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维勇】《寻找莉莉娅》(四十五)


-十五分钟前-

勇利最后看了一眼维克托,眼神可怜巴巴的。他的嘴唇动了动,但什么都没说出口。

“好吧……”他说道,转身朝着自助餐台走去。直到他走出了听力的范围,维克托才开口道:“这很无礼,克里斯。”

被点名的人正饶有兴致地冲着调羹的背面照镜子,他摸了摸自己用发胶固定的头发,吹了一声口哨。

“我知道!”他说道,“他没问你想喝什么,这确实不大地道,不过可以理解——我太耀眼了,他见到我就把你给忘了。”他冲维克托抛了一个嬉皮笑脸的媚眼,后者从鼻子里喷出了一个“嗯”字。

“哦别这样!”克里斯叫起屈来,“我有我自己的原因!”他又往维克托的方向挪了挪,两个人亲密地贴在一起,他揽住了维克托的肩膀,“跟我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

维克托皱起了眉头,“什么‘什么’?”

“啧,”克里斯不耐烦地发出一声,“别对我说谎,我闻得出奸情味儿。”

“那你该少喝点儿酒了,”维克托说,“嗅觉出问题在这样的年纪可不太吉利啊,毕竟你才五十岁。”

“哈哈,哈哈,真好笑,”克里斯干巴巴地说,“哦拜托,我们还要玩这一套吗?我问,你不说,我再问,我们说很多风凉话,喝很多毒害神经的酒,不管怎样,最后你都会开口的,你知道你会开口的,因为人都有卑劣的共性,不管外表有多光鲜亮丽——人是无法把秘密带进坟墓的。”

维克托无可奈何地看着他,最后屈服地笑了。

“好吧,‘我们’发生了。”

“你们什么?”

“我们……别装傻。”维克托明智地说,“你心里有数。”

克里斯自半空中拍了个巴掌。“哎呀!”他叫道,“怎么会那样呢?”

“说来话长,”维克托说,“在那个时候……似乎没有其他选择。”

他摆弄着刀叉,深吸了一口气。克里斯的眼睛随着他的动作移动着。

“所以怎么样?”过了一会儿,克里斯按捺不住地问道,“有多糟?”

维克托叹息,他需要在脑海里组织语言,他知道自己应该给他和勇利之间发生的事情定个性,贴一个标签,他知道勇利也希望那样,是一时冲动的一夜情,还是别的什么?他们过去的关系和界限已经完全被推倒,他们需要画出新的界限来,有关亲密的定义,有关肉体的关系,有关……有关他们未来该往哪里走。他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糊里糊涂地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否则以后他们就不再知道怎样是“正常”怎样是“过界”了。

但他只是在……迟疑。勇利对他好得简直让他受宠若惊,他迟迟不愿意给这样的关系画一个界限,因为他知道一旦画了这条线,他们就要严格地去遵守它,而他下一次想要再突破它,哪怕一点,又要多久呢?他又有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呢?

“我……我说不好。”他说道,“我不知道。挺糟的,我想。”

克里斯用手撑着额头,像是在思考。

“你是不是对‘处男’这种物种不太了解。”他说,“第一次都是灾难,慢慢就……”

维克托苦笑起来,克里斯显然低估了这里的难度,这不是简单的相性不合,老实说他和勇利的身体其实挺合得来的。

“不是那样的。我不是……我是说……我不知道。”他说道,“我喝得太多了,我当时很……很绝望,我有点钻牛角尖了。”

克里斯扬起了一条眉毛。

“我不想这么说,但我还是要说,我跟你说了不要酒后乱性了!”

“我不是……”维克托说,“你什么时候说过?”

“我……当然说了。”克里斯说,捶了一下桌面表达气愤,“你从来不把我的话听进去!你这样吃大亏的我跟你讲!”

维克托发现自己快要被克里斯给气笑了,他坚持要把自己和勇利当成两个寻常的怨偶来看待,事实上他们之间的纠葛比那要复杂多了,维克托只是无法确定,在他和勇利那么多的亏欠和怨憎之间,究竟勇利心里有没有剩下一点点的,对维克托的感觉呢?如果有一点,哪怕只是指甲盖儿那么大点儿,也足够维克托满足了,但是,他有吗?还是说昨晚只是单纯的酒后乱性,或者更糟,勇利只是看穿了他打着补偿的旗号所行的挽留之实,而将计就计让他再也无路可走呢?

