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七十五)

Bgm: 《History Maker》https://www.xiami.com/song/1776434491 


最开始的时候,就好像一个世界诞生的最初,一切都是混沌不清的。

胜生勇利穿着演出服和芭蕾舞鞋,一大群穿着打扮类似的人众星捧月地围绕着他,直到他盯着闭合的幕布,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是领舞。

这感觉像是一个梦境。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勇利想,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音乐响起,灯光照亮,帷幕开始向左右分开,掌声如潮水般响了起来。

在某一个时刻,你总会意识到那不是个梦。

现实会出卖你,毫无疑问的,在梦境中,可不会有热辣的、炙热的灯光照在你头顶上,让你觉得后脑勺快要融化,也不会有周围的女演员身上的化妆品味道烟雾似的直往鼻子里钻,让你想打喷嚏;还有绑得紧紧的舞鞋,几百道你看不清来源,却知道集中在你身上的视线——它一定会出卖你。

这不是梦,而是现实。真切的、复杂的、残酷又充满惊喜的现实。

需要一个人不断的努力,而且有时候再努力都是一场空,有时候又会在完全想不到的时候峰回路转的现实。

勇利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耳朵捕捉到了音符,就如同一部机器开始运转,不只他一人,整个舞台都从静止中活了过来,他抬起头,对观众席微微一笑。

他发现——尽管残忍到超乎想象——但他已经迷上了这个现实。

群舞像花瓣被吹散一般散开,将他围在其中,他开始了舞蹈——先是跑动和小幅度的跳跃,他在群舞中穿梭,花蝴蝶似的勾三搭四——这不是精灵真正的面目,只是恶魔的妄想,“你得极尽所能地表达魅力。”他还记得杨这样说道,“因为在恶魔那种愣头青眼里,,这个让他心乱如麻的家伙绝对不是好人。”

“听上去就像你在说恶魔是个深柜。”勇利还记得自己当时这样回答道,“他这一路上之所以拒绝精灵就是因为他被精灵吸引了——我不说了。”看到杨抱着胳膊,鼻翼像恶龙一样张开了,他赶紧补充了一句。

“好吧,”她最后说道,“我们谁也不能说编舞者在创造这个角色的时候一定没有想着某个心上人——既然如此就请你表现一个多情的美男子吧。”

她的话让勇利陷入了长时间的愁苦中,耍嘴皮子是一回事,表现出编舞本意中的形象是另一回事,当他观看雷奥和健次郎的表演时,他发现他们都把这个假想中的精灵处理成了一种花花公子的形象,他活泼、好动、喜欢新鲜事物,就像杨说的那样,是个多情的美男子。但勇利自己却不那么认为:他认为这角色包含着一种恶魔本身的价值取向,是恶魔所认为正确的事物的反面,而维克托——维克托的“恶魔”(尽管名字是邪恶的)但却是一个充满道义和责任心,骑士一般的家伙,而相应的,它所认定的“错误”也就应该是不负责任的、轻薄、放荡的。

不仅是多情且充满好奇心的,而且是顽劣的、懦弱的——富有爱却吝啬给予真心,这才是勇利理解的这角色。他甚至觉得恶魔应该早就意识到了精灵的存在,只是畏惧于它吸引自己、让自己变得温柔的一面,因此才在想象里将精灵的性格扭曲了。

他需要做的是……让自己像个被宠坏的富家女,他出身高贵,富有同情心和爱意,然而那都是虚假的,真实的她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胆小鬼,凡是要付出真心的场合,她就会退缩,并且给自己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

最重要的是浪荡和……有所保留。他想着,在人群中穿梭的脚步变快了,对人若即若离,看起来天真烂漫、来者不拒,实则永远有所保留。每双伸向他的双手他都不会拒绝,但他的青睐犹如朝阳中的露珠一样稍纵即逝。他可以与这个姑娘共舞,也可以握住那个小伙的双手,但他始终不会停留。

曲子的节奏在加快,他知道快要到达高潮了,而他和整个舞台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不知不觉中,灯光不再烤炙了,而是变得明亮耀眼,将舞台照得灯火通明,他可以看清每一个伴舞的神情,他们有的微笑,有的深情,有的遥望着他绚丽的舞蹈只能痴痴地等候着回心转意,而在这越来越快的节奏中,他似乎看到那双熟悉的、大海般的蓝色双眼一闪即逝,他甚至不能停下来确定那是否只是他的幻想——维克托似乎注视着他,一动不动的,充满了……渴望。

那会是……真的吗?

