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个好人

不要催更,勿求补档,谢谢合作

【出胜】《有三次绿谷出久觉得他能和小胜成为朋友,还有一次他决定算了》(二)




适应了作为英雄的忙碌生活,突如其来的休假时光让绿谷出久难以适应。

他保持着原有的作息,在太阳升起前就睁开眼睛,然后锻炼身体、吃早饭、阅读报纸——有关他和爆豪胜己的新闻所占的篇幅一天比一天小了下去,走运的话也许再过上一周,人们就会把目光转向欧尔迈特的特别感恩节火鸡做法,或者安德瓦的胡子分叉情况之类无关紧要的花边新闻上了——等他津津有味地读完报纸上的每一个字(连潮爆牛王的美容旗舰店广告“开脸套餐只要九九八”都没放过),一看表,时针刚指向九点。

接下来的时间,他开始无所事事。他试着阅读,试着在房间里打转,试着看电视、打游戏,他甚至从房间角落里翻出一本母亲的编织打算学习织毛衣,但他依旧无法排遣那股在他胸口徘徊的焦虑:在这里,在这个简陋的青年男子单身公寓里,每一天似乎都和前面的一天没有任何两样,但他知道在外面,在那扇承受不住自己轻轻一击的房门之外,在那个世界里,正在上演着无数的风云变化:积分榜有升有降,有犯罪份子落网,也有新的英雄诞生,还有无数的人,他们都在不停地向前推进着自己的人生,不断地有所失去、又有所获得。这些人当中,或许就有爆豪胜己。

一想到唯独是自己被抛下,绿谷出久就觉得有种麻痒的滋味在心头和四肢上爬。他不喜欢被落下。人生的前十四年,他一直是被落下的那个,他曾以为自己习惯了被落下,成为被挑剩下的那个,但在继承了欧尔迈特的力量之后,他不确定自己还是否能回到那样的位置上去。

他是个性格温吞的人,但他喜欢主动出击。

那么……他坐在低矮的茶几和沙发之间的地板上,思考着。

也差不多该……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敲门声。





“那个……”饭田天哉说道,他坐在绿谷的二手双人沙发上,面前摆着的热茶自他进来一口也没动过,他一个劲儿地用手心摩擦自己的的大腿,做了好几次吞咽的动作,他看看自己左手边坐着的人,又抬头看了一眼半跪坐在茶几前给一个不知道是苹果还是黑布朗的水果削皮的绿谷出久,“那个啥,我的任务差不多就到这儿了哈……”他瞄了一眼左手边,天杀的咧,那人察觉了他的视线,瞪了回来。

“你看什么?”爆豪胜己粗声粗气地说,坐在发小家的沙发上他的脸拉得一个有两个长,而且阴云密布,像是台风来临前的天空,他的手臂紧紧地抱在胸前,双腿打开,“再看就把你的四个眼睛都抠出来。”

“……哈,哈哈。”饭田干笑了几声,“那啥,绿谷你看,人送到了那我就告辞了,你俩叙旧吧……”

“嗯?”绿谷抬起头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饭田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忽然觉得对于爆豪胜己忽然出现、并且要在他家借住直到诈骗团伙落网这件事接受得非常良好,良好得甚至有点过了头,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刚在电视节目上说了“我和他从来不是朋友”的人。

绿谷看起来,相当美滋滋了呢。他甚至把那个看不出是什么的水果切成小块,放进盘子里推到两位客人面前。

“小胜,吃水果呀。”他说道,这是他跟爆豪胜己说的第一句话,在此之前两人谁也没搭理过谁,饭田领着爆豪敲开了绿谷家的门,解释了“因为舆论的关系事务所希望爆豪在本市期间跟你住一起”之后,绿谷连脸色都没变一下,就说了一句“哦,这样”——爆豪胜己跟在饭田身后一言不发,他所在的事务所和绿谷二人的事务所已经打好了招呼,从他沙哑的嗓音中饭田听出他应该已经在来之前激烈的炸了一回——语言上和行动上都有的——等到饭田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有点儿认命了,一路上一言不发,见到绿谷之后更是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饭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有点担心——他觉得爆豪很有可能突然暴起把绿谷出久那张长着雀斑的肉脸蛋儿按进水果碗里。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而且是很乐观阳光的想法,考虑到爆豪胜己也不再是那个动不动把杀了你挂嘴上的少年了——自毕业后他们就没有见过面,爆豪胜己似乎更瘦削了,他那张曾经写满臭屁的脸上开始褪去少年的线条,开始凸显出青年男人的棱角来——他考虑到爆豪已经长大了,肯定不会再把绿谷炸到天上去了。

