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五十七)

*我翻篇儿了,大家也翻篇儿吧,不要提不愉快的事了。






“他们去了很久了。”维克托说道,双手插在兜里,左脚朝前,脚跟点在地上左右旋转着,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无聊的十四岁男孩,站在某个啦啦队队员的窗台底下等着她的出现。他焦躁地抓了抓头发。“需要那么久吗?”

“安啦。”杨说,“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况且,”她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才过去不到六分钟……”

“六分半。”JJ说,他开始享用没有人动过的咖啡和肉桂卷,“你这样说会显得维克托很不淡定似的。”

几个朋友嘿嘿嘿地笑起来。维克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克里斯笑够了,正色道:“我为维克托说两句,”维克托神情冷漠,JJ和杨难得看到他无话可说,忍不住又笑起来,“我说两句,这两个人这一路走来,每天都有人想逃跑并且付诸行动,就咱们说话的空档,搞不好勇利已经走到小镇边缘了。”他话音刚落,维克托脸色就是一变,三人看着他眉心逐渐聚拢,都是大为惊奇。“放心啦!”杨安慰道,“剧场是环形的走廊,要从正门出去就必须经过咖啡厅,但是——等一下——”她露出冥思苦想的表情,“如果他们走消防通道……我开玩笑的啦!”发现维克托真的有了朝外走的趋势,她赶紧加上一句。

维克托看着她,深吸了口气,抱起了胳膊。他又恢复了那副无聊的、急不可耐的样子。

又过了一会儿,克里斯可以以他行李里所有的四角内裤——也就是一条——起誓,至多过去了一分半钟,维克托就又问道:“那个小孩,他靠谱吗?”

“谁,小南?”杨说,“再靠谱也没有了,你绝对可以放心——如果胜生勇利变成僵尸,南健次郎会把自己串上签子做成BBQ给他吃。”正在吃肉桂卷的JJ被她恶心得放下了点心。

“恶心。”他嘟囔道,“没有点不那么倒胃口的比喻吗?”

杨朝他摊开手,舒心地笑了。“这是为你把我的冰箱贴收藏送给你的女粉丝。”她说道,抛了个媚眼,“祝你有个好胃口亲爱的。”

JJ看起来快要发怒了,他把肉桂卷的包装纸揉搓的哗啦啦作响,指节发白,“我就知道你还在记恨那件事!”他嚷嚷道,“我说过很多遍了她父母离婚了、家里养了十年的金丝雀也忽然死了……”克里斯听了这话,笑声从嘴角噗嗤地泄漏出来,就连维克托,他发现如果不是勇利离开了他的视线让他有点无心其他,他也是觉得很有趣的。

“说得跟真的一样。”杨嘟囔道,但她很快就振作了起来,并且对维克托说道:“你完全可以信任小南,他也是知情人的一员——这种人即使在舞团里也就这么几个。”

“从我告诉他'咱们要去为胜生勇利圆儿时梦想'那天起,”JJ说,“他每天都哭着入睡。”

“小南超——喜欢勇利的。”杨说,“离需要限制令只有一个脚趾头那种喜欢。”

“好吧,”维克托说,“现在我完全开始朝另一个方向担心了。”他开始努力回忆那个小矮个儿的年轻人,当他看向勇利时,眼里确实闪着金光。“他是怎么知道勇利的?”







“我看过你的表演。”在他们离开了咖啡厅,安静地、沉默地、甚至可以说尴尬地走了五分钟之后,南健次郎忽然说道,勇利的脸皮已经开始能承受有人提起那些视频了,他只是在心里颤抖了一下。

“那不算演出。”他含糊地说道,“我不知道有人在拍……而且我喝多了。”

健次郎瞪大了双眼,“他们让你喝酒?”他惊愕地说,“他们允许未成年喝酒上台表演?”

好吧,这也是习惯了的。“我二十三了。”勇利说,“不管外表看上去几岁……”但是健次郎摇起头来。

“不不不,不是的!”他很认真地说,“我不是从那些视频里认识你的!我说的是《罗恩格林》!”

