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锤基】《忌日快乐,Thor!》《七》

(七)

 

“shi——”一句粗口被Thor咽了下去。他艰难地打量着弟弟,Loki举起杯子抿了一口,冲他露出一个微笑。

“让我们先假设你说的是真的好了。”Loki说,“你有什么对我有利的消息吗?股票行情?彩票?”他摊开手,“你这趟穿越总得有点儿意义吧!”

Thor被他气得直喘粗气——“我被杀了!”他大喊大叫,“两次!难道这没意义吗?”

“我确实对本街区的治安产生了一些怀疑。”Loki说,他耸了耸肩,“但谁知道呢,也许不是因为治安……也许是因为你……”

“我怎么了?”

Loki扬起一条眉毛。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招揍?”

简直没法沟通了。十五分钟前,Thor只想让他停下别哭,现在,Thor觉得他还不如哭呢。

“你不该去上班吗?”他气呼呼地问。

“为什么?”Loki无所谓地摊开手,“去惹怒Grandmaster吗?他肯定气死了,我丢了Thanos这种大客户——再说了,这不是你的最后一天嘛?”他微笑,“哦亲爱的,这不就是家人存在的意义吗,在你弥留之际陪伴你?顺便说,我认识一个很棒的遗嘱律师……”

 

 

“我就是在这里被杀的。”Thor说,他指了一下。

Loki顺着他的手指望去,“我只看见一个消防栓。”

“我就是在那个消防栓旁边……”Thor心有余悸地念叨着,“我正抽着烟、抬头想看一眼你的阳台,有人从后面抹了我的脖子。”

“有意思。”Loki说,“你干嘛要看我的阳台,脑容量不够了,记不住我住几层?”

“因为——因为我在——”Thor闹了个脸红脖子粗,“你干嘛非要这么说话?”

“哦!”Loki重重地咬下了这个字,看起来心情格外愉快,“所以你确实是记不住我住几层了。”他高兴得喜形于色。

“我是在感到欣慰,在失意的时候还有个兄弟跟我一起!”Thor厉声说道,“你满意了吗?”

Loki的笑容消退了一点儿。“哦。”他悻悻地说,仿佛眨眼间对奚落Thor失去了兴趣,“那可……那可真……令人感动。”他干巴巴地丢下这一句,撇下Thor朝前走去。他的双手插在运动衫的口袋里,下身还穿着运动裤,满是发胶、纹丝不动的头发,看起来有种网络游戏人物新得了一个抽奖造型的感觉。

“下一个景点是哪?”Thor追了上来,Loki问道,“某个加油站的厕所,我记得?”

“是个快餐店。”Thor说,开始对带领Loki回顾自己的死亡之旅感到后悔。说到底,Loki只不过想看看他的“谎言”什么时候露出马脚,顺便享受对Thor大加嘲讽的愉快罢了。但他是Thor认识的最聪明的人——在他们都还小得不足以被父母放出门去和朋友鬼混的年纪,Loki看的那些书让Thor大为咂舌:我的弟弟大概能成为科学家!他骄傲地想。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Loki的安静和好学不再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反倒变成了一种遗憾。“这边走……不,等一下,是这边……”

“哦别紧张,哥哥,”Loki懒洋洋地说,“我们有一整天呢——更正:我有一整天,你有无数个一整天呢。”

“没有必要这么刻薄。”Thor粗声粗气地说,但他的耳朵还是红了,Loki冲他假笑,他们一起过了马路,走了大约三百米——老天,三百米!Loki知道在离他的公寓只有三百米的地方,他的哥哥被残忍地捅了三刀,血淌了一地吗?

他们在快餐店里落座,Loki打开了菜单。

“我想我会来杯咖啡。”他说,“听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故事,我前所未有的困。”

“你最好当心。”Thor提醒他,“这家店不能刷卡——你身上的现金够吗?”

“够我给自己买杯咖啡了。”Loki嘲讽道,“我吃惊了,你这个故事越来越真了……”

“欢迎光临!”