哎哟岁月哦。饭田老气横秋地想,就在这时一个没留神,一缕火光在他面前碰的一声炸开了。熟悉的耳鸣又一次灌满了他的耳朵。绿谷出久手里端着的水果碗炸成了细烟,他还维持着那个半擎着的动作,就好像手中还有其他要向爆豪胜己献宝的东西一样,连笑容都没有变一下。

假的。饭田下意识地想。太假了,他不止一次的产生这样的感觉,那就是在爆豪胜己面前,绿谷出久有时候确实很虚伪,年纪越大就越明显——他会做出各种属于弱者的表情,会从眼眶里涌出泪水,会没有脾气的傻笑,会犹犹豫豫地向后缩、一直缩到爆豪胜己几乎看不到的地方(注意,是几乎——于是当爆豪再发现他时,怒火就会升级,因为他连藏都藏不好),他看起来又小心、又胆怯,像是怕到了极点,但饭田已经认识他足够久,久到知道绿谷出久内心远比他外表看上去的强韧,不,他比饭田认识的所有人都坚定和勇敢,他没什么好怕爆豪的。

那就是在装了。而且是只针对爆豪胜己一个人的、只面对他时才有的虚伪,为什么?他应该知道这瞒不住爆豪的眼睛,他更应该知道这会进一步激起爆豪的愤怒。

也许那就是目的。他想,忽然打了个哆嗦,也许绿谷就是喜欢激怒爆豪,也许他就是看到爆豪怒火连天的样子而能从中得到某种快感……但怎么会呢?绿谷不是那种人。

但他又想起绿谷在电视采访时说的话来,“我和小胜一起长大,但我们不是朋友。”说得斩钉截铁,不止否定了外界对这两个少年英雄的美好向往,更加强调了一起长大这件事——他简直是自己一手把舆论搞成今天的样子的。但如果说……

不不不,饭田摇了摇头,把那些古怪的想法赶出了脑袋。这时爆豪却忽然开口了。

“看来你也没什么长进嘛,废久。”他慢悠悠地说道,绿谷愣了一下,笑容减退了一点,“什么也干不好,跟个垃圾一样。”

“那……对不起嘛。”绿谷说,他居然又把刀拿起来了,还又取了一个水果,房间里飘荡着一股糊味儿,渐渐地水果的酸味儿注入了其中。

你看,又来了。那种刻意的示弱和服软,好像宽宏大量一样的作态……难道绿谷会不知道这会让爆豪更加恼火吗?

饭田想到这里,觉得自己真的该告辞了,他吸入的爆炸物粉尘太多,脑子已经不清楚了。

“那我走了哈。”他旧事重提,“你们好好相处吧,哈哈。”

“嗯,”绿谷似乎也没什么挽留他的意思,“我送送你。”他站起来,跟着饭田走到门边,就在饭田打开防盗门时,他又忽然叫住了饭田。“等一下,饭田君——这个给你。”他说着递过来一个歪七扭八的、看上去像是十字绣那类手工艺品的小玩意儿,是个巴掌大的正方提,上面有不知道什么图案,饭田接过来看了好半天,心惊胆颤地问道:“这是个啥?”

“这是钥匙扣啊。”绿谷理所当然地说,他们离客厅大约只有不到两米远,但绿谷像是已经远离了只有在爆豪周围才会变现出的反常,他看起来又是那个讨人喜欢、性格随和、说话又有意思的绿谷出久了,“这是个眼镜图案啊,看不出来吗?”

“我还以为是个马桶塞子呢。”饭田说,“手工课不是你强项啊,搞这个干嘛?”

“确实……”绿谷说,“但我偶尔也想培养个爱好嘛。”

饭田的表情像是在说“爱好个鬼”,但绿谷耸了耸肩膀。

“你怎么知道没用呢?也许将来我还可以给自己孩子打毛衣呢。”

“……你有结婚的对象吗,不,你哪怕有喜欢的人吗?”

就在这时,爆豪胜己的咳嗽声爆竹似的响起来,饭田和绿岛一起回头看去,爆豪胜己手里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那种分不清是什么的水果,正被它酸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喂废久!”他咆哮起来,“这怎么回事?你这破李子——你是在耍我吗????!!!!!”

他气势汹汹地扑过来,饭田警铃大作,一按身后的门把手脚底抹油窜了出去,在防盗门弹上之前,他仿佛还听见绿谷在一连串的道歉的声音。

“对不起小胜真的对不起!我早上在超市买的我自己也没有吃过!对不起对不起你吐出来吧你别生气——”

也许是爆炸物粉尘让人神智不清了,饭田觉得他听上去还挺开心的。

你这不是——感情好着呢吗?!饭田心里嘟囔了一句,转过楼梯口下楼去了。

评论(32)

热度(484)