音乐在最高处戛然而止。勇利抱住双臂,猛地刹住了脚。他喘息着,耳朵里充满了蜂鸣,他感觉自己要流鼻血了。

直到帷幕降下,几个伴舞走过来簇拥着他往舞台左侧走去,勇利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们冲勇利热情洋溢地笑着,几个姑娘跑过来和他拥抱,而勇利只是半张着嘴巴,回不过神来。

直到杨扑过来,摇晃着他的肩膀。“我的天哪!”她尖叫道,“你看到他们的反应了吗,他们爱死你了!”

“我——什么?”勇利稀里糊涂地说,杨狠狠地在他额头上拍了一巴掌,她拉着他,来到后台比较僻静的一角。

“听!”她说道。

“听什么?”

“听!”杨不耐烦地重复道。

就像是等待着海浪拍打到沙滩上的过程一样,他渐渐地听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波又一波、像是不知疲倦般的掌声,勇利很快就被它包围了他,他站在那儿,浑身颤抖。

“这是——”

“OMG,他们爱死你了!”杨说道,“这个角色果然……我是说你真是太棒了!”

“但是……”勇利张了张嘴,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要但是个什么,他只是感觉有股热流途经心脏,涌上了眼眶,他赶紧吸了吸鼻子,避开了杨的目光。

掌声慢慢平息了,下一幕要开始了。勇利却还站在那里,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杨走开了。

他扶着墙站立着,头低低地埋下。一个路过的化妆师忍不住担心地问:“没事吧勇利?不舒服吗?”

勇利猛地抬起头来,把她吓了一跳——他脸上带着阳光灿烂地笑容,脸红了,眉心也打开了,他看上去就像个泥巴地里打过滚的小男孩,最后一丝羞涩和胆怯也消失了,他身上充满了热烈且大胆的气息。

“我没事。”他说道,“没事……”他目光转向了入场口。

他已经——他迫不及待要回到那个舞台上去了。





维克托看起来很兴奋,他的脸红了,不停地把头发揉得一团乱。跟着他的造型师不断地惊叫“等一下!”也没能制止他。

他热切地望着舞台——第四幕的剧情是阻拦少年的势力,龙、女巫、沙漠风暴和大海在一一登场,它们将在接下来给少年带来很多烦恼,但维克托望着舞台,没人会误会他是在欣赏自己的编舞作品,他的目光很长很长,正在透过记忆回味几分钟前的演出呢!

“你看见了吗?”他问克里斯,“你看见——他——”他语无伦次地像个拆开生日礼物、发现里面是自己最想要的遥控赛车的七岁孩子,迫不及待地要向朋友炫耀一番,“你看到了吗?”

“看到——而且听到了。”克里斯回答道,“观众爱死他了——你可以冷静点吗,马上要轮到你上场了。”他一边说,一边冲一个助理打了个手势,让他取一些冰镇矿泉水来,维克托看上去快要兴奋得休克了。他从未这样过,这让克里斯觉得意识到那句老话有多明智: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着。

“他真棒。”维克托嘟囔道,“我是说……他明白了。”仿佛发泄抱怨似的,维克托将感情同样倾注在“假精灵”这个角色上,他爱勇利,这点毋庸置疑,但他同样比谁都清楚勇利的缺点——他不畏惧付出,但却害怕敞开真心会受到伤害,他让“爱他”这件事变得充满了困难。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的可能,勇利会从这个角色中明白维克托想告诉他的事情呢?

你不需要建一所城墙来保护自己,让我来爱你——让别人来爱你,有一天,有人会成为你的城墙。

“那个啊,”克里斯忽然说道,把维克托拉回了现实,“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想跟你说一下……刚才我好像跟勇利说了点儿事情。”

简直已经是约定俗成了,维克托想,每当看到克里斯跟勇利说话,他心里就咯噔一下——“你说什么了?”他问道。

“呃,好吧,我说了……”克里斯说,“我说你在舞台上是无可比拟的。”

“……”

“我还说,没有人能在舞台上跟你搭档,因为你会盖过一切。”

“……”

“然后我问他同不同意。”

那一刻维克托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这就是克里斯的能力,几句话就让人心潮起伏,他应该去写悬疑小说,不是吗?

“他的回答是?”

“这个嘛……”克里斯卖了个关子,维克托径直撇下他,开始准备入场——精灵和恶魔相遇的时刻到来了。就在这时,克里斯的声音又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他说他不会。”克里斯说,维克托转过头,对上了他的笑脸,“怎么样,是不是很有野心?”他走过来,搭着维克托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

“你被挑战了哦——传奇。”

维克托看了克里斯一眼——熟悉的音乐变奏已经响起,这是他出场的信号了,他扬了扬眉毛。

“那就让他试试吧。”

维克托前所未有地渴望起回到舞台上来。



评论(53)

热度(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