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锤基】《忌日快乐,Thor!》(三)

(三)

 

Thor在一张浅灰色的长条沙发上缓缓地醒来,闻起来像是呕吐物和猪圈的味道。

上帝啊Loki,他想,你就不能搞条长毛绒毯子什么的吗?他紧闭着双眼,似乎还沉浸在梦里。多么可怕的一场梦!他记忆里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某人满手的鲜血……

与此同时,高昂尖锐的汽笛声响了起来。他呻吟了一声。“看在老天的份上Loki,”他口齿不清地嘟囔,“把它关掉……”

一阵脚步声在开门声后传来,有人走进厨房关掉了炉子。

出于一阵诡异的第六感,Thor支起身子勉强睁开了眼睛,“什——”

Loki,站在一股水蒸气中,腾云驾雾一般地朝他投来一瞥。

“早上好,”他说,虹膜的色泽在蒸汽中氤氲散开,“喝茶吗?”

一种奇异的既视感慑住了Thor。

“呃……”他蠕动嘴唇,下意识地说道,“你怎么在这儿?这是……哪?”他顿了一顿,又做梦般地说道:“你这么早就空腹喝茶?”

他说完,便不由自主地注视着Loki的反应,“很显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说道。

“很显然。”Loki说,耸了耸肩膀,两肩处的衬衫出现了褶皱,就连那褶皱的角度都格外眼熟,多奇怪?“喝茶吗?”

过了好一会儿,Thor才开口,他发现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Loki的衬衫褶皱,“当然好,”他梦呓般地喃喃道,“三明治最好热热。”

Loki看起来受到了侮辱,“我不是你的贴身男仆。”他凶狠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冰箱里有三明治?”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Thor想,但他说不上来为什么是明摆着的。“我猜的。”他瞎扯了一个理由,“我自己来。”他说着跳下沙发,走进厨房,他不仅给自己热了个三明治,还熟门熟路地从Loki的冰箱里找到了牛奶和熏牛肉。

“你简直毫无教养。”Loki摇着头嘟囔,“太多的酒精让你彻底成为原始人了吗Thor?”

Thor张了张嘴巴,一些新的回忆苏醒过来,他试图求婚的企图失败之后,他来到一个陌生的酒馆,把自己的扔进了大桶酒精里——但那些回忆遥远得简直不像是十几个小时前的事情。

在他沉默的时候,Loki喝完了他自己的那一杯茶,并且朝卧室走去。

“我和Jane分手了,”Thor忽然说道,微波炉在他身后嗡嗡作响,三明治安静地被加热着。“我原本准备昨晚求婚,如果——如果这能解释什么的话。”

“这确实能解释一部分,比如你为什么选在今天早上两点出现在我家门口疯狂地敲门,还威胁了我的邻居——你知道和那种爱嚼舌的妇人打好关系要花费多少心血吗?多谢你,现在都白费了。”Loki说,“你等一下,站着不要动。”他说着,从料理台上摸过自己的手机,给Thor拍了一张相片。“你应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蠢样。”他说,Thor好脾气地站着任他拍照取乐,甚至还比了个V字,露出了一个胡子拉碴、志得意满的微笑。

Loki走向卧室,门在他身后合上,窸窸窣窣的声响断断续续地传来。“我今晚会在律所呆到很晚,”Loki说,“我希望……”

“我哪也不会去,”Thor说,“就在这儿等你回来。”

“……”法庭上的银舌头难得地卡壳了一下。“那不是我的意思,”Loki说,“你还打算住下不成?”他打开门走了出来,穿着整套的西装,看上去像商务男装杂志里的模特一样英俊利索,他匆匆走过Thor身边,连看也没多看自己的哥哥一眼。

“你猜怎么着?”Thor说,开始大口地吃三明治,“那听上去好极了。”在Loki来得及发作之前,他又赶紧补充道:“就几天——你甚至不会察觉我的存在。”

“瞎子都没法忽视你的存在,你这傻大个。”Loki不耐烦地说,但这个早晨毫无疑问他心情还不错,于是当他走向电梯时,他甚至没有反对他的哥哥把他送到门口。

“我家里没有你喜欢的那些垃圾食品,”他最后说道,“你想要就……”

Thor的额角跳了一下,在古怪的不详预感占据他的心神之前,他接口道:“我会自己买的。”他说,顿了一顿,“我会照顾你的,弟弟。”

Loki翻了个白眼。

“太好了,我就盼着这个呢。”他讽刺道,走进了电梯。

 

 

