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锤基】《忌日快乐,Thor!》【六】

(六)

 

“……你明白了吗,”Thor挤在桌边,双手捧着一杯凉了的红茶,他试图表现得弱小、可怜、又无助。“我被困住了,就像那部Bill Murray的电影一样!”

“你的愚蠢生活和《土拨鼠之日》没有任何关系。”Loki说,“想都别想。”他抱着胳膊端坐在料理台的另一头,杯子里的红茶一口没动。“但是,就算我信你吧,”他说,“你怎么证明?”

有那么一瞬间,Thor想大喊:“你亲哥哥的话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但他忍住了。

“我知道这个三明治里只有腌黄瓜,芥末还太多——认真讲,你从哪里买来的这玩意儿?”

“用来招呼不值得浪费的人的。”Loki眼皮都没抬一下,他用指节敲了敲桌面,“继续。”

Thor决定不在“不值得”几个字上面花费精力。“我还知道你准备穿那套黑色的西装。”

“我总是穿黑色的西装。”Loki说,“这没什么。”

“你还准备打那条暗红色的领带。”Thor指出,“我可以找出来。”不等Loki反对,他就雷厉风行地冲向了Loki的衣柜,随即,他在巨大的五斗橱面前停了下来。他试探地打开第一层,被里面的手表晃瞎了眼。

Thor颤抖的手伸向了第二层抽屉。

“在你进一步窥探我隐私之前,”Loki说,他靠在门框上,手臂抱在胸前,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你介不介意先问我要个许可?”

“当然,当然。”Thor嘟囔着,他退到一边,看着Loki打开衣橱大门,并拉开盛放领带的抽屉,繁复的色彩和花样实在令人眼花,Thor试探地抽出一条暗红色的领带。“就是它。”

“令人印象深刻。”Loki干巴巴地说,“但其实我准备打这一条。”他说着,从不知道哪个格子里摸出另一条暗红格纹的领带,Thor发誓它和自己手里那条长得一模一样,但他不敢说。

“这也算能证明什么了,对不?”他跟在Loki身后,眼巴巴地问道。唉,在他们小时候,他哪用得着这样的说服Loki呢?Loki会无条件的信服他说的任何话。

“就算吧,”Loki说,“好,你猜到了我要穿的衣服,那可能是走运,或者你发展出了其他令人同情的癖好,你想让我相信这个?你需要更多证据。”

“哦拜托!”Thor失望得大叫,“Fandral,你还记得他吧?”他指着自己的手机,“他会打给我,就过一会儿。”他说完,满怀希望地瞅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就好像Fandral的名字会立刻出现在屏幕上一样。

“谁?那个你高中时候的跟班之一?”Loki说,“老实说他们在我脑海里都是一张脸,你们所有人,共享一张傻大个的猩猩脸。”

“你肯定记得他,他是金发,还留过一个小胡子,哦拜托!”他叫起来,“你怎么能不认识他呢?Fandral总是说你看起来像个好孩子。”

“是对你说。”Loki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不记得他们在我面前表现过什么多余的友善——你知道吗,他们压根儿不友善,就连你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变得一样刻薄。我讨厌你们所有人。”

几乎是成年以来第一次的,Loki向他表达出了对他的朋友们的反感,在他们都还是少年时,Loki也曾经说过几次类似的话,但Thor都把它当做小孩子对别人占有了哥哥注意力的不满。“那我该怎么办呢?”Thor记得自己当时总是这样回击他,“又不是说你愿意跟我去玩橄榄球!你能接到球吗,小不点儿弟弟?”然后Loki的眼睛里就会不出意外地积起泪水。

“我讨厌你,Thor。”他一边抽抽噎噎,一边大声说道,连威胁都是柔软可怜的,激得Thor争强斗胜的心忽然又软了,他会搂着Loki安慰他,“你会长个子的,等你长高了,就可以加入我们了,你会成为一个很棒的四分卫。”天知道这是多高的赞扬!但Loki只是不领情:“我讨厌橄榄球。”

老天,他当时就该知道,Loki迟早要选一条和自己完全不同方向的路。

“我很抱歉让你有那种感觉。”成年的Thor只好说,“抱歉,弟弟,但如果你能了解他们……或者哪怕试试橄榄球……你上八年级之后甚至一次都没去看过我的比赛……”

我很失望。他心里忽然不合时宜的蹦出这么一句。我很难过。在那么多为我加油的人当中,没有看到我最想看到的那张脸。在那么多的加油呐喊中,没有你的声音。

即使让他被蚂蚁咬死,他也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他永远也不会告诉Loki他在自己心里到底意味着什么。

“你瞧,”Thor咽了口唾沫,“Loki……”

Thor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漫长的迟疑,Loki满脸怀疑,他从桌上捞起手机看了一眼,把它递给Thor。Fandral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着,Thor从没这么感激过他,也从没这么无暇和他说话过。

“嘿Fandral,”他说道,不等fandral把问候说完就打断了他,“我很好,没求成婚,和Jane分手了,正在Loki家,回头聊,我们正在说很重要的事。”

“嘿,Thor!”Fandral大叫起来,“你在哪?再说一遍?你和Jane怎么了?Thor!”但Thor已经把电话挂断了。他看向Loki,像是在说,“这回信了?”

