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锤基】《忌日快乐,Thor!》(四)

(四)

 

Thor咽了口唾沫。

“我真的不知道,”他试图解释,“我们已经很久没通话了……”

Loki不冷不热地瞟了他一眼,“你现在知道了。”他说,“文章还没见报,你会把它撤下来吗?”

“我……”Thor感到口干舌燥,他想不出任何诚实地回答而不激怒Loki的办法,“斯普林特制药向工厂附近的居民饮用水水源倾倒废料长达五年,”他徒劳无功地背诵着自己的新闻稿,过去的三个星期他几乎没合眼,就是为了掌握最翔实的证据,“我们有照片、视频,甚至有暗访录音……他们知道自己的做法导致了附近居民的癌症诊断率居高不下,但依然无动于衷!”他越说越气愤,差点忘了自己的最初目的。

Loki可没忘。“所以呢?”他的双眼中蕴藏着一种复杂的情绪,仿佛纯粹的绿中忽然带上了一丝阴毒的黑色,“你还是没有回答我:你现在知道了,你会把报道撤回吗?”他的神情忽然变了个样,带着一丝恳求,甚至有点儿楚楚动人,他在料理台上找到了Thor的手握住,“为了我,哥哥?”

Thor张大了嘴巴,“那是不可能的,弟弟,”他放缓语气,“这不仅仅事关我一个人……”

“当然,当然。”Loki冷笑起来,“伟大的记者ThorOdinson,永远不会放弃帮助任何人,除非那个人是他的亲弟弟。”

“领养的。”Thor忍不住补充道,当Loki冲他怒目而视时,他试着露出“嘿开个玩笑”的表情,但很明显失败了。

“好极了。”Loki说,他丢下塑料叉子,豁地站了起来,在Thor忙于愉快的大学生活、以及之后的寻求真相的过程中,不知何时,那个瘦弱又安静的、令Thor喜爱又稍微有些遗憾的弟弟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取而代之的是这个高挑得像棵树、锋利地像把尖刀的年轻男人。Thor仰头注视着他的弟弟,头一次意识到他们兄弟间或许早就分道扬镳了。

“我知道你很生气。”Thor最后一次试着让Loki接受自己的理由,“Loki,如果你想发泄,就……就打我吧。我真的很抱歉。”

有那么一瞬间,Thor以为自己真的要挨揍了,但Loki把拳头捏紧了很快又松开,他丢下料理台朝卧室走去,将领带随手丢在了沙发上。

“等我醒来,我希望你走了。”他说道,“也许我们最好再也别见面了。”

 

 

他一边把剩下的菜倒进垃圾桶里,一边竖起耳朵听着Loki卧室里传来的动静。

Loki在打电话,多亏了房门隔音效果一般,Thor甚至能零星听到几句:“不,我很好,为什么这么问?”“我哥哥在我家里。”还有“也许明天吧。”

什么明天吧?Thor把盘子丢进水池里,拧开清洁剂时他他想道。这听上去就像Loki有了个交往对象,但那是不可能的,Loki才多大?二十六、二十七?该死的。他骂了一句,意识到没有自己任何理由去认为Loki不该有个交往对象,但他只是觉得“loki在谈恋爱”这个念头荒唐得让人发疯。

他一边漫无边际地思考着,一边将餐具洗好,放进了消毒柜里。做完这一切,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口,小声说道:“Loki,你想不想吃冰激凌?”

“滚开!”Loki在屋里冲他咆哮,“你听不懂‘离开’的意思吗?”

“我很抱歉。”Thor说,“真的……我没想到会波及到你,我真的、真的很抱歉,弟弟。”如果Loki只有五岁,Thor会马上掏出零花钱去给他买他最喜欢的口味的冰激凌,并且瞒着父母让他吃个够;如果Loki十岁,Thor会领着他去游乐园,不叫任何人,只他们俩,在那儿呆一整天;如果Loki十五岁,每当他生气时Thor就会扑到他身上,仗着自己的身高和体重的优势把他挤在沙发上,不断地挠他痒直到他再也气不出来。而现在,他站在Loki的门口,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弟弟不再生气。

他不可能撤回报道,从流程上说,他报道已经交给了上级,现在已经脱离了他掌控的范围;而从他本身的意愿来说,Thor也绝对不希望真相就这么被掩盖起来。他花了无数的时间和心血,亲眼见证了那些化学废料是怎么污染饮用水源、导致许多居民家破人亡的——许多人患上了癌症,而他们大多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既无力搬家,也负担不起昂贵的治疗费用。

“我很抱歉,弟弟。”他最后一次说道,“但愿有一天你能理解。”

Loki没有说话,卧室传来的寂静像是他无声地在表达“去你的吧”。

“我很抱歉。”他最后一次说道,转身朝大门走去。

 

 