十点一刻,Fandral打来了一个电话。

“早上好,亲爱的朋友,”他说道,“成为未婚夫的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非常糟糕,”Thor回答道,一边再一次诡异地感到:这番对话似乎曾经发生过。“她——她跟我分手了。”

“你没订婚,反而被甩了?”Fandral说道,他爆发出一顿说不清是幸灾还是乐祸的大笑。

“哦闭嘴。”Thor没好气地说,一想起Jane,他就有种胃里某样物质在撕扯的错觉。“别再给我那些有关仪式感的话了。”

“听到‘仪式感’三个字从你嘴里蹦出来,已经足以让我惊艳闭嘴了。”Fandral说,“Sif会高兴的,她从来没觉得你和Jane合适过。”

“她从没觉得我跟任何人合适过。”Thor嘟囔,他的第一任女友是个学校的啦啦队队长,Sif一直管她叫“没脑子的饭桶”,尽管她每顿饭只吃半个葡萄柚。

“我想你这两天不会再出现了?”Fandral问,“现在可能不是个好时机,但我们昨晚挨了一瓶麦卡伦记在你账上。”

“当然,当然,为什么不呢。”Thor面无表情地说,“又不是第一次了——我现在在Loki家呢,你能相信吗,我昨晚肯定是喝糊涂了,居然稀里糊涂地走到了Loki家!我们都快大半年没见面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他对我态度比上回可好多了,老天,你真该看看当我把Jane介绍给他时他的表情,他像是要吃了我似的——”

“这我可不算吃惊,”Fandral说,“你们兄弟俩的关系一向有点不对头。”

 

 

他们俩当然有点不对头,Loki对他一直有点……较劲。Thor一边想着,一边把衣服塞进烘干机里烘干,多奇怪啊,Loki总是试图跟Thor较劲,即使是在寻找人生伴侣这回事儿上被压了一头,也足够他气得整整十个月没跟Thor说话,但却从没见到他在这方面格外上心些。如果Loki真的想较劲,难道不应该领着一个女士走到自己面前并且宣布:“这是我的妻子”吗?但是……

他摇了摇头,把一个看不清脸的女士挽着Loki的胳膊的想象画面摇出了脑海。

接下来的时间,他试图给自己找更多的家务活来做,说来也奇怪,被Jane甩掉只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但他想起这件事,却已经开始感到那股钝痛感变轻了。

八点四十五,Loki回来了,他面色相当不善,站在客厅里试图给Thor一天的努力成果挑刺,但他最终失败了。

“哈,你还在啊。”他只能悻悻地说道,“难道你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吗?你那些朋友呢?”

“我不想麻烦他们。”Thor解释,一边把外卖倒进盘子里加热,“你这一天过得怎么样?”

“你倒是不怕麻烦我。”Loki嘟囔道,“很糟糕,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他拉松了领带,在料理台边坐了下来。

“我们是兄弟。”Thor说,“那不一样。”

“领养的。”Loki指出,“没血缘关系。”

“仍然,”Thor说,假装没听出Loki的奚落,“我们,你和我之间,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我受宠若惊。”Loki说,“这是什么?”

Thor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宫保鸡丁。”他说,“呃,或者是类似的东西。”

“我讨厌鸡肉。”Loki说,“还有中餐。”

“假话。”Thor说,“咱们小时候,叫外卖的时候你可开心了。”

“那是因为你开心得脸都变了形,我在嘲笑你。”Loki说,“想看照片吗,我可能还留着好几张——在我把底片卖给高中校报之前我特意留了一些。”

“瞎说。”Thor说,尽管他自己也不太确定了,“你不可能还把它们带在身边。”

“没准我做了个‘Thor的蠢相集锦’隔三差五就拿出来开心开心呢。”Loki说,但他没再对Thor的外卖提出任何异议,他甚至在吃晚餐时和Thor一起喝了点啤酒。

这突如其来的乖顺让Thor受宠若惊。

“工作怎么样?”他试着没话找话,“那些华尔街的大客户还在控制中吗?”

Loki抬起眼瞟了他一眼。

“很糟糕。”他说,“我损失了一个客户——显然,执行合伙人认为我在这件事上有‘利益相关’。”

“你有吗?”

“我他妈的有极了。”Loki说,他的脸色真是说黑就黑,“谢谢你了。”

Thor回给他的只有一脸的问号。

“在你决定去调查这桩倒霉的‘倾倒废料事件’之前,”Loki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的有没有想过,嘿,这可能是我弟弟最大的客户之一?”

                                                                      


评论(7)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