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五十三)


从维克托的瞳孔里,勇利可以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影子——一脸呆滞,嘴巴张得大大的,看上去就像那些动物园里被要求“表演个节目”的猩猩。

“什——什么?”他结结巴巴地问道,“你说什么?”维克托搭着他的肩膀,脸上那个熟悉的兴致高昂的微笑加深了,勇利看着他,就好像忽然不认识他了似的——不,如果说忽然有谁不认识人了,那也该是维克托才对。

他忘了勇利的……问题了吗。

“我说,你该去参加面试。”维克托居然又好心地解释了一遍,他用另一只手指着海报,勒鲁瓦和和伊格莱西亚的笑容闪闪发亮,作为背景和维克托组成了非常和谐的画面——他们是一个世界的,而勇利属于另一个世界。

“我——”勇利求救般地朝克里斯投去一瞥,发现后者正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他更加慌乱了,一把甩开了维克托的胳膊,“你疯啦!”他叫起来,几乎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维克托面带微笑地摊开手,耸了耸肩膀。

“为什么不?”他说道,“你跟伊格莱西亚身材差不多。”

勇利瞪着他,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听听他说的,这叫什么话!就好像“身材”是一个舞蹈团选取演员的唯一标准似的,维克托和他都应该知道还有比那多得多的标准:比如健全完好的双腿。

“我……”勇利涨红了脸,“你知道的!”他叫起来,开始疑心这是一个特别没轻没重的玩笑,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有点太残酷了。就在他瞪着维克托,等待解释的当口,克里斯忽然插嘴道:“那个啊,这可能不是我该管的事……”

“那你就别管。”维克托出乎意料的严厉地说道,把勇利吓了一跳。维克托这是怎么了?一秒以前他还冲勇利微笑着。

克里斯响亮地咂了一下嘴,没把维克托的警告当一回事。“我觉得啊,”他说道,“去参加一下也没什么坏处嘛,对不对。”

勇利惊讶地张开嘴,感觉下巴掉到了地上。

“你也——”他感到了荒唐,这肯定是这两个好朋友商量好了在捉弄自己,他断定。“别闹了!”他厉声说道,对人们拿此事玩笑感到了难过,尽管知道不应如此——事情已经过去了八年,难道不是他自己一直在告诉维克托他已经走出来了吗?而每个人都知道如果你不能笑着面对一件事,就说明你还没有放下它。

他说着一套,做着却是另一套呢。勇利说不出话来了。

“我有我的理由,”维克托说道,像是对克里斯的插嘴感到不高兴一般瞪了他一眼,“这是一个好办法,与舞团的人拉近关系,也许能更快地打听到莉莉娅的消息。”

“那也不需要……”勇利含糊地说了一句,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不对呀!”他说道,“那个女导演,杨什么的,她不是你们的朋友吗?”

维克托和克里斯对视了一眼。

“是这样没错……”维克托说,“但跟莉莉娅更亲近的是她的前男友勒鲁瓦啊——我跟他没什么交情。”发现勇利把目光转向自己,克里斯赶紧说:“我也是,跟他——不熟,对,就是那样,而且杨这两年一直在巴黎,有多久没见她了,十多个月了吧?”维克托点了点头,克里斯受到鼓舞般地说道:“你可不能忽然之间就跑到一个人面前,问她能不能告诉你她前男友的隐居多年的恩师的居住地址啊!对不对?”

勇利一时语塞了,克里斯说得像是很在理似的,可就是哪里似乎不对,但维克托没给他更多的时间思考又说道:“而且我们的目的也不是入选——只是想跟他们套个近乎罢了,他们肯定一整天都在面试新人和排练,你只要走过去,把你的真实目的告诉他们,并且尽量显得真诚就行了——她会喜欢你的。”

“她喜欢我,又怎么样呢?”勇利说道,感觉彻底糊涂了,他们俩都那么高,笑起来一个比一个灿烂,把他的脑子完全闪懵了,直觉上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但维克托就像一个粉刷匠,把所有不对劲的地方都厚厚地粉饰了下去。

“她喜欢你,觉得你很可爱,就会愿意帮你这个小忙了。”他说道,“我和克里斯——她眼里我们就是两根老油条,而你……”

“而你却是一棵鲜活的小树苗,”克里斯说,“还开着小嫩芽呢。”维克托听罢此言又皱起了眉头,但克里斯假装没看见的样子。

他们俩一起看着勇利,充满了说服力,任何人被这样盯着,都会软化的。

“我……我想我可以……”勇利吞吞吐吐地说,“但我肯定会出糗的……”

“不会的,”维克托安慰道,“机会主义者多了,我跟你保证,剧院后台肯定塞满了不成器的舞蹈演员。”

他再度搂住了勇利的肩膀,带着他朝后门走去,克里斯跟在他们身后,这一次,勇利没有甩开。





五分钟之后,他们穿过侧门,沿着标志来到了剧院后台的一间排练室外的走廊上。走廊上挤满了人,少说有五十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孩站在那儿,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小声聊着天,胸口上贴着号码牌。他们个个看上去都神采飞扬,而且志得意满,每个人都确信自己能拿下这个角色,与别人说话时脸上带着一种充满优越的善意——他们都非常确定其他人会被淘汰。排练室的门口摆了张小桌子,桌子后面坐了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他肩膀很瘦小,个头也不高,一头野草似的头发染得一缕黄一缕红的,看上去很张狂。

这和他那张紧张得鼻头冒汗的稚气的脸很不相衬,当维克托搂着勇利走近时,他豁地站了起来,膝盖磕在了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把走廊上的人们都吓了一跳。

