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四十九)

*不要为难克里斯老师了,你们应该明白生活中不全是助攻,有时候一个好朋友虽然很善意,可他就是强力搅屎……

*BGM:依旧《say something》






当车子开过了白桦镇的界碑时,大雨倾盆而至,勇利知道他和维克托愉快的回忆也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那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两个多年以前就注定分道扬镳的人,再去瓜分一些偷来的时光又有什么意义呢?勇利靠在车窗上,把自己缩成了一小团。大雨噼里啪啦地拍打着车窗玻璃,整个世界都模糊了、被淹没了,只剩下这一辆小小的吉普车,头也不回地朝着结局开去。

“雨真大。”克里斯没话找话般地说道,“是吧?”

他问的应该是维克托,勇利把自己缩得更紧了些,他觉得胃里像是有把火在烧。

维克托没有回答他,于是克里斯又继续提议道:“要不,咱们玩'我的小小眼睛看到了什么'游戏吧!我先来?”这个提议听上去非常的可笑,因为即使穷尽目力,在这样的天气情况下也只能看到两道雨刷不断地往复摆动着,不知疲倦地试图清理出一片视线。前方的车辆、道路两旁的灌木都变成了巨大的、摇曳的色块。

勇利闭上了眼睛,却又听见克里斯叫他的声音。

“吃小熊软糖吗?”他说道,递过来一大把五颜六色的软糖,勇利摇了摇头,他得很努力才能不让那股晕眩感从他的胃部沿着食道一路爬升上来。他觉得手脚冰凉,牙齿打颤。克里斯仔细地打量了他几眼。

“你脸色不太好。”他说道,“维克托,你看他是不是脸色不太好?”

维克托的目光和勇利的在后视镜中相遇,随即马上转开了。

“你别烦他了。”维克托说道,声调有些冷淡,“吃你的吧。”

“哦拜托!”克里斯说,“为什么都拉长着脸?我可是期待着跟你们一起找点乐子呢。”

维克托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勇利按着自己的胃,同样一声不吭,车厢里仿佛在进行一场“比比谁先开口”的游戏,只是少了“好玩”的成分,让人觉得非常压抑。

就连克里斯也感到了绝望。

“好吧。”他说道,调大了爵士乐的音量,并裹紧了外套朝后靠去,他闭上了眼,“我就安安静静地,不打扰二位的冥想了。”

他很快打起呼噜来,在晕车的不适感和他的煽动下,勇利也开始觉得意识迷蒙——但不是好的那种,他觉得很累,毕竟前一天他根本没有得到多少休息,但每当他闭上眼睛,他的身体内部就会猛地一震,巨大的失重感让他不得不清醒过来,就好像他的身体抗拒着无意识的、昏沉的浅眠一般——而且音响里的爵士乐也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勇利非常纳闷克里斯是怎么睡着的,他真希望自己也有这样良好的心态,然而话又说回来,这怪得了谁呢?克里斯是无事一身轻,任何一个像勇利这样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并且感到深深的自我厌弃的人,都会饱受这一刻的折磨吧。

当他最后一次意识模糊时,一只手将音响关掉了,勇利来不及涌起感激,他的思维已经朝着漆黑的深渊滑去,伴着雨点拍打车窗的声音和车轮的颠簸,他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发现车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发动机没关,后视镜上挂着的贵宾犬小挂件不停地小幅度震动着。雨下得小了一些,车窗上起了一层雾——车里不知道何时开启了暖气。勇利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非常难看的蓝色天鹅绒外套,还散发着一股脂粉气很浓的香水味儿。尽管知道嫌弃它是不对的,片刻之前它提供的温暖还保护着勇利的身体,但现在他清醒过来了,这股浓烈的香水味儿直往他鼻腔里钻,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让人越发清楚地回忆起维克托身上的味道来了,就像是——就像是条件反射般的,他脑海里响起的第一个声音就在说着:维克托闻起来好闻多了,他——

他闻起来像开在海边的悬崖上的鲜花。有时候带着一点……烟草的苦味儿。

勇利坐了起来,昏头胀脑地试图厘清思路,当他发现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维克托凑近的、放大的五官和他柔软的嘴唇时,他被吓了一跳。他慌慌张张地丢开了那件外套,连滚带爬地冲出了狭窄的车厢。

雨还在下,他注意到,但已经比他们刚离开白桦镇那会儿小多了,这是一种绵绵的细雨,虽然雨点不大,也不密集,但不一会儿站在雨中的人就会发现自己湿透了。勇利茫然地环顾四周——其他人哪里去了?

