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七十八)

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出现在蓝鸦镇警察分局的办公室里,他四十五岁上下,胡子拉碴的脸和那件深卡其色的麋皮外套都湿透了。

“找到他了!”他口齿不清地冲值班警察叫道,“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他身上的雨水和泥点子帅了一地。

警员斯特里奇和他的搭档贝斯同时跳了起来,临时班房里的一个打瞌睡的妓女猛地醒了过来,还以为受到了空袭。

“发生什么了?”斯特里奇叫道,“哦哥们儿,瞧你弄的!”他大声抱怨起来,“这下我们都要听迪玛格女士的唠叨了。”迪玛格女士是清洁女工,无论外界对警察部门的权力构成有什么误解,警察们都对她怕得要死。

贝斯警员冲到清洁间拿来了拖布,那个做作的白头发年轻人正蹲在清洁间门口,蜷缩成一团,手被铐在暖气片上。

托马斯迪克被惊醒了,他正梦见自己代表国家在伦敦演出,英国女王坐在台下对他微笑着,并且她看上去一点儿也不老,反倒和年轻的英格丽褒曼有点像——她对他大送秋波。

“发生什么了?”他叫道,因为被打扰了好梦满肚子恼火,现在他醒过来了,糟糕的现实再次占据了他的心头,想到自己被铐在警察局里,而那个卖屁股的日本人却得到了演出机会,他就感觉怒火中烧。

早晚要让他付出代价。他心里想。如果能知道那家伙的家庭住址,没准给他寄一箱子死老鼠是个不错的主意,但等一下,他转念一想,为什么非得是死的呢?想象着那个家伙的公寓(不出意外应该是某个高层公寓,因为他就是个靠男人的贱货)被一大堆老鼠屎淹没的场面,托马斯愉快地笑了起来,就在这时,那位不速之客引起的骚动吸引了他的注意。

“我找到了!”那个男人说道,因为激动而浑身颤抖,他一把抓住离他最近的斯特里奇,把后者吓了一跳。

“呃,好吧——”他说道,“冷静点哥们儿——你还好吗?需要帮助吗?”他用眼神示意贝斯解救自己,但贝斯一手拿着拖把,从地上捡起了男人掉在地上的钱夹。

“呃巴迪?”他犹豫着叫道,“这家伙是个警察——从斯图尔特镇来的。”

“哈?”贝斯皱起了眉头,“你说他叫什么来着?”

“我没说,”斯特里奇说道,“但既然你问到了,他叫路易,路易史密斯。你认识他吗?”

“当然,”贝斯说,“这不就是那个让杀人犯从眼皮底下逃跑的可怜虫吗?”他注视着史密斯警官,后者撒开了手,开始嘟囔着诸如“胆大包天了他们!”以及“这趟旅行是值得的!”之类毫无关联和逻辑的句子,“看到吗威尔?一旦你粗心一次,后果就是这样,完全疯了。嘿,嘿!史密斯,你冷静一下!”

史密斯警官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力气大得仿佛他的手是一对螃蟹的钳子。他的脸涨成了猪肝的色。

“听着,”他说道,“那男孩在这儿!我看见他了,他怎么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舞台上……”

“什么男孩出现在舞台上?”贝斯问道,“你得说更明白些。”

“就是'那个'男孩!”史密斯警官尖声说道,“欺骗了我们全部人的家伙!他就在剧院,在表演!我本不想来的,我妻子坚持……'你得试着忘掉那些,翻篇儿,路易'她一直这么说,但现在看看谁是对的?我找到他了!”

蓝鸦镇的两位警员交换了一个目光:他们俩都觉得史密斯疯了。

“这样吧,兄弟,”斯特里奇说道,“你跟我们详细说说,怎么样?你有什么人能联系一下来接你吗,比如你妻子?”

但史密斯摇了摇头。“你不信我,”他说道,“去看看就知道了!那男孩就在那!我永远也忘不了他的脸,亚裔,黑发,眼睛又大又圆——他说话是那么和气!谁能想得到他和杀人犯是一伙的呢?你们听我说!”看到没人愿意相信他,他着急了,“他就在那儿!是男主演!”

两位警员又交换了一个目光,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碰到这种事真是倒霉透了。

“听着,兄弟——”贝斯刚开了个头,他的话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恼火地四下张望,想知道是谁这么不知好歹。

“你在说的是现在,在蓝鸦大剧院的表演吗?”托马斯迪克说道,他长得不难看,但因为压抑着狂喜而五官拧成一团,看上去就像一尊雕像被浇了硫酸。“现在那出,主演是个日本人,中等身材,大约这么高?”

史密斯呆呆地看着他,半晌大叫了一声。

“没错!”他说道,“正是他。”

“我的天哪!”迪克在心里暗暗想道,“你永远也不知道复仇会来得多快!”他激动地站了起来,“这都对上了!”他说道奥,“你说他和杀人犯是一伙,是不是?”他问道,史密斯点了点头,“大约六尺一二,短发斯拉夫人,是吧?”

这下连贝斯和斯特里奇也不禁严肃起来了,这样的注视让迪克感到非常的自豪,他试着挺起胸脯,但手被铐在暖气片上了。

“如果你真有线索,”贝斯嘟囔道,“就快点吐出来吧。”

“有这么个男的。”迪克说道,收集够了注意力后,才充满神秘感地说道:“和胜生勇利——就是那日本男孩——一起的,我亲耳听见他告诉别人那斯拉夫人叫'伊万'。”

贝斯和斯特里奇呆滞地对视了一眼。

“那不是……”贝斯小声说。

“正是杀人犯的名字!”迪克大喊道,“这不可能是巧合,警官!”