“他不是……”他顿了一顿,“他不再是我的认识的勇利了。我……我昨晚上崩溃了,我不知道还能怎样补偿他。”他试着解释清那种感觉,但却发现语言变得很乏力。他低头思索了一阵。

“你是什么意思,你到了床上忽然发现他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克里斯问道。

“不是……”维克托说,“我没有……我没有想象过他在床上是什么样,是真的。”他看到克里斯的表情,补充了一句,后者一副“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的表情。

“我觉得咱们过了装清纯会加分的年纪了,维克托教授。”克里斯说,“什么叫没想象过,你确定你对他真的是那种感觉吗?该不会……该不会你自己只是弄混了友情和爱情吧。”

“相信我,在交了你这样的朋友之后一个人很难再分不清了。”维克托回答道,“我怎么可能想象过?那时候他只是个孩子。我自己都是个半大孩子。”

“那之后呢?”克里斯说,“我不信这么多年来每次你看着他喝多了,跳舞,你什么想法都没有?”

“昨晚是我八年来第一次看到他跳舞。”维克托说,“你知道他进入那样的状态需要很多的条件——需要有人起哄,需要他觉得安全不会被嘲笑,哦对了,还得要有酒,你不太可能在教授周围发现这些,对不对?而且这一个星期来我们说的话比三年来我们说的总和都多。”

“那也……”克里斯咂舌,“太柏拉图了!好吧,那是哪里不对呢?”

“没什么不对,”维克托说,“他不是我所熟悉那个小男孩了……他……他长大了,他更成熟,更自信了,你知道最滑稽的是什么?我也曾以为我对他的感情是因为他过去总是无条件的服从我,我以为我怀念过去是因为过去让我觉得安全,但实际上我经常能想起来的反而是我们较劲的场景——所以这个新的他,这个新的他让我更加……我只是……”

他嘴角带着笑意,每当想起勇利时,他心里就觉得暖洋洋的。克里斯咳嗽了一声。

“又柏拉图,又灵魂伴侣,可以的朋友。”他说道,“这有什么问题?”

“问题就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维克托说,“我知道我为什么跟他做爱,因为我被他吸引,我想那么做——尽管我拿‘补偿’做挡箭牌,但我内心深处知道那不是真的。那么他呢?天,”他捂住了脸,“我真不该在他喝了那么多酒之后做这种事,这全毁了,现在我甚至没法确定他究竟怎么想的……但是……”他微笑了一下,“但是他今天真的有点儿……不一样了,你知道?他……他给我弄了一大堆早饭想让我在床上吃,他甚至把衣服拿到我面前让我穿!那让我忍不住想……我忍不住会想会不会我们之间会有点可能。”

克里斯发出了啧啧声,“你也太好满足……床上的早餐就让你心动了?”

“你不明白,”维克托不耐烦的说,“给别人食物在胜生家的人看来是最高的表达好感的方式。每当勇利想表达善意时,他就会给人吃的东西……”

“唔,”克里斯说,“一般情况下人们会去……问一下,你知道,就像‘嘿宝贝,我觉得昨晚不错,你怎么想,想去喝个咖啡吃个饭,然后回我那儿继续亲热吗?’这样。现在就是个好时机,他在自助餐台附近,那儿啥都没有,就有吃的。”

“我知道,我知道——”维克托说,“我知道一般的约会是怎么样的,但这不是一般的约会对象,明白?这是我唯一爱过的人。绝无可能我会在一个意大利自助餐厅里告诉他我的感受,谢谢。”

克里斯翻了个白眼。“所以你还指望着什么呢,旋转餐厅吗?”

维克托无所谓的耸耸肩,“也许吧,”他说道,被提醒了似的拿出手机开始在yelp上搜索,“也许法式的,穿正装、有小提琴表演、鲜花和烛光围绕那种。”克里斯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他。

“你看起来真蠢。”他评价道,“我不要坐你身边了……传染。你的小朋友怎么还不回来?”他说着四下张望起来,就在这时,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穿过餐厅,走到了维克托面前。

“嘿,”米拉·芭比切娃局促地说,“我想跟你谈谈,你有时间吗?”



评论(67)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