说曹操,曹操到。

“嘿,”克里斯说道,打着一把完全遮不住他的、像是从乱世佳人片场借来的淑女阳伞,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他的两肩都露在雨里,湿透了。“你醒了啊,睡美人先生。”

勇利为他的称呼恍惚了几秒,维克托也这样称呼过自己,他想,紧接着意识到自己听上去就像一个失恋的情绪化女人,这让他双颊发烫,他清了清嗓子。

“这是在哪?维克托呢?”

“喔哦——慢点来,”克里斯说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瓶递给他,标签上写着“消化片”,还用特别可爱的卡通形象画了一只小猪,“这个给你,还有,我看看……”他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长风衣,口袋大大的,他掏了一会儿,掏出一罐罐装红茶来,一起塞进了勇利手里,摸起来还是烫的——休息站的便利店有时候会提供这种服务给一些上了年纪的过路者。

勇利低头摆弄着这些东西,半晌,他问道:“为什么?”

“你不是吃多了吗?”克里斯说,“你脸色不好,吃吧,吃!”他看上去很坚持,勇利只好拧开消化片吃了一粒。

“三粒。”克里斯提醒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上了年纪老眼昏花的外婆吗?都吃了,年轻人。”勇利只好又吃了两粒,“现在喝口茶。”克里斯说,“还热吗?刚给我——我是说我买的时候还是烫的呢。”

“热的。”勇利说,甜过了头的滚烫红茶沿着食道落进胃里,温暖了他的四肢,他感觉活过来了,“这是哪?”

“休息站。”克里斯回答道,“你要不要上个厕所?这路况太差了,下一个休息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见。”

勇利点了点头,想到他披着的外套应该也是克里斯的,心里不禁涌起了一阵感激之情。“维克托呢?”他支吾着问道。

“就是呀,哪儿去了呢?”克里斯摸着下巴说,“可能不想打扰咱俩二人世界自己退出了——我开玩笑的。”勇利的脸——尽管他自己没意识到——马上就变得惨白惨白,把克里斯吓了一跳,“他抽烟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把维克托和香烟挂钩,即使是亲眼见过也依旧是一件难以相信的事。勇利沉默了一会儿,小口地喝着茶,铁罐的温度消散得很快,当他喝到底部时几乎是凉的——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克里斯一定是把它贴身带在身上才能保证它送到自己手上时还是滚烫的,想到这里,他感觉和这个古怪的男人之间那种不知哪里来的抗拒和距离感奇妙地消失了——他曾经觉得克里斯是个很奇怪的人,但现在看来他性格并没有行为那么乖张,反而挺有人情味儿的。

——这么一看,维克托喜欢的人如果是他,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了。

“我去厕所。”勇利嘟囔了一句,朝休息站走去。克里斯在他身后高声问他要不要伞,被勇利拒绝了——觉得克里斯人好是一回事,可他一起扮演迪士尼公主则是另一回事。

整个休息站空荡荡的,在这样的天气,多数人还是决定在家呆着,而不是像他们一样出远门。勇利用完了洗手间走出来,一阵冷风吹过冻得他牙齿打颤,树叶哗啦啦的颤动,视线里灰蒙蒙的,有种恐怖电影的质感,就好像下一秒就要从不知道哪里窜出一个僵尸一样。他本想马上回到车里去,但远远地却看见维克托正站在车旁,和克里斯一起,两个高大的男人不知为何挤在一把小伞下,看上去有些搞笑。他们俩似乎在交谈,勇利的脚步顿了顿,转身走向了便利店。

五分钟之后,克里斯在货架间找到了勇利。“你在这儿啊!”他说道,“害我好找——啊哈这是什么?”他的注意力被杂志货架吸引了,翻开一本封面印着比基尼美女的杂志阅读了起来,勇利把自己要买的东西抓在手里,经过克里斯身边时从他手里抽走了杂志。克里斯一脸的气愤。

“嘿!我正要发现安妮斯顿的去浮肿秘诀是什么呢!”

“我请客。”勇利简短地答道,“你可以慢慢探索。”

克里斯露出了笑意。“胜生勇利,”他说道,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另一只手抓着那把粉红色的蕾丝小伞,“我喜欢你。”

“……谢谢啊。”勇利说,冲他假笑了一下。

“不客气,”克里斯说,“可以再买本vogue吗?我想看看我的星座运势。”

勇利看着他,有种被他逗笑了的冲动,他拿了一本vogue。“当然,”他回答道,“还有没有?再来本消防员日历?”

“哇哦你太可爱了,”克里斯说,“跟你在一起原来是这种感觉!我多少可以理解……”

勇利朝收银台走去,他把这些东西放在了柜台上,那个二十岁不到满脸雀斑的收银员慢吞吞地扫起码来。“总共是十五元。”他说道,勇利掏出了钱夹,打开时一阵刺痛掠过了心脏——他想起维克托的照片已经被他扔掉了。

“怎么了?”克里斯问道,又把两包星星糖丢到柜台上,收银员朝勇利投来请示的一眼,勇利点了点头,克里斯的笑容加深了,他挽住了勇利的胳膊,“我喜欢你。”他重申道,“你太有意思了——你有弟弟妹妹吗?”

