现在心情好得不得了。他从桌上拿起了一个麦芬,“不是杀人犯,只是个大学教授——有点儿无聊,我必须说,不过还是无辜的。”

“是啊,无辜的,”斯特里奇警员说道,“如果他那么无辜,为什么不说点儿什么呢?”

“就是啊!”贝斯警员说道,“如果他早点解释,就不用等到'那位'女士打电话给局长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们俩。”史密斯警官说道,“你们俩觉得他们没有解释吗?”

斯特里奇警员脸上露出了冥思苦想的神情。

“没有。”他很认真地说,“我不记得他有,你呢威尔?”

“我也觉得没有。”贝斯警员说,“我是说,如果他有解释,我们怎么可能把他关起来呢?那我们成啥了,傻瓜吗?”

“……”史密斯警官想说点什么,但他忍住了,“我去看看咱们的'特殊犯人'。”他说道,转身走掉了。







勇利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十多个小时了,他还在审讯室里,但是一些肉眼可见的变化发生了。他手上的手铐已经被解开了,助理小姐甚至给了他一部黑白屏诺基亚玩贪吃蛇,从手机的时间来判断,他已经在审讯室里呆了十八个小时。

这真是要疯了。他想。没人再来审问他,只有局长助理朗达来过两趟,给他送了两顿饭(土豆三明治和脆皮通心粉),还有一个叫内特的年轻警员每隔两个小时来一趟,问他是否想去洗手间。

他不知道维克托在哪里,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出什么事了吗?还是说对他们的指控都撤销了?他在去厕所的路上经过公共牢房,那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他的朋友们又怎么样了?这一切都太令人跟不上节奏了,他愿意付出一切,只要能再跟那两个活宝警员对话一次,他已经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想得快要疯了。

有事情发生了,但他不知道是什么,这真是太糟了。他所能想到的只有,指控撤销了,他们的清白已经被证明,但是既然这样,又为什么不让他们离开呢?如果说他们还是嫌犯,那么他肚子里的三明治和脆皮通心粉恐怕又要不能同意了。

这真是太怪了——勇利将两手攥在一起,捏得指节发白,谁他妈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就像是听见了他的心声似的,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十分面熟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长得很魁梧,留着络腮胡子的脸看上去很面善。

“还坚持着呢,孩子?”他问道,说话也非常的爽朗,他一开口,勇利就认出了他。

“警官!”勇利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被自己哄骗过的那位斯图尔特镇警官走了进来,他长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对不起……我是说……我太抱歉了,我当时……”

“没关系。”史密斯警官说道,“我给你带了晚饭——”他把一个散发着油烟香味儿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闻起来像是虾仁炒饭。

勇利无地自容地看着他,傻站在那儿。

“干嘛站着?”史密斯警官说,“坐下,你该吃饭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一点儿饿都不能挨。”

“您是来……转移我的吗?”勇利小声问道,他确实饿得肚子咕咕叫,打贪吃蛇也需要体力的,但他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在这位警官面前打开盒子大吃特吃,“我是说,那都是我的主意,欺骗您什么的,不管我的朋友的事……”

“我恐怕在他把外套蒙在头上的那一刻就算是默许了。”史密斯警官说,“而且他还是你的老师——如果你的律师争辩说你是被迫的,我想有很大可能你会被免责。”

勇利觉得要窒息了,律师?所以被起诉是确定的了吗?史密斯警官看上去很和蔼,就像一个叔叔在看心爱的侄儿,于是他又不确定了。

“但那真的是我的主意……”勇利说,“真的不关他的事,我是说,我知道他默认了,但总要分个主犯从犯……我是说……”他开始语无伦次了。

“喔哦孩子,冷静一下。”警官说道,“没事的,没人会因为说了个小谎就把人送上法庭,放轻松,我跟你开玩笑呢!”

勇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啥……”他茫然地说,“没有起诉?”

“当然没有!”史密斯警官说,“我是说,当然有可能会有一些罚款,因为你们俩确实扰乱治安了,不过如果我们把每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都送上法庭,你知道那会给国家多浪费多少钱吗?”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勇利坐下。

勇利坐下了,心脏还在怦怦乱跳,他发现自己更迷糊了。

“但是……”他说道,如果起诉被撤销了,那么他还在这里干嘛?史密斯警官把外卖盒子朝他推了推。

“吃吧。”他说道,“我不能说更多了,我也只是个休假的外地人。”

他提到休假,勇利的脸又发起烧来。

“那个……”他说道,史密斯警官又制止了他。

“我听你的朋友说了,”警官说道,“他说你们原计划返程的时候去斯图尔特解释的,你一直很愧疚……那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每个男孩都有骄傲自大的时候,尤其在你知道自己无罪、只想快点摆脱官僚警察的时候。”

“……我很抱歉。”勇利嘟囔道,“真的……我只是……”他觉得非常的难以启齿,史密斯警官笑了。

“我明白,”他说道,眨了眨眼睛,“我也年轻过,我们都有想让'某人'感到印象深刻的时候,但是答应我,以后你想这么做的时候,尽量遵纪守法,好吗?”