“十个斯拉夫人里有八个叫伊万,”斯特里奇说道,“咱们最好警惕点。”

“这没可能那么巧。”贝斯说,“想想吧,这可能是你跟我升职的机会!再说了,自己舞团里藏了杀人犯,负责人能逃开干系吗?这是个好机会——让盛气凌人的婊子尝尝厉害。”

斯特里奇一下子就被说服了。办公室中的四人彼此看看,心里都怀揣着各自的目的,却出乎意料地达成了一致——除了史密斯,他开始咬自己的指甲了。

“还等什么?”迪克叫起来,“赶紧去逮捕他们吧!”







海克琉斯酒吧从未一下子招待过这么多客人。

晚上十点一刻,老板泰格站在吧台后方,昏昏欲睡地擦拭着一个擦不干净的玻璃杯,心里却在想着早早关门回家享受一杯热蛋奶酒,音响里播放着断断续续地爵士乐,只剩两桌客人了——虽然艺术节期间蓝鸦镇吸引了大量人流,但人们往往更喜欢去那种热闹一点的酒吧,比如对面那家叫“Duh?”的,播放电子乐、而且还有人卖“特殊药品”的那种。

而海克琉斯的娱乐项目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点唱机、桌球,还有飞镖,去年圣诞节泰格花大价钱进了两台桌上足球,但在发现会吸引宅男之后就放弃了。

通常情况下,在剧院的表演结束后,会有些舞蹈演员光顾——他们太累了,只想找个清静地方喝酒,而海克琉斯在“清静”这方面简直完美,泰格从没想过这会给自己带来大生意,从没。

十点过二十,酒吧的大门打开了,一大群人,不夸张地说,可能比《法律和秩序》的群众演员人数还多,涌进了酒吧,演出的负责人伊丽莎白杨和男主演JJ(他们是熟客了)带头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大帮人,有些是演员,有些是演员的朋友,还有些只是单纯来凑热闹的游客和观众——人人都兴高采烈,看上去像喝多了杏仁酒。

“泰格,我的兄弟!”作风豪爽的杨喊道,“给我们拿酒来!今晚我请客!”

泰格简直喜出望外,“这是什么场合?”他问道,一眨眼人群就挤满了酒吧的各个角落,而且大门还在不断地被推开——看到这么多漂亮性感的年轻人同时走进一家酒吧,没有比这更好的招牌了。

“我们在庆祝!”杨大声说道,泰格开始倒烈酒,有人在喊:“你们有啤酒吗?”,他更忙不过来了,“这是一场完美的演出。”

“给咱换个激情点儿的音乐!”有人喊道,泰格手忙脚乱地换了一首蕾哈娜的歌。他开始把烈酒和啤酒一起端上吧台,他刚把一批酒放上去,就被人拿走了,但还是有人抱怨自己没有喝到酒。

“也许我应该按人头收钱。”泰格嘟囔道,这时一个年轻人被挤到了吧台边上,以泰格的眼光来看,他长得很清秀,看起来有点男子气概不足,是会让青少年女孩疯狂的那一类长相,他身上套着一件太大了的运动衫,领口露出亮晶晶的服装来——他肯定是其中一个演员,泰格想,也许是主演,因为不管他走到哪,都有人要跟他握手、拥抱、邀请他跟他们喝一杯,这让他不堪其扰——他躲到了吧台前,把自己藏到了一棵盆栽后面。

“勇利人呢?”有人大声喊道,很快酒吧里就充满了同样的此起彼伏的问话,似乎每个人都在寻找这个叫“勇利”的人,但他们很快就放弃了,因为另一个吸引目光的家伙登场了——这男人身高在六尺以上,面容非常英俊,同时带有一种凛冽的北国风情和春风般的高雅气质,他想必也是演员之一,因为他穿得实在太好笑了:他穿了一条黑色的瑜伽裤和一件紫红色的运动外套,敞开的外套里露出复杂繁琐的衬衫领口,看上去就像年代剧里的王子的打扮。这男人一出现在人群中央,就像一个迪斯科舞厅里的旋转球一样吸引了人们注意,刚才还在四下寻找的人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用充满渴望和期待的目光眼巴巴地望着他。

“嘿维克托,来这边喝一杯?”有人大胆地提出,那个叫维克托的男人笑着点了一下头,朝他走去,其他的人看上去都很失望——每个人都在懊恼没有做第一个开口的人。

“这男人真是很特别。”泰格嘟囔道,“好像王子殿下,啊?”

“确实如此,”一个声音在他身旁说道,那个把自己藏起来的青年不知何时站到了泰格身边,他听上去是那种很冷静的人,他没有加入其他人对维克托表达崇拜,这让泰格对他产生了一些新的敬意:不从众的人总是值得特别注意一些的。但紧接着他又发现,这青年同样用目光追随着那个人,这让泰格又不明白了。

“你们关系不好吗?”他只能这样猜测,因为他们都是同一台演出的演员,显然是认识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热情地发出邀请呢?

“呃——这很复杂.”勇利回答道,“我和他……”就像是心电感应到了一样,维克托猛然从人群中抬起头,他的目光穿过整间酒吧和勇利相遇了,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作为一个铁杆的直男,泰格感到自己的心怦怦直跳。

“看起来他很关注你。”泰格说道,没有得到回应,他一回头,那个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又躲到哪里去了。

这很奇怪,泰格想,拿起了马丁尼瓶子,但是漂亮的人身上总发生奇怪的遭遇。

他这样想着,又觉得十分正常了。

十分钟后,他就已经把这些都忘到了脑后,专心计划起这一夜的进账能用来买点什么了。

——也许应该买条船,那会给他吸引不少女孩的目光。







评论(53)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