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六十九)




胜生勇利加入舞团训练的第五天,杨冲着他和维克托发了一通脾气。

“为什么没精打采的?”她怒气冲冲地喊道,双手叉着腰,熟悉她的人——JJ和健次郎,在她吸起第一口气说“我要说两句,维克托和勇利你们过来”的时候就躲得不见了踪影。“请问,”她用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食指戳着勇利的胸口,“请问你是在在扮演孤女安妮吗?不是?那为什么不拿出点精神头来?”勇利被她训得不敢动弹,生怕更进一步地激怒她。

维克托打了个哈欠,他把身体插进了两人之间,挡住了杨的指戳,“别这样说嘛,”他说道,“我们——我们很——啊……”他又打了个哈欠,严重睡意朦胧,后脑勺上还可笑的竖着好几撮头发,看起来就好像把脑袋靠在一块坚硬的平板上过了一夜似的。“我们很努力了——对不对,勇利?”

“对不起。”勇利赶紧说,努力把哈欠憋回去,眼睛瞪得大大的,“我会——我会——啊——”他还是没能忍住漏了一个哈欠,杨气愤地瞪着他们俩,就像一个七年级的英文老师看见学生把“海明威”写成了“凯明威”——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JJ!”她尖叫起来,“你来——说两句!你——你他妈躲在窗帘后面干嘛?”

JJ努力和窗帘融为一体的试图失败了,他的脸战战兢兢地出现在窗帘后面,手还不愿意放弃的紧抓着窗帘。

“嘿——亲爱的——今儿吹的什么风,你的脸——它太漂亮了……”

杨看上去更生气了,JJ赶紧板起脸来,严厉地说道:“这太不像话了,朋友们,太不像话了!勇利,你我还能理解,但是维克托?你可是个老师啊!你俩昨晚干嘛了——不,等一下,还是不要告诉我了。太私密了。”

勇利和维克托心中都充满了无奈,如果不是他们俩哈欠连天妨碍了说话,他们肯定会给予最坚定的反驳。但由于他们都顾不上说话,只一个劲儿的打哈欠、擦去眼角的泪水,克里斯只好代为回答道:“他们从五点开始看《星球大战》,一直看到七点,当我去叫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看《帝国反击战》——我更正一下,”他又说道,“维克托在看帝国反击战,勇利在假装自己是尤达。”

“我没——”勇利马上反驳道,“我只是把床单披在身上保暖。”

“对,保暖,”克里斯说,“我相信那两根应急手电也不是拿来假装光剑的。你几岁了?”

勇利还想说点什么,杨开口了。

“就为了这?”她咆哮起来,“就为了看《星球大战》?”

此话一出,勇利和JJ不约而同地朝她喊叫起来。

“喔哦女人!”JJ说道,“注意你的态度,你在对电影史上无可比拟的杰作不敬——没关系,我知道你是无心的,下次别犯了。”

但杨不领情。

“《星球大战》很蠢,”她冷冷地说,“我个人更喜欢《星际迷航》。”

“谢谢!”维克托大声说道,“我也是那么说的。”JJ和勇利更加错愕了,从他们俩脸上能读到快要抓狂的内心世界,他们四个彼此看着,两两觉得对方不可理喻。

“呃,这很重要吗?”克里斯插嘴道,“不就是电影吗?”

正在狠狠瞪着彼此的四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可别说你以为《星际迷航》只是电影!”杨尖声说道。

“没错,”JJ挖苦道,“没人在乎《星际迷航》电影——莱纳德尼莫伊还能算有特点,扎克瑞坤图就是纯粹辣眼睛——为什么非得齐刘海?”

“你收回去。”杨凶狠地说,看上去随时能扑上去挠JJ一脸伤口,勇利赶紧小心地朝她的方向垮了一步——如果她想进攻,他能从这个角度一把抓住她。

“我拒绝。”JJ说,“《星际迷航》?——连好看都不算。你觉得它好看是因为你拒绝接受真正的杰作。”

“哦我拒绝?”杨说,“我拒绝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它很蠢——维克托,帮我说两句!”

一时间,三双眼睛聚焦在了维克托身上,亮得像一排探照灯——勇利也在其中,一脸隐隐的期待——维克托讨厌让勇利失望,但唯独这件事,反驳勇利,然后看他气呼呼地捍卫《星球大战》这件事,在他看来有趣极了。

“呃,我刚看到第二部,”维克托说道,“你要我说的话——这电影有很多没有意义的东西啊。”

JJ和勇利惊得头发头要竖起来了,维克托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他继续说道:“好吧,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伊沃克人*。”

JJ脸色铁青,“他们——有什么不对吗?”