一天之前,Thor Odinson还是个幸福的男人,他被朋友们围绕着,马山要去向心爱的女孩求婚,在那个时候,尽管Loki已经十个月没搭理过Thor的任何示好,但在他心底,他始终相信只要契机到来,他们兄弟总能重归于好。

而现在,他坐在街边的快餐店里,注视着一个个行人从他面前走过,面前只放着一杯白水——刷卡机坏了,而他身上又没有现金。如果还要给这一天加个最低谷的话,那大概就是Jane Forster走进快餐店的那一刻了。

她看起来比前一天浮肿了一些,身上穿着家居的T恤衫和牛仔裤,长发披在肩上,毛毛躁躁的,失去了光泽。她走进快餐店,似乎没有坐下的打算,她拦住一个服务员,正要点东西时,她的目光落在了Thor的身上,她的嘴巴吃惊地长大了。

Th、Thor!”她惊叫道,“你怎么……?”

Thor的脸猛地涨红了,他豁地站起身来,差点撞翻了面前的桌子,巨大的响动使一整个快餐店的人们都向他们投来目光。

……狗屎。Thor想。我看上去就像个跟踪狂。他试图露出人们常说的“释怀的微笑”。

“嘿,Jane!”他用过分开朗的语气打了个招呼,“最近……这一天还好吗?”

Jane狐疑地看着他,她吸了吸鼻子,耸了耸肩膀。

“还行——”她说道,“不,老实说,糟透了。我哭了一整天,Thor。”她走了过来,但没有坐下。他们俩站在那儿,像两个傻子似的两两对望。她的眼睛确实遍布血丝,Thor想。“你呢?”

Thor真希望自己也能给出一样的回答,“哭了一整天”、“浑浑噩噩”之类的答复,但实际情况是,他就像个老妈子一样在Loki家干了一天家务,除了末尾被Loki赶出家门以外,他过得可以说非常充实——失恋这件事不知怎么的,似乎对他的影响已经开始变淡了。

“这是很长的一天。”他只能说,“我希望你已经打起气来了。”

“还没有。”Jane说,“我从没甩过……我是说,主动跟人分手。”她局促地将一缕头发掖到了耳后,看上去有些羞赧,“我真的很抱歉,我当时的话太伤人了。”

“这没什么。”Thor说,更多的是摸不着头脑。但Jane看上去并不是对他们的关系毫无挽留,就在他想着是否能重新挽回这段关系时,Jane冲他张开了手臂。

“我想我们最好做朋友。”她说道,Thor回抱了她,他们很快就分开了。Jane透过快餐店的窗子张望了一眼。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站在停车场朝她挥了挥手。

“我该走了。”她说道,“有人等我——我的意思是,”她又一次局促地捋了捋头发,“他是我的朋友,我们准备开个派对,还有些其他人准备过来……”她抬起眼睛看着Thor,后者只是回给她一个微笑,这让Jane眼中再次闪起了失望的泪光。

“哦天啊。”她哭着说道,捂住脸跑掉了。

Thor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目送她跑向戴鸭舌帽的男人,他搂住Jane的肩膀,他们一起朝Jane的车子走去。

他收回目光,对上了男服务生的目光,对方给他倒了杯柠檬水。

“这样的事儿总在发生。”服务生说道,他的胸肌发达的不正常,还涂着银色的眼影,每当他眨巴一下眼睛,眼皮就像个迪斯科厅里的反光球一样闪闪发亮,他的目光在Thor的胸口、手臂以及大腿上来回晃荡。“你应该找下一春了,蜜糖。”

“呃,不好意思?”Thor没听清,“什么样的事总在发生?”

男服务生耸了耸肩。“这都是个套路,她甩了你,马上就找到了填空位的人,你相信那个家伙是等到此刻才出手吗?给我一亿美金,我也不信——来了,别催了!”他冲厨房吼了一声,转头对Thor最后抛了个媚眼。“如果你需要散散心,或者单纯换个口味,”他说,用左手在餐巾纸上写下一串数字推给Thor,“打给我。”

“呃,谢谢?”Thor说,“我真的……但我不是……”但他依旧接过了餐巾纸。

他最后喝了一口柠檬水,离开了快餐店。还没到后半夜,如果他赶到常去的酒吧,也许还能赶上和朋友们喝一杯……

他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间。事情就发生在他放完了水整理裤带的那一瞬间。

他眼前一黑,一个巨大的麻袋一样的东西套在了他的头上,Thor下意识地大吼了一声,他一挺腰朝后撞去,然后——一把尖刀从他后腰捅进了他的身体。接着是第二刀,第三刀。

他倒在地上,发出一袋土豆砸在地上的声响,血液汩汩地从他身体里流出,他倒在自己的血泊里。

Thor闭上眼睛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个穿着兜帽衫、带着鸭舌帽的背影,他跨过Thor的身体,正在悠闲的洗手……

 

 

Thor倒抽一口冷气,在一张灰色的长条沙发上猛然醒了过来。

 


评论(17)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