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五十六)





维克托的目光在杨、JJ和克里斯脸上挨个盘旋了一圈,带着捉摸不透的表情。

“啊?”JJ第一个开口,“我觉得我表现得挺好的呀,他一点儿没起疑!”

“我也觉得他没发现什么问题,”杨说道,“他是不是有点儿……傻?”

维克托看着她,瘪了瘪嘴。他正要张口说些什么,克里斯插嘴道:“他绝对不傻,你多跟他呆几天就知道了,他只是把维克托说的每一个字都当真。”JJ和杨不由得换了一副同情的表情。

“哦,这傻孩子。”杨说,“我为他感到抱歉。”

“别了——先为你自己抱歉吧。”维克托没好气地说,他还在为杨在面试前差点说漏嘴心惊——她差点把所有计划毁于一旦。察觉到他的目光,杨心虚地摆弄了一下发尾。

“不知道你在抱怨什么!”JJ插嘴道,“我们又不是专业演员!”即使他是专业演员,维克托感觉他也不能比此刻对自己的表现感到更满意了,于是他——同往常一样——忽略了JJ,转向了杨。

“克里斯?”他说道,朝克里斯的方向偏了偏头,“你怎么想的?”

“嘿我还站在这儿呢!“克里斯叫起来,但没人理会他。

“我们的执行导演撂挑子了,”杨解释道,“上个星期她没打一声招呼就回纽约了。”JJ在一旁冷笑了一声。

“鬼鬼祟祟地想知道节目的编舞是谁。”他说道,“发现从我们嘴里打听不到对她有利的信息就脚底抹油溜了。”

杨半是谴责半是赞同地看了他一眼,但她说道:“……就像我说的,她走了,这也不能怪她,个人选择,我们不能强求,所以我就发布了一个招聘启示。”

维克托感觉自己额头上那根刚平息的青筋又开始突突跳了。

“招聘启示。”他说道,“这是我人生里最重要的事,你就发了个'招聘启示'?而且,”他瞥了一眼克里斯,“就找来了这货?”

“嘿!我是透明的还是怎么着?哈喽?”克里斯说道,但是对话着的两人依旧没有理会他,JJ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克里斯有什么不好?”杨反问,“你们都认识那么久了,他也很有经验。”

“对呀,”克里斯忽然抓住了机会,把身子横插进了两人中间,“我有什么不好?你说说看。”但是不等维克托张嘴列出他的不靠谱之处,他又马上说起了似乎是另一个话题:“所以我可不可以这么推断:所谓的'传奇级编舞'就是你?这一切——旅行、莉莉娅、甚至他们,”他在杨和JJ头顶划了个大圈,“全都是你安排的?”维克托点了点头,克里斯发出了一声真心实意的赞叹,“哇哦——厉害,你策划了多久?”

“差不多两年。”维克托说,“要把这么多人的时间协调起来可不容易。”

杨佐证般地点了点头,“维克托联系我们的时候,舞团的演出计划已经安排到今年四月了。”她说,“我和JJ,还有雷奥,我们都很乐意帮忙,但已经计划好的演出不能说不做就不做,所以拖拖拉拉,再加上他自己也要上课,时间也要协调——于是就拖到了现在。”

“两年。”克里斯说,“两年!”他忽然把脸一拉,开始了慷慨激昂地演讲:“两年啊!你都没有考虑过你的老朋友克里斯吗?你难道就从没想过我的加入能让你的计划添色多少?”他痛心疾首,用手指戳着维克托的胸口,“想想我能给你带来多少资源!”

“然而我们现在站在这儿,万事俱备。”维克托平静地说,“没你在好想也没缺什么啊?”

克里斯捂住心口,眉毛纠缠在了一起,他痛苦地倒退了一步。

“伤心!”他叫道,“真正意义的,伤心!”他挥舞着拳头,“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觉得非要把我排在外头?”

“你没什么,”维克托说道,“你只是有点儿……大嘴巴。”

“我那时候跟胜生勇利都不认识呢!”克里斯说,“我去哪大嘴巴,难道要我挨家挨户的敲响学生公寓的门,然后说'嗨,你好,请问你是那个让维克托魂牵梦绕、而且还因为他断了一条腿、从此告别而是梦想的倒霉鬼吗?'”他停下滔滔不绝的抱怨,发现三个朋友——包括JJ——都抱着胳膊,一言不发地打量着——审视着——他。“怎么了?”

“呃,亲爱的,”杨说,“你知道,你这个人……你真的很喜欢刷推特。”

“在我告诉了你这一切之后,你确定你现在没有马上把这一切发到推特上的冲动吗?”维克托问道,虽然是问句,但答案在几个朋友心中都是明摆着的了,克里斯张了两下嘴巴,最后气鼓鼓地闭上了。

“好吧。”他说道,“我'也许''某些时候'泄露过一些秘密。”但他马上又得意起来:“但那又怎么样,天意助我,我听说杨需要一个执行导演,她的团队正在采用某个传奇人物的编导的消息又传的满城风雨,两者相加,当当!我就来了!”