“您——您好!”他非常大声地说道,眼睛盯着桌面,有点儿对眼儿了,他连看都不敢看一眼走到面前的勇利和维克托,慌乱的抓起一个号码牌,把它贴到了勇利的胸口上——49号,还贴反了。“哎哟!”他叫起来,“看我干的好事,让我……”他试着调整它,但却越搞越糟,还把它撕坏了。

勇利猜他肯定认出了维克托——这也不容易,因为维克托的气质和青春期发生了很大变化,而且他也没有那头美丽的长发了,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是他的标志。

他想到这里,不由得对这个男孩产生了一种同类般的移情心——如果他没有和维克托一起长大,现在应该也是这个反应吧,不对,他又忽然想到,如果他没有和维克托一起长大,那么维克托现在依旧会是那个耀眼的舞蹈演员,他们之间就不是这一张小小的桌子能隔开的距离了。

“我自己来吧。”勇利说道,男孩红着脸坐下了,不断地喘着粗气。维克托笑了一声,就在这时,他身后的门打开了,一个少说四十岁的男人被推了出来。

“我跟你说过了,看在老天的份上约瑟夫!”一个女人的声音高声说道,“你没有舞蹈的才能,在我面前怎样抖动胸肌都没用!你是个超市打包员,就做那个吧!老天!——嘿维克托,怎么花了你那么久,人来了?”

她听上去就像是知道维克托要来似的……勇利原本正在维克托背后忙着调整自己的号码牌贴纸,它现在已经裂成了两半,看起来比刚才还糟,唯一能比它更糟的就只有勇利的心情了,听见她的奇怪问话,不由得从维克托背后探出脑袋打量了她一眼。

她是个很漂亮的姑娘,黑发,个子高挑,涂着猩红色的唇膏,比起萨拉那种平易近人的美,或者米拉那种漫不经心的气质,她看起来是那种咄咄逼人的类型,但这并不有损她外貌的出众,反倒让她看起来明艳照人。她像是刚发现勇利似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精明的脸上露出了迟缓的表情。

“呃……”她说道,“那个……呃……”

“你知道我们要来?”勇利问道,维克托一声也不吭,这让他感觉到了冷场的尴尬,不得不出声,但是这让那姑娘显得更反应不过来了。

“呃……”

“她在等我啦,等我!”克里斯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膀,把门边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姑娘看清是他之后叫了一声:“克里斯!你总算来了——”她瞟了一眼维克托,“但你怎么……”

“我昨天电话里跟你说过的呀,我碰见维克托了,就和他一块过来了,哦可怜的丽兹,你肯定是糊涂了。”克里斯大声说道,冲维克托和勇利露出微笑,勇利发现维克托的脸色变了。

“怎么回事?”他问道,勇利以为他在问克里斯,但他的目光却盯着杨。

“呃……”杨说道,“这个……我们缺一个执行导演……”

“所以我就自告奋勇了!”克里斯开心地说,“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工作的地方离白桦镇只有一天车程?”

“非常惊喜。”维克托咬着牙说,他还在盯着杨,三人之间像是酝酿起了一场没人懂的风暴,勇利和那个发号码牌的年轻人都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我只是……”维克托面色缓和了一些,他不自然地说,“我只是以为你会更慎重一些,毕竟这是,”他说道,“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演出,我以为你在邀请克里斯这样的人之前会多……多'斟酌'一下。”

但他紧接着又笑了,笑容很模式化。

“但这是你自己的事。”他说道,“我只是表达一下担忧,你知道克里斯有多喜欢要求演员放弃演出服的。”

“我知道,我知道……”杨说道,“但他和萨缪尔分手了闲着没事干,我觉得……”

“嘿!”克里斯不满意地叫起来,“这就是你对救场人员的态度吗,施舍的工作?”

其他等待面试的演员不知何时聚集到了走廊的另一头,离得他们远远的,像是生怕被波及似的。勇利不知所措地看了一眼那个发号码牌的年轻人,却发现他正在盯着自己猛瞧。他们的视线相撞,他像是被蜜蜂蛰了似的转开了视线。

“好吧好吧,我错了,我错了——”杨说道,咳嗽了一声,拿出了公事公办的派头,“还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维克托?没有的话我就要跟我的执行导演一起面试了,你知道的,这是——传奇级的编舞。”她说这话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朝勇利的方向瞥了一眼。

勇利有点儿希望维克托借此机会就问一问莉莉娅的事,但他却说道:“没什么事,我和勇利就在这儿等着吧。”

“他可以留下,”杨说道,冲勇利抬了抬下巴,“你不面试就走,剧院有咖啡厅。你在这儿会引起混乱的。”她说得一点儿不错,已经有人指着维克托在窃窃私语了。

“你可别走!”勇利赶紧说,这一走廊的人,个个年轻漂亮、盛气凌人,让他跟他们在一起等待几个小时,他可受不了。他紧紧地抓住了维克托的衣角,但维克托把衣角从他手里抽出来,低声说了一句“祝你好运”,转身就走了。

“加油哦。”克里斯说,他显得很得意,勇利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说过工作的地方只有不到一天车程,他显然正是想用这件事吓维克托一跳呢——他真无聊啊。

“十六号。”杨叫道,一个戴耳钉的男孩走过来,大门在勇利面前关上了。选手们依旧躲得远远的,只剩下勇利和那个年轻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加油哦。”当他发现勇利在看他时,小声说了这一句,“我……我觉得你很棒。”

面对他莫名其妙的紧张,勇利沉默了一会儿。

“你认错人了吧。”勇利说。

这都哪跟哪啊。

评论(44)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