“好吧,”Loki说,“就假设那是真的吧,而不是你们两个傻帽的玩笑——”

“这不是,”Thor说,为弟弟的不信任感到伤心,他不知道自己的信誉在Loki那里已经跌到了这个程度,“嘿,听着,你不是要上班吗?现在就打一个电话过去,问问他们‘斯普林特制药’的消息。”哦老天,他话一出口就后悔了,Loki看他的眼神完全变了,他的双眸在听到Thor说“斯普林特制药”的一瞬间变得像两颗深不见底的古井,幽幽的冒着凉气。

“如果你觉得这是什么能拿来开玩笑的东西,”Loki说,“我向你保证它不是,哥哥。”

“我不是在开玩笑。”Thor硬着头皮说,“但是听着,Loki这件事,你得听我先说,弟弟……”但Loki已经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并且伸出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嘿——Lisa。”Loki说道,露出了完全不同于片刻前的礼貌笑容,当他想时,这混蛋总能让自己迷人又难以拒绝,“是的,我很好,我会迟到一些,我想,因为……老天啊,我哥哥出了一些意外,对,他让人揍了——不你不用过来,完全不用,你真好。”Thor站在一边,假装没有对Loki对他人甜言蜜语感到别扭,“听着,帮我个小忙?当然,不是大事儿,我保证,我只需要你在合伙人助理当中打听一下,有没有人——特别是执行合伙人——最近有听到‘斯普林特制药’的消息?嗯哼,没错亲爱的,好的——”接下来是仿佛有几个世纪般的等待,直到那头的人又回到了电话前,而她带来的消息,从Loki的表情看来,绝对不算好。

Loki收起了电话,他转向了Thor,脸上仿佛带了张塑料做的面具。

“有意思。”他说,“猜猜我听说了什么,不,等一下——你已经知道了。”

“不,”Thor头顶开始冒汗,“让我解释——我直到昨天,不,我的意思是今天,我的意思是……在我开始调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

“说谎!”Loki咆哮道,Thor试图去抓住他身体的某个部分,但Loki飞快地躲开了,他们俩在客厅里兜起了圈子,每当Thor感到快抓到Loki时,就被他像条蛇似的滑开了。“艹你的,Thor Odinson,你只是不在乎罢了,伟大的Thor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为什么要在乎他生活在阴影里的弟弟呢?艹你,Thor,艹你!”Thor在卧室门口抓住了他,吃惊地发现他眼里含着一包泪水。Thor为那眼泪惊呆了。

“老天啊Loki。”他嘟囔道,“我真的很抱歉,我从不是有意要伤害你,如果你知道他们做的勾当……”

“我他妈的应该在乎吗?!”Loki咆哮道,“艹,你什么也不懂,我他妈是个律师,斯普林特是我最大的客户之一,是我的客户,明白吗?不,你什么也不明白,你他妈的就在乎你自己,在乎你伟大的Thor Odinson的壮举……”

“不停下,别这么说!”Thor喊道,弟弟的控诉令他感到心碎和手足无措,“不,我很抱歉Loki,我……有什么我能做的吗?”他再一次试图按住Loki的脖子不让他转开目光,他们隔着眼泪相望,这让Loki更加愤怒了。

“艹。”Loki嘟囔,他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沿着瘦削的脸颊滚落,他看上去是那么的苍白和瘦削,Thor还记得这张脸上曾经带着柔软的婴儿肥,像块棉花糖。这让Thor产生了一种恍惚,仿佛他们还是两个少年,Loki哭了,只要Thor凑过去,把脸贴在Loki的脸上,用嘴唇轻吻他的脸颊和鼻尖就会止住他的泪水。

他再也止不住心里泛滥的感情——他想念Loki,想念他们亲密无间的日子,Loki曾经是他最好的朋友,他的意义远远超过一个弟弟。“我真的,真的很抱歉。”他喃喃道,拉近两人的距离,他张开手臂,将弟弟抱紧了怀里——“天啊Loki……”

他以为Loki至少会给他一拳,把整个后背暴露在Loki手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老天,他已经是个死过两回的人了,被弟弟揍一拳又算什么呢?