听了这话,迟来的红潮终于爬上了勇利的脸颊,他开始喘不上来气了。

“我的天啊。”他呻吟了一声。“我的天啊。”

这太可怕了,那时他十五岁,长谷津适逢建立一百五十周年,于是特意组织了这一场演出,实际上,《罗恩格林》是勇利此生作为主演参与过的唯一一场正式芭蕾舞表演,如果维克托还在,他必定是当之无愧的主演,但他那时已经去上大学了,于是不知怎么的,勇利就从十多个跟他一般大、聪明漂亮得多的男孩手中得到了这个角色——有点像今天,也是同样的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得到了这个角色,一切都不真实得像做梦一样。

这让他非常的良心不安——如果不能确定一样东西的来历,就最好别去碰它。父亲小时候经常这样教育勇利姐弟。

他有时疑心美奈子小姐之所以会选中他是因为他看起来比其他人更刻苦,他花几户比别人多两倍的时间在舞蹈教室——主要是为了躲避维克托打来的电话,母亲非常喜欢维克托,把他当成第二个儿子,她绝不会允许勇利在家而拒绝接听电话。既然都已经在舞蹈教室,那就索性练习,跳舞能让他短暂的忘记那些恼人的烦心事,忘记维克托包裹着蜜糖的临别通牒,忘记他已经走到了勇利看不见甚至追不到的地方,忘记他可能正在愉快的享受大学生活并且可能遇到了一个甜美的情人,以及他自己,十五岁的、个子不高、五官也不出众、平平常常的自己。

这种可能的误会导致的青睐加深了他的自我怀疑,每当他在众人面前穿过舞蹈教室的走廊,他总会有种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困顿和羞耻感。这不是我应得的东西,他心中某处会响起这样的声音,就好像他没有把一样东西立为目标,就没有资格得到它。尽管只表演过一场,但《罗恩格林》也被他同样视为了禁忌。

现在忽然被人提起——而且还是一个和他那时差不多大、却已经在舞团里担任男二号的青少年口中——这让他仿佛又回到了那条走廊里,男孩们俯视着他,这个矮小的主演,窃窃私语着,他们一直将他视作维克托的附庸,不能忍受他居然成为了众星拱月的焦点。他们的嫉恨甚至让勇利觉得良心稍安。

“你……怎么可能?”勇利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趁着功夫健次郎已经领着他在化妆间和休息室转了一圈,“你那时候多大?”

“九岁。”健次郎骄傲地说,“我外公是长谷津人,他经营一家农场——我们每年都要去那儿过复活节。”然后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偷偷跑到美奈子小姐的教室看他们上课,并且一下子就记住了同样是亚洲面孔的勇利,然后又在舞台上看到了他的故事,勇利听得耳朵都要滴血了,健次郎的溢美之词仿佛说得是另一个人。他绝不是“教室里最挺拔的一个”,也不可能有“在舞台上被人一见难忘的魅力”,这是不可能的嘛!他就是胜生勇利,一个普通的、随处可见的人,绝不是健次郎口里那个崭露头角的年轻舞者,绝不。

也许健次郎把自己和某个别的主演记混了。在他受伤之后,这个角色就理所应当地归了别人。

这让他感觉更加不自在——健次郎说他从那时起一直喜欢他直到今天,这仿佛是偷来的荣誉,让他不知所措。

健次郎像是没有察觉他的烦恼,依旧不停地倾诉着自己的崇拜之情。就在他讲到自己如何寻找画质清晰地youtube视频,又如何自己制作海报(并且引起了勇利一阵鸡皮疙瘩)时,他被粗鲁地打断了。一个人不知道从哪个房间走出来,从他们中间挤了过去,并且在勇利肩膀上狠狠地撞了一下。

“嘿!”健次郎叫起来,他长得很矮小,但脾气并不小,还是很有几分年纪轻轻就被著名舞团看中的气势的,“长点儿眼睛!”

对方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勇利发现——他是那个模仿维克托的家伙。他的目光在勇利和健次郎脸上挨个转了一圈。

“抱歉,“他轻蔑地说,他真实的嗓音和维克托一点也不像,他听上去不柔和,而且非常无礼,“没看到你们两个小妞。”

“你!”健次郎跳了起来,“想挨揍吗?”

