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八十)

*说真的,我好喜欢这一章……写到通体舒畅。






维克托看看勇利,又看看健次郎,他的目光在两人脸上左右游移着,脸上带着一副既错愕、又狐疑的表情。勇利几乎能透过那柔软明亮的银发看到他的思维活动。

“不是我!”勇利赶紧说道,“不是我搞的鬼——”他几乎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确定维克托心里在想什么:他肯定觉得这是健次郎和勇利商量好的,鉴于勇利曾经有过那么多次偷偷逃跑的经历,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个怀疑不算空穴来风。

但这确实不是呀。他想,心里甚至有点委屈——曾经有过那么一阵,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他和维克托已经开始彼此信任了,但现在不知怎么的,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彼此怀疑的原点。

维克托笑了,“我没那么说。”他清了清嗓子,声明道。

但我们现在确实没在讨论让你不舒服的话题了。他的眼睛似乎在这么说。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让勇利感到很气馁,如果维克托发火倒还好点……但是他比谁都清楚,维克托是从来也不会发火的,他只会宽容地原谅别人——勇利,这个一次又一次挑战他底线的“别人”大概也只有勇利了,其他的人,哪怕是克里斯那样和他关系亲近、又性格主动的人,也很少挑衅维克托这么多次。

他和维克托……勇利垂下了眼睛,不能否认,他们之间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一些若隐似无的……感觉。共同的经历。还有……

就在他试图把这份感情看得更清时,健次郎叫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他一着急,鼻尖就冒出小汗珠来,“是真的!我没在开玩笑!克里斯让我偷溜出来警告你们的,酒吧里有……”他凑近了一步,用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有警察!”他站直身子,朝勇利和维克托点了点头,仿佛在验证自己的话一样,

勇利和维克托看了彼此一眼,他的第一反应是:光虹和他的假ID肯定被抓包了。但是不对呀,如果那样的话健次郎为什么要让他们逃跑呢?就在这时,维克托忽然开口了。

“冷静一下,健次郎,”他说道,“把事情好好说一遍。”

但是健次郎更加着急了,“没有时间冷静了!”他尖声说道,“杨在应付他们!他们——警察——他们想跟勇利谈谈!我听他们说,他们似乎认为勇利认识'公路杀人犯'……”

“……哦。”维克托听完他语无伦次的描述,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歉疚,他看了勇利一眼,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勇利已经抢先开口了。

“没关系,”他飞快地说道,“没放心上——”

“我不是……”维克托含糊地说,但健次郎打断了他。

“没时间卿卿我我了!”他尖声说道,“留着这个警察走了再聊吧!”他看起来快要过呼吸了,勇利下意识地左右扫了几眼,看见街边垃圾桶上丢这几个快餐纸袋才放心了一点。

“没事的。”勇利说道,“那是误会,我可以解释——”这时一个念头飘过他的脑海:为什么警察会想跟自己谈谈?听到有警察上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被维克托蒙骗过的那些人中的某一个报了警,毕竟,不管是旅馆老板约翰,还是收高利贷的“大块头麦迪”可都不是什么模范市民……但他随即又想到,如果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报了警,那么警察就不会点名要找勇利了,不是吗?毕竟在这几次遭遇里,勇利可不会用“夺人眼球”来形容自己的表现。

但这时酒吧的后门已经传来了喧闹和脚步声,像是好几个人在同时挤挤挨挨地朝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一同传来的还有说话声。

“我警告你,我警告你臭婊子,让开!这后门是通往哪的?”

“除非你出示足够的手续,”杨的声音不依不饶地回答道,她一点儿也没被吓到,勇利几乎能透过木板看到她双手叉腰,下巴抬得高高的模样了——这可绝不是个好的开端,勇利想。有些事情正在偏离轨道。

后门被打开了,一群人推推搡搡地出现在那里,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个矮胖的巡逻警员,他长着姜黄色的胡子和头发,看上去很粗鲁。

“啊哈!”他叫道,“得来全不费功夫!别动,把手举起来,放在我看得见的地方!”

