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锤基】《忌日快乐,Thor!》(五)

(五)

“Loki!”他像跟弹簧一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进了Loki的卧室,后者正在往身上套一件灰色的休闲衬衫,Thor扑过去,把他的手从扣眼儿旁拉了出来。

“有人!有人——杀我——”

“好,好。”做弟弟的敷衍潦草地答道,“让我猜猜,是房子一样大的苏尔特尔,还是那个黑暗精灵,叫什么来着?麻辣鸡丝——”

“是像山一样大!”Thor纠正他,并且隐隐地感到有些兴奋:Loki居然还记得那些他们年幼时编出来玩耍的童话故事……

“随便。”Loki说,他一直在Thor的掌控下轻微的挣扎着,Thor太激动了,他的手像副铁镣——他深吸了一口气。“你介不介意,”他说,脸上的线条绷得紧紧的,嘴巴抿成了一条两端向下的曲线,“做个理智的好人,撒开我的手?”

但Thor显然没听进去。

“有人要杀我,”他严肃地说,语速中带着一种疯子特有的快,语气压得很低,眼珠子瞪得老大,热气源源不断地从金发大个子的身上辐射开来,惹得Loki皮肤上起了密密麻麻的一层鸡皮疙瘩。他不得不偏开了头,躲开Thor滚烫的、抖动着的视线。

“This is madness。”Loki嘟囔道,“你听到了吗,Thor?你这是在发神经。”

“不!”Thor激动地说道,Loki的半截脖子连着大片胸口从没系好的领口露出来,在清晨的光中白得刺眼,如果在平时,Thor一定会不自在地躲开目光——在Loki身上的一些时不时流露的精致的、女性化的特质面前,他一向有点过敏,“听着,我在快餐店里,我见到了Jane!你记得她吧,我准备向她求婚、她却把我甩了的那个?我们说了话,她哭了,她跑了,然后我正在洗手,这时候一个男人偷袭了我给了我好几刀!你在听我说吗Loki?”他按住弟弟的脖子强迫对方转过头来直视自己的眼睛,想要从Loki的眼神中判断他是否接收到了自己要传达的信息,“他是要杀我,弟弟!”

“……哇哦,这可是不少信息量。”Loki被迫与他对视,眼神有些怔忪,那双绿色的眼睛小幅度的左右摇晃着,像是一盏衡量Thor的秤,“你能好心放开我了吗?”

Thor大口喘着粗气,他用力捏了捏弟弟的胳膊以寻找一些心安的支点,他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你在哪找到的我?”他问道,“有人报警了吗?他们把我送去医院了吗?你……你担心我了吗?”

他抬起头,发现Loki正在一颗一颗地把领口扣好,“你等一下。”他说道,目光盯着地板而不是自己的哥哥,他飞快地走了出去——不多一会儿,那阵一直在Thor耳边嗡嗡震动的水壶烧开声消失了。

一阵全新的愤怒伴随着不明显的受伤情绪占领了Thor的大脑。“茶?”他嘟囔道,“我差点死了,这小混蛋还有精神泡茶!”知道Loki生他的气是一回事(老天他们昨天吵了那么大一架!),但发现Loki一点儿也不在乎他差点死了——这比他差点死了、身中好几刀造成的伤害似乎还要大。

Loki回来了,还带着一个没热过的、装在包装里的三明治。他把三明治过来,Thor接住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品牌和味道,他还能记得里面的腌黄瓜太多、芥末太少。

“不谢谢了。”他嘀咕道,把三明治放到了一边。Loki慢吞吞地移了过来,坐在了Thor的身边。柔软的床垫因为承担了两个大男人的重量而下陷的更厉害了。他用手背碰了碰Thor的手背。

“我不知道你被Jane甩了。”他轻轻地说,Thor喜欢这个时候的Loki,他的话总能抚平自己内心的任何焦躁,但不是现在,“但话又说回来,我也不知道你打算向她求婚。”

“你在说什么?”Thor说,“我昨天告诉过你了。”

“不,”Loki说,“这世上有很多我不能确定的事情,但这件我能。你没有告诉我。”

“我绝对说了,”Thor叫道,“你睡糊涂啦?昨天,在客厅?”他的目光落在Loki的衬衫上,“你就穿着这件衬衫!”