维克托无奈地看着他。“是啊,你就来了。”他说道,还和我的勇利一见如故,他和你说的话比我都多——但这是不会被维克托说出口的。当勇利说想跟米拉当面告别时,他曾经感到嫉妒,但现在他已经意识到就连嫉妒的资格他也是不具备的。

克里斯看上去得以非凡,像是为自己终于摆了维克托一道感到心满意足,他继而问道:“所以你们——”他指杨和JJ,“你们真的在这里假戏真做地表演了两个多星期?就为了等他?”

“当然真的,”杨说道,“'著名舞蹈演员突发奇想回馈家乡'或许是假的,但传奇人物编舞可是真的啊,干嘛不演?而且观众的评价一传十十传百,有不少人专门请假来呢,那些刻薄的评论家也忽然一致好评——老实说我看到新闻的时候还以为是愚人节玩笑搞错了日子呢——《传奇编舞再现神话,伊丽莎白杨终于带着她骄傲自大的舞团走上了巅峰》。”她闭上眼,陶醉地吸了一口气,仿佛眼前有一次出现了白纸黑字的印刷体一样。JJ补充道:“如果你想看报道的话,丽兹那儿有一大本,哦我当然知道你做了剪报本,”他发现杨惊愕的表情不耐烦地摆了一下手,“有什么事能逃过我这双眼睛?我可是——伟大的JJ!”

他说着,自吹自擂地摆起招牌动作来,其余的三人都主动忽视了他。

“所以评价还不错?”克里斯说,在维克托肩膀上锤了一下,“你不错嘛!不愧是离开了也能把圈子搅得血雨腥风的男人,现在票卖的怎么样了?”最后这句是问杨的。

“一票难求。”杨说道,“老实讲这不是我的本意,现在'代替'雷奥的是小南——你们都见过他了,还没发育完呢,体力也有点跟不上,效果差强人意,早知道就让雷奥多跳两场了——这节目真的超赞,嘿维克托,你介不介意我……”

“你可以把它带到任何你想要的地方去演出。”维克托说道,“我不介意。”

“谢谢,你人太好了,”杨说道,“但我其实是想说,你介不介意多帮我们做几次编舞呢?”她露出了做梦的表情,“啊,想想吧,到时候会是什么场面!再也没人能和我们竞争了——”

维克托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你很有梦想。”他只能这样说。杨对他假笑了一下。

“但这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她说道,“你知道等到你的男孩登场的时候会有多少双眼睛在看吗?——五百。整整五百人,可能还有他们不知道藏在哪的隐形摄像头。也就是说,可能会有几万,几十万人在等着看他表演,而他——”她停住了,像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词汇。

“他不错的。”JJ说,“基本功很扎实,感情也充沛,只是耐力差一些——但整个节目是维克托专门为他打造的,他可以得到充分的缓冲和休息。”杨冲他扬起了一条眉毛,克里斯吹了个口哨。

“你是在夸奖他吗?”他说道,“可我记得他进门之前你还在抱怨要跟业余人士搭档——”

JJ大声咳嗽起来。

“那有什么,”杨为他轻巧地解了围,“谁说人是一成不变的?老实说,我本来也抱着差不多的想法——没有别的意思,维克托——我是说,你说他很多年没有跳舞了,而且又受过伤……我真的以为他只是普通的业余水平,我还纳闷你为什么……但我现在真的全明白了,你知道?当他跳舞的时候……答案就在那儿呢。”

她说着,下意识地摸了摸眼角,仿佛感觉那里还有点红肿似的。

维克托笑了笑。“没有人,”他骄傲地说,“没有人会不喜欢他跳舞的样子。我知道这一点才会这样安排。”那是他心底珍藏的宝贝,他花了那么多心思要让每个人看到,可是现在当勇利真的得到了更多的肯定时,他又忽然有点舍不得了。

他连忙将那点私心驱散了。

“但你确定要让他八年来第一次的公开亮相就要在五百个陌生人眼皮底下吗?我是说——他很棒,但是他毕竟没有经验,而五百人或许在你眼里只是指甲盖那么小的一撮人,可是却足够把一个新手吓疯了。”杨说,看上去很认真地担忧着,“你确定你不想……我不知道,或许'安排'一些观众?我想我可以做点什么。”

维克托冲她笑微笑,但是摇了摇头。“不需要,”他很坚定地说,“我的勇利——勇利他不会让任何人失望,我向你保证。”他想了想,杨看上去还是非常希望他改变主意,于是他又说道:“你不明白,他——这本来都该属于他的。”

“真正的观众,隆重的舞台,掌声和鲜花——这本该都是属于他的。”维克托说,尽管微笑着,眼里却有着无法消散的惆怅,他望着咖啡厅墙壁上贴着的海报,JJ和雷奥的脸在上面闪闪发亮——勇利也该在那儿的。“所以我要让他拥有全部。”

“——因为他值得最好的。”

评论(101)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