“如果我不动,怎么把手举起来呢?”维克托问道,但他确实动也没动,就连安抚性地搭在健次郎肩膀上的手都没挪地方,勇利笑了一声,他刚才正在琢磨这位警员命令中的转折和矛盾呢,维克托就把它说出来了。

就好像他们的思维是链接着的。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亮了起来。

更多的人从后门涌了出来,杨是第一个,怒容满面;克里斯和美奈子老师紧随其后,他们俩脸上都挂着满足且古怪的笑意,而且上衣都不见了;再往后是披集、承吉和米拉,三个人都极力避免着用目光接触那两个没穿上衣的人;雷奥伊格莱西亚也滚着轮椅挤了出来,他脸上带着一种做梦般的神情,似乎并不在状态,而且他头上缠着一条黑色的打底裤;萨拉、真利和光虹也跟出来了,三个人看起来都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在他们身后,另一名警员——他是个瘦高个儿,长着一对大兔牙——连滚打爬地出现在门口的台阶上,捂着肿得高高的脸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屋内。

“他揍了我!”他尖声对屋外的警员喊道,“那个狗崽子勒鲁瓦揍了我!威尔!”

“哦你可以尽管跟你男朋友告状,”JJ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听上去满不在乎,而且似乎还在喝龙舌兰,“但是没人能那么跟我的女人说话,懂?”

在一片寂静中,雷奥叫了一声:“说得好,哥们儿!为你喝彩!”然后咯咯傻笑起来。

“——止痛药吃多了。”杨注意到勇利和维克托担心的目光,她解释道,“他的网友还没回复。”

如果这个网友是勇利知道的那个的话。他的目光飞快地从站在门口的光虹脸上一飘而过,那家伙正歪着头打量着雷奥,从表情来看,他正觉得有趣呢。

很快的,所有人都被雷奥传染了,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被称作“威尔”的警员脸色铁青。

“都停下!”他吼道,高举着那只柯尔特M911——勇利一眼就认出了它,老式警用手枪了,后坐力大、单动保险、只能发射七发子弹——它有过荣耀的日子,但早就巅峰不再了。而且这样高高朝天空举着,即使是勇利也觉得没有任何威慑力。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维克托,很显然,后者也同意勇利的看法——维克托一点儿也没被吓到,正相反,他似乎还觉得有点滑稽。

“没有必要舞动那支老家伙了,警官,”他说道,“你会伤到自己的。”他已经说得很客气了,实际上这空地上站着的任何一个人都比威尔警员看上去更训练有素。

威尔警员看上去更加愤怒了,他拉开保险,怦怦抨地朝天空开了三枪。枪声震耳欲聋,远处的一辆轿车警报响了起来,几条街外有狗开始狂吠。

人们安静了,那名出言不逊的瘦高警员爬起来,狼狈地走到了他的搭档身边,看上去急不可耐——JJ也出来了,穿了一条黑色的背心,结实的胳膊和肩膀肌肉露在外面,手里还拎着威士忌瓶子。他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杨附近,而后者假装没看见他。

没人动弹,也没人说话,所有人都觉得——尽管不敢大声说出来——有点可笑。在这样尴尬的僵持中,威尔警员的对讲机响了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警官,我们收到三处报警,说海克琉斯酒吧发生了枪击……”

“噗。”米拉没忍住,笑了一声,JJ举起拿着威士忌酒瓶的手,表示欣赏地指了指她。在她身旁,披集把脸埋在了承吉背后,肩膀一抖一抖。

“哦哥们儿,你在笑什么呢?”雷奥的声音说道,透着一股天真的味道,他似乎觉得自己是在冲披集低声耳语,然而实际上嚷嚷得每个人都听到了。现在所有人都开始笑了——除了两位警员。