维克托得拼命忍着才能不笑出声来,勇利脸上的表情太可爱了。

“它是——它是熊啊。”维克托真诚地说,“我是说,一头熊出现在电影里,如果它甚至都不可爱,那还有什么意义?”

“为了表现物种多样。”勇利说,JJ给他帮腔似的点了点头,捶了捶他的胸口,把勇利捶得倒退了两步,他们俩忽然之间结成了生死联盟。“再说谁说伊沃克人不可爱?”

他们俩气呼呼地看着维克托,就好像两只回到家发现窝被踩塌了的小鸭子,嘎嘎直叫。

“伊沃克都不可爱,那你还能觉得什么可爱?”JJ问道,“你的心死了。”

维克托没有接茬,此时此刻,他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勇利最可爱,他笑起来。他一笑,勇利就像是被传染了似的,尽管眼睛还瞪得大大的,但嘴角也跟着翘了起来,他们俩看着彼此,进入了一种谁也理解不了、呵呵傻乐的状态。克里斯呻吟了一声。

“好了,我们都承认《辛普森一家》才是真正的经典,行了吧?健次郎,你怎么看?”

一直缩在墙角假装自己不存在的健次郎猛地被点名,吓了一跳。他茫然地抬起头,“呃——我喜欢《高达OO》。”他小声说道。

四个争论不休的人停下,注视着他,他们彼此看看,这一次,连杨和JJ也笑了。

“天哪,我们好老……”杨呻吟道,“我简直不敢相信……”

“代表你自己吧,”JJ说,“我觉得自己可年轻了,跟青少年一样精神。”

“你每天晚上十一点睡,早上五点就起来在酒店里晃荡,你的膀胱至少有七十岁。”

JJ的脸涨红了。

“那是在锻炼!”他大声说道,转身朝门外风风火火地走去,“我要走了!没有时间跟你们浪费,哥可是男主角。”

他高傲地走掉了。

“好吧,”维克托说,“看来我也该走了——好好训练。”他说完,揉了一把勇利的头发,他走到门口时,被杨叫住了。

“告诉JJ从今天下午开始勇利也要参与集体排练,在大排练室。”她叮嘱道,勇利猛地抬起头来,他还沉浸在和维克托斗嘴的欢快中,这下忽然被惊醒了,他们俩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了,勇利忽然意识到已经——已经过去了五天了,距离他上场表演,只剩两天了。

“我会的。”维克托说道,他的眼睛看向的人却是勇利,他微笑了一下。像是从这个微笑里汲取了力量一样,勇利马上甩开了心理上的负担,回给维克托一个微笑。

还有两天。





这天下午的集体排练成果出奇的好,像是因为《星球大战》建立起了某种亲密的联结一样,勇利发现他和JJ之间变得开始合拍了,像一个齿轮终于被安放到了正确的位置,他感觉自己在表演中不再是发出“嘎吱嘎吱”怪声、因为不合群而引人注目的一个了,他开始真正“属于“这个集体,在自己的位置上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这一切都太幸福、太美好,以至于快得一眨眼,天幕就黑了下去,他已经浑身酸疼地坐在了车里,克里斯坐在驾驶座上。尽管已经离开了排练室,但他的心仿佛还留在那儿,还在因为高速的旋转和跑跳而晕眩、起伏。

维克托正站在那儿和杨说话。

“今晚什么安排?”她问道,因为排练顺利,心情也好极了,“时间还早,一起去喝一杯?”

“不了。”维克托摇了摇头,得意的表情浮上了脸,他开心地宣布道:“我们打算把剩下的《星球大战》看完——天它有七部呢!不敢相信他们到现在还在拍这玩意儿。”

“嘿!”勇利叫起来,尽管他很累了,但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关注着维克托的每一句话。维克托听见他的抗议,冲杨眨了眨眼。

“我谷歌了,”他充满神秘感地说,声音压得低低的,刚好能让勇利听不见,“整整二十七条穿帮镜头,准备挨个指给他看。”

“哦——”杨捂住胸口,故意发出甜蜜的声音,她翻了个白眼,挖苦道:“真浪漫,他有你真幸运。”

维克托冲她假笑了一下,打了响指,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晚安,丽兹。”他说道,“祝你今夜愉快——毕竟早上五点就起床盯梢JJ很不容易。”

趁杨还没有发作,他赶紧钻进车子,克里斯不用他催促第二遍,就发动了车子,飞快地开出了杨的攻击范围。



还有两天。





*没看过SW的朋友搜一下伊沃克人就知道了,基本是一种审美的分水岭……喜欢的就觉得很可爱,不喜欢的就觉得丑绝……

评论(52)

热度(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