勇利的脸因为他的理解而红得更厉害了。

“我不是想……”他小声试图辩解,“我是……他是……我和他……”

“那就是你我意见不同了。”史密斯警官说道,“不管怎么说……看起来我在这儿你就无法享受你的晚餐了,那么我就走了。”

“警官!”勇利叫住了他,鼓起勇气问道:“发生……什么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很快,”警官回答道,“只需要长到让你们受到教训。晚安,小伙子。”他说完,转身走掉了。

只剩下勇利一个人在审讯室里,盯着那盒已经开始变凉的炒饭。

该死的,先吃再说。他拆开它,吃了起来。饥饿感消退了,但是对维克托的担心却没有。他感觉自己紧绷的神经稍稍松下去那么一点儿,但想起维克托,却又绷紧了。

他在哪,他还好吗?怀着这些担忧和思虑,他吃完了东西,在椅子上抱紧了胳膊,等待着最终结果降临的一刻。







胜生勇利被惊醒了,他从桌上拿起那个诺基亚手机看了一眼——“1998年 2月14日 下午 3:34”——推算一下,他在这所审讯室里已经呆了三十个小时了。

他揉着眼睛,浑身都因为挤在椅子上过夜而断了似的疼,斯特里奇警员站在他面前,面色非常的不自然,眼睛盯着鞋尖。

“你的早饭。”他说道,把一个面包圈丢到勇利面前,“吃完可以走了。”他说完退到一边,似乎在等勇利消灭他的早餐。

勇利吃惊地拿起了面包圈——他的脑子仿佛还在睡觉,但身体已经开始狼吞虎咽了,花了五分钟,他把整个面包圈塞进了肚子,期间斯特里奇警官一直在吸鼻子,表现出和勇利一样的尴尬。

他吃完了面包圈,跟着斯特里奇离开了审讯室——他们来到办公室,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是早上八点,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斯特里奇把勇利的所有物——一条曼妥思薄荷糖——还给他,然后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就这样?”勇利问道,“但是——维克托——”

“赶紧走吧,”斯特里奇不耐烦地说道,“那家伙早你十五分钟,已经出去了——谁能想到他和本地最受尊敬的女士有亲戚关系啊?快点,他们在等你了。”

“等一下——”勇利被他推得直踉跄,“谁?”

“莉莉娅,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娅——老天!”斯特里奇不高兴地说,“你还磨蹭什么?”

勇利的脑子里响起嗡的一声,他做梦般的迈着步子,每一步都仿佛踩在棉花上,他摇摇晃晃地走到了警察局的玻璃大门口。初夏的刺眼阳光照在门口的空地上,给人一种灼灼燃烧的感觉。勇利站在大厅的阴影里,一瞬间产生了畏惧的感觉,他甚至想返回去。

维克托就站在那太阳下,他靠着一辆粉红色的跑车,正在和一个戴墨镜的女人交谈,像是有心电感应一样,他抬起头,目光和勇利撞了个正着。他站直了身体,脸上露出了怔愣的表情,他跑了过来。

勇利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了,他的脚不由自主地迈了出去,等他回过神来,自动门已经朝两侧打开了,他已经跑了出去,冲进了阳光里。

维克托张开了手臂,勇利扑向他,紧紧地抱住了他。

天啊他体温真高。勇利想,比太阳光还要热。但他一点儿也不想分开这个怀抱。维克托的呼吸声很急促,在他耳边断断续续地响着,勇利发现他在颤抖。

“谢天谢地你没事!”维克托说道,“他们不肯告诉我……我……如果出了什么事……”

“没事……”勇利低声说,“什么事都没有……”维克托看起来很憔悴,勇利的心都皱成了一团,“没事……我很好……”

不知道这样维持了有多久,勇利只觉得还远远不够,维克托就松开手臂,上上下下把他仔细打量了一番。

勇利觉得他激动得快要热泪盈眶了。

“我没事!”他赶紧说道,“真的……拜托别难过……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

维克托只是盯着他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勇利感觉自己的头顶都快被太阳光烤化了,他才微笑了一下,吸了吸鼻子。

“这件事我可以解释。”他说道,“这是……说来话长。”他牵着勇利的手,走到了粉红色的跑车跟前,那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已经把墨镜摘了,露出她标志性的高颧骨,和那双鹰一般犀利的眼睛来。

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娅本人,平静地注视着他,她看起来和他见过的照片上很不一样——她看上去比照片更锋利,更坚毅,而且也更加难以捉摸。

“上次我见到你,你还是个带尿不湿的肉球。”她说道,“美奈子和维克托把你教得不错。”

勇利错愕地望着她,一阵无法抑制地颤抖从身体内部升起,维克托像是察觉到了似的,他握紧了和勇利相牵的手。勇利看看莉莉娅,呆滞的目光又转向维克托——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却给人一种非常相似的感觉:高傲、优雅,而且不似凡人。

他恍惚起来。









*您的好友【日剧跑】上线了,它表示很激动。

评论(56)

热度(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