但Loki只是安静地被他搂进怀里,而没有一点儿抗争,他甚至还吸了吸鼻子。

“艹你。”他把额头抵在Thor肩膀上,眼睫毛扎得Thor的皮肤发痒,好像痒钻进了他心里,让他浑身都痒起来。“你根本不明白……”

“让我明白。”Thor说,“这件事没有挽回余地了吗?”

他们回到了客厅,Thor手忙脚乱地重新泡了茶,差点打碎了一个骨瓷茶杯。当他回到客厅时,Loki的鼻尖还是红通通的,但他无疑已经镇定下来了。

“如果你说出去,”他威胁道,但不等Thor回答,他就又往后一躺,头搁在了沙发靠背上,“老天,我真得改一改这个毛病了——”Thor笑了笑,没有说话。

如果Loki指的是他情绪一激动就流泪这个毛病,Thor有点希望他永远也不会改——有多少次啊,当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时,Loki的泪水挽救了他们的关系,尽管知道他并不是真的被欺负哭了,Thor却依旧会在那些眼泪里再次找回做哥哥的职责。他还以为Loki早就把这个坏习惯甩在身后了呢,Loki得到律师执照后,他偷偷去看过几次庭审——没有哪一次他不是将对方反驳的体无完肤、跪地求饶的,他那副成竹在胸、舌灿莲花的样子……

“你肯定觉得我很可笑。”Loki说,很给面子的接过了Thor递来的茶水,“我为一个客户发了神经——”

“我——没有。”Thor赶紧说,“我只是……他们是坏人,Loki,非常坏。”

“而在我眼里,他们是我第一个自己得到的客户。”Loki说,“在那之前,我只有人们看在父亲面子上分给我的表面文章——我只是个挂名的花架子。但斯普林特并不知道这些——我告诉它的CEO我姓Laufeyson,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得到了这个客户,自从那之后,我才开始有自己的客户。”

Thor不知道该说什么,光是Loki愿意向他敞开心扉,分享这段艰难往事,他就已经很感激了,近两年来,他们进行过最长、最有感情的上一段对话是在上上个圣诞节,Thor——依旧在这一年不被允许回家——异想天开地想给弟弟家里弄一颗圣诞树作为惊喜,但却嘀咕了楼房公寓的电梯大小,也忘了带木工手套,当他扛着那棵光秃秃的圣诞树,满手鲜血直流的出现在Loki家门口,Loki惊愕得差点把门当面甩上。但紧接着,他就把哥哥(和那棵该死的树)一起弄进了家门,然后开车带Thor去了急诊室。他们在医院度过了这个圣诞节,Loki一直在喋喋不休地羞辱Thor的愚蠢,但Thor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关心意味。

“我确信你会得到新客户的。”Thor说,“父亲会以你为荣——你是家里继承了他衣钵的那个,弟弟……”

Loki冷笑。Thor不明就里地看着他。

“Loki……”他试着安抚弟弟,“父亲一直很看重你,你还记得……”

“我记得一道阴影。”Loki说,“我记得生活在你的阴影里,哪怕你已经离开了这个家,并且选择了一条让他失望透顶的道路。我记得在我取得了律师执照那天,全家都在庆贺你发布了一篇采访路边餐车摊主的文章。”

Thor张了张嘴巴,又无力地合上。Loki不是父亲偏爱的那一个,他从没有这么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除此之外,还有Loki那汹涌的、仿佛无止境的嫉妒和仇恨。这认知让他险些晕厥。

他曾以为Loki对他最多不过是厌烦——在那看似坚硬的厌烦的假象之下,包裹着的却是他一如儿时的崇拜和爱戴,但现实却给了Thor一个大跟头。

“我真的很抱歉,Loki。”Thor轻声说,他将手放在Loki后背上,Loki没有躲开。“上帝啊,如果我能……”

“不,别。”Loki说,“在你进一步侮辱我之前,停在那儿吧。”他们默默地就这么坐了一会儿,Loki忽然又笑了一声。

“这个故事不错。”他说,“你确实很有写作的天赋,哥哥,编造了这么一个‘土拨鼠之日’一样的故事……它确实让我感觉舒服多了。”

Thor看着他的侧脸线条逐渐变得再次冷硬起来。他感到自己的心也跟着凉了下去。

“Bravo,哥哥,干得漂亮。”Loki说,“真棒。”


评论(19)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