“好吧,也许你说了,”Loki妥协了,但听上去更像是一种无奈的宽纵而不是认输,“你昨晚整晚都在撒酒疯,也许在那些我听不懂的大吼大叫里你告诉我了。”

“不不不弟弟你记错了,”Thor摇着头,他笑着搂住弟弟的肩膀前后摇晃,像是在安慰他错误的记忆一样,“你说的那是前天晚上。”

“前天晚上,我非常确定没有见过你。”Loki说,“天啊Thor,你到底吃错什么药了?你今天早上两点忽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还威胁了我的邻居,你知道……”

“——和那种爱嚼舌的妇人打好关系要花费多少心血吗?”Thor喃喃道,Loki的神情瞬间充满了讥诮。

“所以你确实知道嘛!”他重重地在“确实”二字上咬了一下,“多谢你,现在都白费了。”

这听上去太他妈奇怪了。Thor想,就好像……就好像他已经经历过这一切了一样。

“我知道,是因为你昨天跟我说了一模一样的话。”Thor慢吞吞地说道,“你不记得了吗,就在你上班之前?在客厅?你还说‘太好了,我就盼着这个呢’,因为我说我会照顾你……”

“好了够了。”Loki猛地打断了他,当他站起来时,Thor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弟弟已经长成了一个高大的年轻男人,当他沉下脸来时,带来的压迫感不比任何人小,“我没时间听你在这儿说梦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麻烦出去,我要去上班了。”

Thor眨了眨眼睛。有什么事情不对。他想。一直到此刻,那些混乱不堪的记忆才终于开始在他大脑里排列组合起来,他开始想起很多被他忽视的事情来。

他试图向Jane求婚,被Jane甩掉,之后他在酒馆喝得烂醉如泥,不知怎么就来到了Loki门口;他的兄弟接纳了他,还照顾了他一夜;他醒来,躺在灰色长条沙发上,该死的汽笛在呜呜作响,Loki问他喝不喝茶,记忆从这里开始出了岔子——在一部分的记忆里,Loki给他端来了茶和三明治,另一部分则告诉他是他自己拆开包装吃了三明治;还有Loki,他一会儿站在厨房的料理台后面问道:“你终于被书呆子甩掉了?”一会儿,他又在卧室里面了,Thor小心翼翼地在门口说:“我被Jane甩了,如果这能解释什么的话。”——他妈的这简直乱透了,这不和逻辑!紧接着他的记忆就好像河流分叉一样发展出无数细小的分支,而它们有时候简直自相矛盾:他站在便利店里冲Jane怒目而视,她身后站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胳膊上挎着个购物筐;他又站在快餐店里,和Jane拥抱在一起;Loki在黑暗中沉默地看着他,牙关咬得紧紧的,但不对呀,他明明坐在料理台旁,手握住了Thor放在桌上的左手……

“为了我,哥哥?”他轻声问道,嗓音里充满了柔软诱人的气息。他的眼睛在厨房的灯光中好像两块带着水汽的翡翠……

在背景音里,Loki的水壶汽笛一直高频率的响动着……

他无意识地把手伸进衣服下摆——后腰上的皮肤光滑完整;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哦操。”Thor嘟囔了一声,豁地站起身,抓住了弟弟的手臂。Loki吃痛地叫了一声。

“嗷!”他叫道,“Thor,你吃错了什么……”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Thor的眉头皱成了一团,看上去肃穆且威严,只有Loki才能看出这个金发大个子眼中的焦虑和惊恐。

“Loki,我有麻烦了。”Thor说道,“我……我被困住了。”

 


评论(7)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