Thor眼前一亮,这一次,他看清了那对大胸肌上的名牌:Gissele Bunting——他噎住了,在男招待忽闪着的水晶眼皮底下把大笑咽了回去。

Loki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件事,他的目光飞快地在男服务员的名牌上一点而过,随即嘴角下垂,作出了一个忍俊不禁的表情。

“嗨,Mr. Bunting。”他用一种轻快地不正常的语气说道,“早上好。”

“早上好,甜心,”Gissele回答道,“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亲爱的。”他捏了捏Loki的下巴,Thor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同时,一个点子涌上心头。

“嘿——Gissele。”Thor艰难地说,“你介不介意告诉他你的电话号码?”他指着Loki问道,后者冲他怒目而视。

“什么?”他问道,“Thor——”

“哦!”Gissele摆弄了一下头发,他上下打量了一圈Loki,“不是针对你个人,亲爱的,但你不是我的型——”他又回头看了一眼Thor,“他倒是。”他的眼珠子在两人间来回打了个转,擅作主张地定下了他们的关系:“老夫老妻了,想找点新鲜感,是吧?这是什么神秘‘无罪第三者’游戏吗?如果是3P,我倒是认识一个愿意帮忙的……”

这回轮到Thor瞠目结舌了,“什么?”他用大得足以引来全屋人的声调喊道,“不,老天啊,不,不,不,不,不,不是,不不,不——”他说道,唯恐自己拒绝得还不够彻底。

“多说几个,街角还有几个流浪汉没听清,排着队打算轮奸你呢。”Loki讥讽道,他转向Gissele,露出温柔可亲的微笑,“不是这样的,你看,我们是兄弟——”

“哇哦,真会玩儿。”Gissele说,“是说,亲兄弟?同父同母?”

“领养的。”Thor接口,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叫起来,“不是!我是说——”

“我的这位大哥——”Loki微笑着说道,尽管Thor已经从他的微笑中闻到了危险的信号,“声称自己是个灵媒,他想给我露一手。拜托了?因为他有点……”Loki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哦!”Gissele说道,看向Thor的目光中多了些同情,“当然,亲爱的。”他凑到Loki耳边,将电话号码告诉了他。随后,服务员站直身体,摆弄了一下手臂,刻意展示着自己的站姿,在他身后,传菜的铃声响了起来。

“炸鱼薯条!”厨师喊道,“喂,Bunting!”Gissele不得不扔下他们走掉了。

Loki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忽略Thor脸上明显的笑意,“你在笑什么?”

“这是不是你刚听到的号码?”Thor问道,将一张餐巾纸推向Loki,在Gissele凑到Loki耳边,像是要把舌头伸进Loki耳朵眼儿里似的说悄悄话时,他写下了这些数字。Loki瞥了一眼餐巾纸——他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没想到你的交友圈这么广。”他说,但Thor看得出他的动摇,只需要再加把力,也许该带他去看看自己死掉的洗手间,或者干脆等到夜幕降临……

Loki的脸色变得非常狐疑。

“预谋这种事情超出了你的智商范围。”他笃定道,“但是……”很显然,让他相信Thor就生活在真实的《土拨鼠之日》里还有点困难,Thor简直要骂人了。

“嘿!”Gissele又回来了,“所以你们两位决定要点什么了吗?”

“我想要杯咖啡,”Loki说,低头打量着菜单,“给他来个随便什么汉堡——”

“当然,亲爱的,当然,”Gissele说,“哦,但是,等一下,有一件事我可能得提醒你们,我们的刷卡机今天早上坏掉了……你们有带现金吗?”

今天早上,在Thor还在Loki家呼呼大睡的时候,刷卡机坏掉了。

——简直了,还能比这更顺利点儿吗。Thor满意地看着Loki脸上冰冷的线条被错愕一点点融化开、散掉了。

“当然,”他说道,把菜单从Loki手里拽出来,合上递给Gissele,“我弟弟有钱——他是个律师。我要牛肉汉堡,谢谢。”


评论(27)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