他们看上去又羞耻、又生气。

威尔警员冲着对讲机吼道:“那是我,你这笨蛋!闭嘴吧!”他说着把对讲机关了。人们笑得更厉害了,克里斯和美奈子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接过JJ的酒瓶喝了起来。

等到大家都笑够了,维克托才开口道:“没有必要……”他环视了一眼乐不可支的人群,“'恐吓'我的朋友们,警官。”大家笑得更厉害了,就连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也融化了,JJ搂她的肩膀时,她也没有再甩开。

威尔警员冷冷地打量着他,脸涨成了深褐色。

“哪一位是胜生勇利?我想跟他谈谈。”

勇利张了张嘴,“我……”但维克托挡在了他面前。

“我能问问什么事因吗?”他问道,这一幕太荒唐了,警官看上去邋里邋遢、活像两个猫和老鼠动画片里的龙套,而被盘问的人则挺拔英俊、彬彬有礼,即使穿得像个吉普赛人,那一刻,不少人都产生了这样的感觉,比起两个糊涂警察,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和胜生勇利看起来也许更像“人民公仆”。

“我们生活在《虎胆龙威》里吗?”克里斯小声问道,“或者邦德电影?”

“如果这是邦德电影,”披集回答道,“那我投俄罗斯人是反派——俄罗斯人总是反派。”

“嘿!”米拉芭比切娃叫起来,“注意点你的语气。”

“哦你也是俄罗斯人吗?”披集说道,“那我要改一下我的回答:俄罗斯人很棒,我爱俄罗斯。007可以去吃屎了。”

JJ、雷奥和萨拉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个狗腿。”李承吉冷冷地说,受不了地往旁边挪了一步。

“这可不酷,哥们儿!”JJ说道,还是那么醉醺醺的,实际上,所有人都醉醺醺的,脸色绯红,但他是最红的,看上去就像一只龙虾,“我刚才还以为咱俩可以称为生死之交呢!”

雷奥又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以为我是你的生死之交呢!”他气愤地说,“咱俩还有配对纹身呢!帮我个忙。”他对承吉说,开始试图在轮椅上翻身给大家看后背上的一块纹身,不知怎么的从勇利的角度看特别像唐老鸭的屁股——承吉把他按住了。

如果还可以的话,两位警员看上去更生气了。如果他们是两只河豚,现在已经爆炸了。

“胜生勇利,你被逮捕了,”他宣布道,试图突破维克托的阻碍将手铐戴在勇利手上,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笑容还残留在脸上——这看起来太像搞笑节目了。“罪名是协助罪犯潜逃,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

“等一下。”维克托冷冷地说道,刚才那股觉得很有趣、带头捉弄人的劲头消失不见了,他一手按在威尔警员的胸口,把他推开了,“什么罪名?”

“协助罪犯潜逃。”瘦高警员说道。

维克托的眉毛高高扬了起来,勇利往左跨了一步,避免维克托挡住他的视线——他不希望永远一出事维克托就把自己当在身后,那是不行的,如果一段感情想要……等一下,什么感情?

“我可以解释。”勇利说道,抓住了维克托的胳膊,他想起了在斯图尔特镇那个夜晚,不同的是这可是警察,如果维克托揍了他们,不管他们看起来多窝囊,他都会有麻烦的。“我不认识什么罪犯,那都是一个误会……”

但威尔警员的目光落在了他抓着维克托的手上,他看了看维克托的脸——和头发,然后忽然又拔出了枪。这一次,他对准了维克托的胸口。

再没人笑了,就连雷奥都安静了下去,玩起了手指头,勇利有些着急,他想要推开维克托,但被不由分说地推了回去。

“'伊万威斯特罗维奇,你被捕了!”威尔警员激动得声调都在颤抖,“罪名是谋杀、袭击、抢劫和谋杀未遂,你有权保持……”

“你有毛病吧!”勇利火了,警员的荒唐声明和维克托一直把他往自己身后推的努力都让他的愤怒达到了顶点,他怒气冲冲地一把掀开了维克托的手臂,维克托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但也有点惊喜和兴奋,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勇利瞪了他一眼,转向了警察们。