“没有。”勇利说,“我只有一个姐姐。”

“哦!”克里斯说,看着勇利接过塑料袋,“那是怎么回事呢?”

“什么?”

“就是……”克里斯含糊地比划了一下,勇利掏出自己买的东西——一包饼干——递给了他。“我不饿。”克里斯说。

“我知道。”勇利说,“这是给……给维克托的。你给他。”他补充了一句,克里斯扬起了一条眉毛。

“你要我,拿去给维克托,要我。”他确认般地说道,“我猜猜,是不是最好别说是你给的?”

勇利支吾着摇晃了两下身体。“拜托你。”他低声说道,克里斯妥协了,表情有些无奈。

“好吧,但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巨大的牺牲!”他强调,“可不是一本杂志能弥补的,你欠我一个大的。”

“好。”勇利想也不想地回答道,他们走到了门边,自动门应声打开,克里斯撑起了那把可笑的小伞。

“来吧。”他说道,但勇利踌躇了一下。

“我还想去趟洗手间。”勇利说道,“你先去吧。把饼干给他。”他说完把东西一股脑塞到克里斯怀里,转身跑了。







维克托靠在车上,嘴里叼着一颗烟——这是他几个小时里抽的第二包烟了——他的刘海被打湿了,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侧。他看着克里斯冲他走过来,并且掏出一包饼干丢给自己。

“拿去。”他说道,“没吃午饭吧?”

维克托有些惊讶——克里斯不是那种会在意别人吃没吃的人,那通常——那通常都是勇利在乎的东西。他拿起饼干看了一眼,是他小时候喜欢的一个牌子,芝士味道很浓,还有点甜。他把烟头掐灭丢进垃圾桶,拆开了饼干,味道并没有记忆中那么好,可能是因为没有一起分享的人了。

他吃了一块,然后又吃了一块。

“喔哦你慢点。”克里斯说,“你有这么饿吗?”

维克托没吱声,饿?如果你心脏都痛得快死了,谁还管得上饿,他只是迫切的需要机械性地做些事情,他已经抽得太猛了,手直哆嗦。

“你来开车。”他说道,继续吃着饼干。

克里斯耸耸肩,同意了。维克托又犹豫着问道:“勇利……”

“没毛病,”克里斯说,“活蹦乱跳的,话说啊,这可能不是我的事儿,不过你们俩吵架了吗?”

维克托沉默了一会儿,他又想抽烟了。

“嗯,吵了。”他回答道。

“……完了?多说点啊。”克里斯说,“为什么?”

维克托又是一会儿没开口。

“我不知道——那不重要了。”他说,“是我的错——我一厢情愿了。”

克里斯“啊”了一声,维克托的神情淡淡的,看不出多么悲伤,但这让旁观的人却从心眼儿里难过起来。

“我很抱歉,”他说道,“你们俩没成——他是挺好的,我发现……他会给人一种……被宠了的感觉。”维克托低笑了一声。

“他对每个人都那样。”维克托说,“我只是……我有时候产生了错觉,以为我是特别的。”

克里斯叹了口气,他拿了一块饼干。

“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他问道。“回家不好吗?刚才那气氛多尴尬!”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维克托说,直视着克里斯的眼睛,“我必须做完,所以——”他听上去非常的严肃,让克里斯也收敛了笑意,“你不要试图捣乱,我是认真的。”

克里斯笑起来。“我干什么啦!”他说道。但维克托没有笑。

“我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他说,“你,偏偏是你,刚好就是现在,出现在这里……我总不会傻到觉得这是巧合。”

克里斯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他们俩对视了片刻。他的神情郑重了起来。

“我不会的,兄弟。”他说道,有点像是在抱怨,“你把我想成什么了?”维克托脸上的表情晃了一下,轻松多了。

“还有一件事,我本来不想说的。”克里斯忽然又说道,又拿了一片饼干,他嚼着,等着引起维克托的注意,直到维克托盯着他看了半天,他才说道:“饼干不是我买的。”

维克托张了张嘴巴,忽然哑口无言。

“吐出来。”他坚决地说道,“你给我吐出来!”

“不要!”克里斯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你不信任我的代价。车钥匙呢?”他开始摸维克托的口袋,就在这时,原本姿态放松的维克托忽然站直了身体。

他回过头,胜生勇利站在那儿,头发和肩膀都湿透了,眼镜拿在手里,他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

然后,他一句话也没说,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评论(88)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