但“汤姆”回给他的只有轻蔑的笑。“你跟贾科梅蒂睡了多久他才愿意把角色给你?”他突然转向勇利,咄咄逼人地问道,他上下打量着勇利,仿佛在看脱衣舞俱乐部门口的舞女海报,“我打赌你一定会一些'把戏',”他说道,“所以他才把角色给了你一个……业余者!”

“我……”勇利张了张嘴巴,他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却忽然发现声带失去了震动的余地,这时他身旁的健次郎尖叫了一声,一头扎向了“汤姆”,他狠狠地在“汤姆”肚子上来了个头槌。

“收回去!”他尖叫道,“你收回去!”

健次郎看上去气坏了,“汤姆”被他顶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刚被一个矮大半头的孩子给撂倒了。他迅速的爬了起来,一脸的凶恶。“来啊,把人都叫来!”他说道,“让大家都看看你们是怎么开后门的,贾科梅蒂那个——”健次郎看上去气愤得无以复加,但勇利还要先他一步——“砰”!“汤姆”的屁股再一次亲吻了地板,他捂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面前的黑发青年。

“你——”他的脸肿得老高,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一拳的效果,勇利甩了甩发麻的手指,冷冷地看着他。

“克里斯是我朋友。”勇利说道,听上去很阴沉,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一股突如其来的、无处发泄的怒气用上了心头,就在“汤姆”指责他靠身体交易得到角色之后,“你说话最好当心点。”他的手指骨节隐隐作痛,他把手背到了身后——他偶尔跟着承吉上过几次跆拳道课,尽管他自己对散打和自由搏击更有兴趣,但李承吉却判定他没有一个格斗士应有的体格,见鬼,也许他是对的,勇利的手像断了似的疼。

“汤姆”畏惧地看着他。那股令人讨厌的装腔作势终于从他脸上消失了。

“你……你……”他颤抖着说道,嘴唇也肿了一半,勇利不再理他,转身招呼健次郎离开。

“你最好换个发色。”他忽然说道,“下次让我看见你——”他回忆着维克托吓唬人的样子,尽量睁大眼睛而不眨一下,“我就都给你剃了。”

“汤姆”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勇利转身和健次郎一起离开了。

“那真是太酷了!”一走到别人听不见的地方,健次郎就叫道,“天啊你太厉害了吧!”

“这……没什么。”勇利说,维克托比我厉害多了。他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他能……他就没有不能的事情。这让他心里忽然又被扎了一下,他发现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这样想过了。

他花了一整天,去假装恨维克托,他差一点把自己都说服了,以为自己真的对维克托感到无以复加的愤怒和失望,但是当一天结束,他发现自己依旧是那个胜生勇利,他遥望着维克托,就好像一个天文爱好者望着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当他想起它,胸口就有暖意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无论维克托做了什么。

于是这让他心中的另一个念头加倍的折磨起人来。

健次朗还在喋喋不休着。

“你不用理他,”他说,“这样的人总有,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结果不是,就觉得别人都是靠……靠那什么,你别理他。你用不着做那种事也会入选。”

他们回到了咖啡厅,JJ、杨、克里斯和维克托像他们离开时那样在原地等待着,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肉桂卷,维克托几户一口也没动过。

“勇利。”他看到勇利走进来,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他迎上来,张开手像是想给勇利一个拥抱,但勇利躲开了。

“我有事想问你。”他低声说道,维克托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放下了被冷落的怀抱——时至今日,他已经习惯了。

但就在这时,杨拍了拍手。

“好了,人都齐了,咱们去吃饭吧!”她说道,“我饿死了——我现在现在能把小南吃了。”

“做成BBQ吗?”JJ说,他们俩爆发了一阵谁也摸不着头脑的哈哈大笑。随后人群涌上来,克里斯硬挤进维克托和勇利之间,一手搂住了一人的肩膀。

“我希望你们饿了,”他说道,“这可真是个漫长的上午啊!”





评论(50)

热度(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