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七十三)



-PM 19:45

-蓝鸦大剧院 后台



“我要疯了。”杨嘟囔道,她头上戴着一个耳麦,看上去前所未有的心声不宁,不断地咬着自己的指甲。勇利站在她身边,感觉她身上的焦虑的热度一波一波的传到自己的身上来,像身旁站了个烤箱灯管。“我恨JJ——不,你猜怎么着?从今天开始他对我来说是死人了,我要管他叫勒鲁瓦先生。”

“呃——放松?”勇利小声说道,他尴尬地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他们不是说找到他了吗?——克里斯已经过去了。”

“我当然知道——”杨的声音又拔高了一些,几个助理吃惊地看着她,他们可能以为发生了火灾,“我当然知道克里斯去了,但是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这样——在这样重要的场合!他应该知道的!”

“呃……”勇利很难不把她的焦虑和今晚第一次登台的自己联系起来,因为他认识杨已经一个星期了,她没有一个晚上看起来如此如临大敌,更没有一次戴过她现在头上那个好像从007电影里偷来的军事头盔耳麦,以她现在的干练,如果忽然告诉勇利她是在指挥太平洋战争他也会信的,“我确定没事的。”

她侧过脸来,细细地打量着勇利,就像是刚发现他站在自己身边似的。就在她一言不发、盯得勇利发毛的空档,他能听见帷幕外传来的吵杂人声——几百个观众在入场,几百个陌生人……怀着兴奋和期待(也许吧?)……据说他们中有好多从大老远的地方赶来,不久之前还下起了大雨,路况变得非常糟糕……他们都在等着看到一场精彩的表演,就在帷幕之外。

他想到这里,终于有种熟悉的横冲直撞的感觉出现在了他的胃里。

“你知道,”杨忽然说道,“以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来说,你现在的表现真是OOC级别的冷静了。”

她的话把勇利拉出了自己吓唬自己的怪圈中——有那么一会儿,他发现自己正在逼着自己去紧张起来,他总是紧张的,如果不紧张,就好像……就好像他并没有足够的重视一样,但他怎么会不重视这场演出呢?这可能是他一生中也没有几次的经历了,但他就是非常的……平静。

“说实话吗?”勇利说,“我也有点惊讶。”杨摊开手,做了个“我说什么来着”的表情。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杨说,“我觉得你肯定会中途逃跑一次。”她的话简直跟维克托一摸一样。

他耸了耸肩,“是我说话总低着头给你的印象,还是因为咱们第一次出去吃饭我失踪的那三十分钟出卖了我?”

“我说不好……”杨摸着下巴说,“你是一个很复杂的人,你知道吗?有时候你看上去很害羞、很怯弱,但有时候你又是我见过最镇定的男人,我认真的。”

“哇哦,”勇利说,“那么——你是不是该多认识两个男人了?”他开了个玩笑,杨打了他一巴掌,轻飘飘地,没用一点儿力气,她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没问题的,”她真诚地说,“你会很出色——我知道这一点的。”

勇利望着她的眼睛,不知怎么的,他产生了一种感觉——尽管他们已经像朋友一样相处了一整个星期,但从这一刻开始,他才真正被她接纳了,而不再只是“维克托的朋友”,他在她眼里终于除了“胜生勇利”这个标签外没有其他了。

“谢谢你。”他回以同样的正色,心里模模糊糊地升起一阵感动:你必须承认,被人认可的感觉,对于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来说,带来的震撼超过一切。他们快速地拥抱了一下,杨拍了拍他的后背,当他们分开时,她吸了吸鼻子,两个人都有点难堪。

“我要去……”她忽然按住了一侧的耳麦,后台的声音太嘈杂,她像是听不清似的,“什么,谁,在哪?”她听着,眉头渐渐打开了,她看上去松了一口气,并对勇利说道:“他准备好了,JJ——我是说勒鲁瓦先生——可以开始了。”

勇利的心终于发出了第一声激烈的跳动。







-PM 19:57

-蓝鸦大剧院 观众席位 第一排



“谢天谢地!”披集说道,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身后跟着承吉和光虹,三个男孩身上都有不同地区被雨水湿透了,他们冒着腰寻找着自己的座位,被他们身上的雨水滴到的观众不高兴地看着他们。“抱歉太太——不好意思先生——祝您有个好心情——”

“我就说一句——”萨拉走在最后面,她看上去比男孩们好一些,她身上披着承吉的夹克,妆容和头发都无可挑剔,但下半身也湿透了。“这件事情上,我认为责任都在披集。”

“这怎么能都怪我?!”披集大喊起来,引来更多的侧目和不满意,表演快要开始了,灯光正在调低,“我又不会知道会下大雨!”

“我警告过你了!”萨拉说道,“如果我们错过了勇利的表演,他会怎么想啊?”

“他什么也不会想因为这是一个惊喜!”披集低声回答道,“而且你也根本没怎么湿啊,你看看承吉和光虹!”萨拉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们终于找到了座位,四个人终于坐下了,蓝光照在光虹的脸上,他毫无自觉地坐在了承吉和萨拉中间,眼睛盯着手机屏幕。两个人只能远远地彼此对视一眼。

“你发了吗?”萨拉问道,“光虹?”