“你找错人了,”勇利说道,尽量使自己心平气和,但有个枪口对着维克托的事实让他生气得像头被招惹的狼,“这是个误会,他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是我的老师——我可以跟你去警察局解释。”

两名警员的目光在他们俩之间来回晃荡着,动摇着,很显然,勇利和维克托看上去都不像杀人犯,但渴望功劳的心压倒了一切。

“我们有证人可以证明,你亲口承认他的名字是'伊万'。”瘦高警员说道,“你们的车牌号被斯图尔特镇和白桦镇的目击者看到了,我们和剧院经理核实过,那就是你们的车无疑。”

这太可笑了吧。勇利想,“听上去臆测成分很大。”他冷冷地说,并没发现自己听上去有多像维克托,只有米拉发现了这一点,她悄无声息地捅了捅萨拉的腰。

“我知道——!”萨拉小声回答道,“这有点儿吓人——你说他自己发现了吗?”

“如果你否认,”威尔警员说道,“那就请出示身份证明。”

事情进展到这里,勇利松了一口气——早这样不就完事了,但他没有退开,等待着维克托给他们看自己的驾照、ID或者随便什么能证明他只是大学教授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而不是杀人犯伊万威斯特罗维奇,但他等了一会儿,想象中的场面却没发生。

维克托看着他们,手插在运动衫怀里——如果他穿的是西装,那里应该是他的口袋,里面装着他的钱夹——他的表情非常古怪,勇利马上就明白了。维克托根本没来得及换那身西装,原本是勇利心中遗憾的事情,现在变成一件棘手的事了。

“哦——”勇利呻吟了一声。

“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剧院找我的外套。”维克托说道,“我保证会给你们解释。我可以……”

“啊哈!”瘦高警员叫起来,“抓个正着!你想逃跑吧?电影里都那么演的!你到了剧院,然后假装自己非得用厕所,下一件事就是用手铐勒住我们的脖子!”他气愤地看着维克托,就好像这个假想中的杀人犯有多不讲道义似的。

“说的好!巴迪!”威尔说道,看起来很得意,“你没戏唱了,伊万!你可以带着你的小男朋友到监狱里去体验——”

他永远也没说完体验什么,因为这时杨终于重启完成了,她的保护欲又一次促使她站了出来。

“你们有什么毛病?”她尖声说道,“他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所有人都知道!问任何一个人!任何人!”

威尔警员和巴迪警员似乎很享受她的抓狂,他们终于在这场对峙中占了上风。

“所以在座的所有人都认识他咯?”巴迪警员说道,“全部都是包庇犯!”

杨看上去无语到了极点,其他人也是,勇利产生了一种感觉——与其说这两个小丑警察想伸张正义,倒不如说他们俩更享受这种高高在上、让人无计可施的感觉。勇利想起了表演开始前杨接的那几个警察局打来的电话,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怀疑打电话的人就在这两人中间。

这时,街角响起了更多的警笛声,一眨眼,他们就被三辆警车、七八个警察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个个都和威尔巴迪哥俩一样蠢头蠢脑,比起警察,脾气暴躁的渔夫可能更符合形象,好几个人胸口带着湿渍,像是吃甜甜圈的时候果酱掉在了胸口。

“嘿巴迪,你们还好吗?”其中一个喊道,“我们听说了枪击,没人受伤吧?”

警笛的闪烁中,巴迪和威尔都一脸的得意。

“胜生勇利,你被逮捕了,”巴迪说道,威尔走上前,开始把手铐戴在维克托手上,“罪名是协助罪犯潜逃,你有权保持沉默……唉,何必再麻烦呢?”他笑得如此开怀,勇利甚至能闻到他嘴里散发的大蒜味儿,“总之你要蹲监了,小帅哥。”















评论(62)

热度(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