“还没有,”光虹幽幽地说道,“我——我还得再想想。”他说着又删掉了一句自己刚编辑好的句子。

“不知道你有啥好难为情的,”披集说道,“如果你想跟他出去玩,就说好,如果不想,就拉黑他——有那么难办吗?”

“你真是个没有心的机器人,披集。”萨拉嘟囔道,承吉一把按住披集的脸,把他推向了另一边,阻止了他们继续斗嘴。

“谢了,亲爱的。”萨拉感激地说道,这时,她身旁的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你知道,他这种就是典型的'感情障碍',”坐在萨拉左手边的红发女孩明智地说道,“非常经典,吃巧克力卷吗?”

萨拉发现自己马上就对她产生了亲近感,无视了披集大喊“你在说什么?”,她接过了巧克力卷,并且分给了其他人一些——刚好忘了披集。“萨拉克里斯皮诺。”她说道,“这是光虹、承吉还有披集。”

“我叫米拉芭比切娃。”红发姑娘答道,“我来猜猜——坐中间的是你的男朋友,青梅竹马?”

披集凑到了承吉耳边。“恭喜你,”他低声说道,“你女朋友刚找到了一个跟她一样漂亮的闺蜜——你有的受了。”

从承吉的表情来看,如果有谁的好朋友会让自己的恋情变得棘手,那也只能是自己的,但披集马上又说道:“如果你们俩分手了,你说她俩会交往吗?”

承吉翻了个白眼,“那如果我俩分手了,你会跟我交往吗?”

“我受宠若惊了,”披集说,“你跟我穿情侣服会超级惹人爱的。”

这时灯光忽然完全调暗了,观众席位也随着它安静了下来。

帷幕缓慢的向两侧展开。表演要开始了。





-PM 20:00

-蓝鸦镇外一公里 134号公路



路易史密斯警官烦躁地把窗户降下了一点小缝,风夹裹着冰凉的雨水拍打进来,坐在驾驶座上的史密斯太太惊叫起来。

“路易!亲爱的,把窗户关上,你会着凉的。”而且我的发髻也会乱掉——她心里补充了一句,但并没有说出来。史密斯先生瞥了她一眼。

“我们赶不上了,查莉,”他用一种死气沉沉地调子说道,“你不用再为了保护头发而坐得笔直了——我们迟到了。”

“别这么说,”史密斯太太说道,其实她心中也感到非常焦灼,这些票她费了大功夫才弄到手,它们在因特网上卖的贵得要死,“我确定我们只会错过一点儿。”

史密斯先生垂了一下方向盘。他暴躁地按了几声喇叭,但是车子在长龙里一动不动,前方像是在限行。

“我就知道咱们不该来,”史密斯先生抱怨道,“我们应该呆在家里,读那些卷宗……”

“哦老天,求你别提该死的卷宗了路易!”史密斯太太叫起来,“你没可能单枪匹马抓到杀人狂的,放下那个愚蠢的念头吧!”

史密斯先生压抑着挫败感,长出了一口气。

“是的,你是对的,”最后,他败下阵来,“我不应该那么说——让我们——让我们好好享受休假吧。”

话虽如此,但车队并没有加速的趋势。



-PM 20:01

-蓝鸦镇警察局



“我跟你们说过一百次了,”托马斯迪克说道,他的双手被铐在暖气片上,他不得不冒着腰蹲着,才能避免手腕的摩擦,“他们有权色交易,去查一下就知道了,那个叫胜生勇利的家伙——他靠不正当的手段……”

“我也告诉过你一百次了,哥们儿,”巡逻警员巴迪司特里奇回答道,这样下雨的夜里,即使警察局里也死气沉沉的,他双脚跷在桌上,翻阅着一本叫《胸胸来袭》的桃色杂志,“我们不在乎那个——在这里呆一会儿,时间到了你就能回家了。”

“如果你问我,”他的搭档,威尔贝斯警探说道,“我个人认为现在你就可以走了,最好大闹一场,给那个盛气凌人的跳舞的婊子一点儿颜色尝尝——你应该听听她的口气,巴迪,她说话的时候你会以为她的马桶都是金子做的。”

他们开始大声且刻薄地数落伊丽莎白杨,其中巴迪贡献了不少奇思妙想的比喻,威尔最喜欢的是有关驴子的那一个。





-PM 20:05

-蓝鸦大剧院 后台 帷幕左侧



维克托深吸了一口气。他身上穿着中世纪风的衬衫和紧腿裤子,胸口还有繁复的领花,他感觉有点儿不自在。

他注视着舞台上雕塑般凝固的群舞演员们,等待着。

“你紧张吗?”JJ在他身旁问道,“八年来第一次?”

维克托侧过脸来看了他一眼。“现在说这个好像有点太晚了。”他说道,JJ咧开嘴笑了一下。

“能看到伟大的维克托紧张,这永远是不能错过的啊。”

他们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直到帷幕内外的声音都静了下去,像是来到了某个临界点,音响发出了第一个跳跃的音符,大幕像两旁拉开,台上灯光亮了起来。

“到你了。”JJ说,“最后问一句,如果我和杨结婚,你有可能当证婚人吗?这能蹭加我成功的几率——”他注意到维克托的表情,又改口道:“或者不那么自私,等完事儿之后再商量也行。”

他拍了拍维克托的后背,转身退开了。维克托深吸了一口气。

他踏上了舞台。



评论(42)

热度(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